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米花

yf的春天。 

<p class="ql-block"> 文/梁英凡</p><p class="ql-block"> 年轮转了几十圈,岁月,带走了我们的纯真,时光,苍老了我们的容颜,但留下的童年记忆却没有消失。每当看到街边小滩卖爆米花,我就买一袋吃,放在嘴里淡淡的,没有当年的味道好。同时打开我尘封的记忆,回首一切历历在目,好象发生在昨天。</p><p class="ql-block"> 六七十年代,我家住农村,经常会有爆米花师傅来村里营生,听到炒糜糜的吆喝声,我们人坐教室心飞外,馋得口水往下流,放学急忙跑回家,缠着母亲要去炒糜糜,困难时期,爆米花就是我们最好的零食。母亲拗不过,就给一碗玉米粒两毛钱和一个布袋子,我飞一般的跑去炒玉米。炒锅前围着很多大人小孩排队待炒,在等待中也有收获,随着一声雷炮般巨响,玉米粒变成花出锅了,即是用铁网筐接,也能蹦到土地上一些爆米花,孩子们一拥而上抢着捡,热呼呼的玉米花,就放口里还烫嘴,精明的孩子捡下装口袋里凉会吃,一股香味充进了嗓子眼,好爽啊!炒一锅一毛钱工费,一碗能炒两锅,炒出满满的一大袋子,我背着兴高采烈的回到家。一顿饱餐,午饭解决了。赶下午放学回来,爆米花只剩下一点,母亲把大部分藏起来了,让我慢慢吃当零食,不能当饭吃,心里有些不满,但也无可奈何。</p><p class="ql-block"> 有时候吃完了,爆米花师傅还不来,我就缠着母亲要吃爆米花,母亲就把黄土面放到一口破锅里,炉中塞满柴火烧热,放入干玉米粒用麦杆扎把不停的搅拔,不一会噼里啪啦醒个不停,一个个王米粒变成白色的小花和黄色的花骨朵,香喷喷的爆米花扑鼻而来,比爆米花师傅炒的好吃多了。花好吃,骨朵更好吃,越嚼越香,其中还包含妈妈的味道。上学时,总忘不了在衣服口袋里装些爆米花,下课和同学分享着吃,上课也会偷偷的往嘴里放一粒,让老师发现会诶批评的。我们是大饱口福了,妈妈却落得满脸满身土粉糢,这样不至一次的辛苦妈妈。现在回想起妈妈为我们炒爆米花的一举一动,不由得一阵阵心酸疼痛。</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