一直以来都很期待,我们的语文教材有明确的教学内容,有准确的目标定位,并且在由起点到终点的过程中,有清晰的路径规划。

  在5月22日的培训中,陈先云主任描述了即将使用的部编教材编写特色。好令人向往的一套教科书!

  陈主任介绍:本套教材努力构建符合语文学习基本规律,适合学生身心发展特点的语文能力发展体系,将语文训练的基本要素(包括必备的语文知识、基本的语文能力、适当的学习策略和学习习惯等)分成若干个知识或能力训练的“点”,统筹规划训练目标的序列,并按照一定的梯度,落实在各个年级的相关内容中,努力体现语言文字训练的系统性。

  且看“语文能力发展体系”中如何构建的(以“复述能力”为例):


  “便教”!“利学”!课程是教学目标与教学内容的统整,其本质在于教学内容,教学内容如何选择直接影响到教学目标的定位。

  “部编教材”两大系列:阅读与表达!

  构建语文训练体系,需要回答这三大问题!

  来看看构建语文训练体系的缘起:据调查,以下四年级的阅读理解题,学生正确率不足40%。是不是有些令人诧异?

  寻根找“病因!”

  开出一剂“良药”。

  二年级训练讲故事,搭建各种学习支架,在语言建构与运用的同时,提升发展思维。


  《小蝌蚪找妈妈》,借助图画唤起对故事的记忆,提升观察能力,训练表达的连贯与记忆的品质。图画很直接地刺激儿童的大脑皮层,形象思维得到进一步发展!

  《大禹治水》,借助故事起因、经过、结果的提示,刺激儿童重组语言,添加“骨架”的血与肉。

  《从现在开始》!那年在教学中颇得意自己抓住了“反复叙事”的表达方式,却忘了在关注段的同时,更应尊重儿童“生来为故事”的心理特点。搭建这样的支架,顺应了学生的学习规律,更为三年级能“详细复述故事”作准备。这就是系统性、发展性!达成目标的路径真的“看得见”耶!

  《小马过河》,词串!关键的词串!想起薛法根的《猴子种果树》,告别繁琐的内容分析,走向语言的运用与思维的发展!

  思维导图的巧妙使用,将思维由形象推向抽象。

  在二年级讲故事能力的基础上,详细复述是为了更好地理解与运用语言,而“复述”已不是单一的任务!

  “画出旅行的路线”!品味这一要求的背后:内容理解与抽象思维的可视化,能力的自我建构…

  提取与整合关键信息能力的展示!展示成功的标志是自己能够重构语言详细复述故事!

  这里还要交流复述的原则,整合复述的方式,令三年级的小可爱们“茅塞顿开”。

  四年级“简要复述”,训练的是理解能力和概括能力。

  五年级不再囿于文本,“创造性复述”了!🌺🌺🌺🌺


  熟悉的《武松打虎》,把自己放进故事中去,于英雄的动作与语气中感受冲天豪气!🌺🌺🌺🌺

  详细的方法梳理。每一个阶段,都会有“坐标”意义的提醒。🌺🌺🌺🌺

  此处,在总结“训练体系如何建立”,以及“建立的意义”,需要一次次回过头去,梳理再梳理,然后于实践中补充这一体系列的操作明细!🌺🌺🌺🌺


  各位亲,有木有特别期待?静等花开的同时,请做好冲浪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