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相杨幺起义》百三四(伏广晨著)

画家伏广晨

<p class="ql-block">百三四:韩世忠遣将擒敌首</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擂鼓战金山</p>

<p class="ql-block">  再说兀术看见江面上来了许多船只,定睛一看,打的还是金兵的旗号,不禁大喜过望。原来这些都是杜充、曹荣的战船,因为被宗方杀败,正从此处驾船逃走。</p><p class="ql-block">  哈迷蚩大声叫道:“赶快过来解救主公!”</p><p class="ql-block">  那些船上的人看见是番兵到了,便如飞似的靠拢岸边。兀术与军师、众平章等争先恐后地跳下船来。由于船少人多,哪里能够装得下?</p><p class="ql-block">  船上的人看见岳飞的追兵已经靠近了,慌忙开船离去。落后的番兵无船可渡,急得在岸边跳着脚哭喊。</p><p class="ql-block">  岳飞追到汉阳江口,犹如砍瓜切菜一般杀死了大半。可怜这些番兵哭爹喊娘地往江中乱跳,又淹死了无数。</p><p class="ql-block">  兀术回头望见,掩面流泪,好不苦楚!</p><p class="ql-block">  正是:</p><p class="ql-block">  百万金兵将袅雄,牛头山下困高宗。</p><p class="ql-block">  本期稳取中华地,谁料勤王有岳公。</p><p class="ql-block">  再说岳飞一见追赶不上,便命令兵马在汉阳江口安营扎寨。又差人找寻船只,欲要渡过江去追拿兀术,忽然听见大营门口一群人齐声喊冤。</p><p class="ql-block">  岳飞便问:“何人喊冤?”</p><p class="ql-block">  传宣官来到外边查问明白,进来禀道:“喊冤的是七八个船户。只因临安通判万俟卨和临安同知罗汝楫押送粮草到了此处,私自将粮草运回家中,反而要船户赔偿。因此,众船户在到营前喊冤来了。”</p><p class="ql-block">  岳飞吩咐道:“将万俟卨、罗汝楫二人抓进来。”</p><p class="ql-block">  两旁军士答应一声,立即将万俟卨和罗汝楫一把一个抓进帐来。二人见了岳飞,慌忙跪在地下。</p><p class="ql-block">  岳飞喝道:“你们既然押解粮草到了此处,为何不找本帅缴令?”</p><p class="ql-block">  二人言道:“只因番兵围困牛头山,我们万般无奈,只得在此处伺候。船户人多,将粮草吃尽,因此要他们赔偿。万望元帅开恩,小人们感恩不浅。元帅大恩大德,日后必定公侯万代。”</p><p class="ql-block">  岳飞大喝一声:“绑出去砍了!”</p><p class="ql-block">  两边军士一声吆喝,登时将二人绳穿索绑。</p><p class="ql-block">  二人齐声叫道:“元帅开恩呀!”</p><p class="ql-block">  旁边闪过张宪、岳云二将,跪下禀道:“他二人只因看见番兵在山下扎营,不敢上山缴令。虽然说,按照军法,偷盗粮草理应处斩,但实在是因为天长日久,情有可原,万望爹爹饶恕他二人的性命!”</p><p class="ql-block">  岳飞言道:“你们先站起来吧。”</p><p class="ql-block">  张宪、岳云拜谢了岳飞,闪身站在一边。</p><p class="ql-block">  岳飞向万俟卨、罗汝楫喝道:“今日若是按照军法从事,本应当斩了你们两个的项上驴头。只因他二人苦苦求饶,我便饶了你们的死罪。来人,将他们两个拖下去,每人给我打四十军棍,发回临安!”</p><p class="ql-block">  军士答应一声,将二人按倒在地,每人打了四十大棍,发回临安去了。</p><p class="ql-block">  万俟卨、罗汝楫受了责罚,拜谢了岳元帅不斩之恩,灰溜溜地出了军营,径直回临安去了。</p><p class="ql-block">  忽然有探马进营禀报:“探听到韩元帅在狼福山下安营扎寨,挡住兀术的去路,特意回来禀报元帅得知。”</p><p class="ql-block">  岳飞想道:“这一回功劳就让给韩元帅吧!”便唤过岳云来,吩咐道:“你可以带领三千兵马,前往天长关守住。倘若兀术来时,你要用心擒住,不得有误!”</p><p class="ql-block">  岳云得令,带领人马前往天长关而去。岳飞带领大队人马回到潭州镇守去了,按下不表。</p><p class="ql-block">  再说兀术逃到长江之中,又有那些金陵杀败的兵将和战船陆续到来,南岸上还有杀不尽的番兵逃了回来。兀术吩咐把船靠拢岸边,尽数装载了。又看见北岸有韩世忠扎下营盘,不能过去。兀术便吩咐将船只都聚集在一起,查点数目,共有五六百艘,计点番兵,不到四五万人。</p><p class="ql-block">  兀术叹道:“某家刚进中原的时候,带来数十万雄兵,几百员战将。今日被岳南蛮杀得只剩下四五万人马,又损失了大王兄与二殿下,有什么面目回去面见父王!”说罢痛哭起来。</p><p class="ql-block">  众平章纷纷劝道:“狼主不必悲伤,保重身体,好渡长江。”</p><p class="ql-block">  兀术望见江北一带的战船摆列有十里远近,旗幡飘动,樯橹密布,宛如城墙一般。又有百十号小游船,每只船都是六个船桨,行动如飞,弓箭横飞,火器乱发。那中军水营都是海鳅战舰,竖起桅樯,高有二十来丈,密密麻麻,围得如同铁桶一般。两边金鼓喧天动地,旗号迎风招展,中间插着宝纛大旗,上面绣着一个斗大的韩字。</p><p class="ql-block">  兀术暗想:“我不过只有五六百号战船,如何能够冲得动他,今日怎么能够过去?”想到这里,好生忧闷,便与军师商议对策。</p><p class="ql-block">  哈迷蚩言道:“江北战船密布,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马,须要派人前去探听虚实,才好过江。”</p><p class="ql-block">  兀术言道:“待某家今晚亲自前去探个虚实。”</p><p class="ql-block">  哈迷蚩言道:“狼主万金之躯,岂可深入险地!”</p><p class="ql-block">  兀术言道:“不妨事!某家昨日拿住一个土人,已经打听明白。这里有座高山,名唤金山。金山上有个寺院,名唤金山寺。寺里有座龙王庙,位置最高。待某家亲自到金山上去,仔细察看南北形势,便知道虚实了。”</p><p class="ql-block">  哈迷蚩言道:“既然如此,必须如此如此,方才能够保证万全。”</p><p class="ql-block">  兀术依从他的计策,马上叫来小元帅何黑闼、黄柄奴二人靠近前来,悄悄吩咐道:“今天夜里,某家要去窥探南朝的兵马,你二人到了晚间,必须如此这般照计而行。”</p><p class="ql-block">  何黑闼、黄柄奴二人领命,急忙下去准备。</p><p class="ql-block">  再说韩世忠看见金兵屯扎在黄天荡里,便聚集众将商议对策。</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言道:“兀术乃是金邦名将,今天晚上必然要到金山上来偷看我的营寨。众将听令。”</p><p class="ql-block">  众将齐声答道:“谨听元帅吩咐。”</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抽出一支令箭,递给副将苏德,言道:“你带领一百兵马埋伏到龙王庙里。天黑以后你可以躲在金山塔上,若是望见有番兵到来,就在塔上擂起鼓来,随后带兵冲杀出来,我自有大军接应。”苏德领令去了。</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又命二公子韩彦直:“你也带领一百健卒,埋伏在龙王庙左侧。听见塔上鼓响,便带兵冲杀出来,务必擒住番将,不得有误!”韩彦直领令去了。</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又命大公子韩尚德:“你带领三百兵马,埋伏在长江南岸,只要听见江中炮响,便可绕出北岸,截住番兵的归路。”韩尚德也领兵去了。</p><p class="ql-block">  到了晚间,兀术同军师哈迷蚩、小元帅黄柄奴三人一齐上岸,骑马悄悄来到金山脚下。早有番将何黑闼带领着一支番兵,整备好了小船伺候着。</p><p class="ql-block">  兀术与哈迷蚩、黄柄奴上了金山,勒马徐徐而行。到了龙王庙前面一箭之地,立定一望,只见江波浩渺,山势连绵。</p><p class="ql-block">  兀术正要观看宋军营垒,苏德在塔顶上望见三个人骑着马往龙王庙走来,后面还有几百番兵远远地跟着,心中便暗暗喝彩:“韩元帅真是料敌如神!”</p><p class="ql-block">  眼看着兀术将要靠近龙王庙,苏德便下令擂起鼓来。庙里的一百兵马听见鼓声,齐声呐喊着冲杀出去。</p><p class="ql-block">  左边二公子韩彦直听见鼓响,也带着兵马冲杀出去。</p><p class="ql-block">  兀术三人听见战鼓齐鸣,吓得心惊胆颤。正要勒马回去,忽然看见韩彦直飞马冲到跟前,大声叫道:“金兀术,你往那里走?还不快快下马受缚!”</p><p class="ql-block">  这一声喊叫惊得兀术等三人失魂落魄,飞马便走。不料山路高低不平,一员将官坐马失足,连人掀下去了。</p><p class="ql-block">  韩彦直举枪便刺。兀术举起金雀斧劈面砍来,救出那员将领,便与韩彦直大战。众番兵连忙下山逃走。何黑阀接应番兵上船,飞风一般开出去了。</p><p class="ql-block">  大江中一声炮响,韩尚德放出小船来追赶,兀术已经跑远了。</p><p class="ql-block">  韩彦直在山上与兀术战了不到七八个回合,被韩彦直逼开大斧,一只手擒过马来。军士们登时将兀术五花大绑,韩彦直带着兵马,押着兀术,下船回到大营。</p><p class="ql-block">  天色已经大亮,韩世忠升帐,众将俱都进来报功。韩世忠大喜过望,吩咐左右将兀术推进来。</p><p class="ql-block">  两边军士答应一声,便将兀术七手八脚推进大帐。韩世忠定睛往下一看,不觉十分诧异,原来被捉住的居然不是兀术。</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假冒兀术前来骗我!”</p><p class="ql-block">  那员将官言道:“我乃是金国元帅,名唤黄柄奴。军师防备你的诡计,故意命我假装成太子的模样,果然不出军师所料。今日既然被你擒住,要杀便杀,要砍就砍,不必多言。”</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言道:“原来番奴竟然这般刁钻狡猾!无名小卒,庸碌之辈,杀了也是徒然,反倒玷污了我的宝刀。”</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便吩咐军士:“将他囚禁到后营,待我擒了真兀术,一齐千刀万剐也就是了。”</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又对二公子韩彦直言道:“你中了他的金蝉脱壳之计,今后须要小心行事!”韩彦直连声领命退下去了。</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因为金山上逃走了兀术,退回后营,闷闷不乐。</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言道:“兀术虽然败了,粮草已经所剩不多了,必然想要急速返回北方。番兵趁着我军小胜,无意提防,今天夜里必定要来厮杀。金人大多奸诈,恐怕他们一面派人来与我交战,一面将主力暗中渡过江去,使我军两下遮挡不住。如今你我二人将兵马分成两路,将军可以同两个孩儿带领游兵,分别调遣各营四面截杀。妾身统领中军水营,安排守御,以防番兵前来冲突。任凭他们如何攻打,妾身只管用火炮弓箭守住,并不与番兵交战。番兵看见我的兵马岿然不动,必然渡江而去。妾身可以命令中营在大桅上立起楼橹,妾身亲自到上面击鼓。中间竖起一面巨大的白旗,将军只看白旗为号,听见鼓声响起,便要奋勇冲杀,听见鼓声停住,便要严密防守。金兵往南,妾身便令白旗便指向南方。金兵往北,妾身便令白旗便指向北方。元帅与两个孩儿协同一众副将,带领八千兵马,分为八队,俱都先听桅杆顶上的鼓声,再观看号旗指挥,调兵截杀。务必叫他们片甲不回,以后再也不敢觊觎中原了!”</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听了,大喜过望,言道:“夫人真乃神机妙算,赛过古代的孙膑、吴起了!”</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言道:“军中无戏言,你我夫妻既然各自分配了任务,就要叫军政司立好军令状。倘若中军有失,便是妾身之罪。倘若游兵有失,将军也不得推脱罪责!”韩世忠夫妇二人商议妥当,各自准备。</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立即软扎披挂,布置好把守中军的兵将。又命人使用游索将号旗固定起来,并用大铁环系住。又将四面游船分为八队,再细分为八八六十四个小队,每个小队都设有队长。各队只看中军旗号,看见金兵从哪里渡江,便将号旗往哪里扯起。梁红玉吩咐下去,那些游兵,摇橹的,荡桨的,都飞也似的各司其职去了。</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将一切事务布置停当,然后叫人在中军的大桅杆顶上扯起一个小小的鼓楼,并用厚木板遮蔽了箭眼。等到定更时分,梁红玉命令一名家将负责拉扯号旗。只见梁红玉纤腰微扭,莲步轻勾,踏着云梯到了桅杆绝顶,距离水面足有二十多丈。</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举目观看金营人马,密密麻麻如同蝼蚁相似,对那金营里的动静一目了然。江南数十里地面,都被梁红玉看得如同手掌中的地理图一般。梁红玉此战巾帼不让须眉,成为千古佳话。正是:</p><p class="ql-block">  昔日曾是平康女,而今新从定远侯。</p><p class="ql-block">  身着戎妆如月孛,腰悬佩剑更娇柔。</p><p class="ql-block">  黛烟眉锁江山恨,玲珑心分国土忧。</p><p class="ql-block">  夜半江中闻奏凯,赢得芳名万古流。</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同两位公子也下去安排兵马截杀番兵,按下不表。</p><p class="ql-block">  再说那日兀术在金山上险些遭擒,逃回营中,喘息不定。兀术坐了半日,对哈迷蚩言道:“南军的虚实不曾探明,反而折损了元帅黄柄奴,如今怎么才能够渡江回去?”</p><p class="ql-block">  哈迷蚩言道:“我军粮草太少,难以长久相持。今晚可以出其不意,连夜过江。若是等到我军粮草用尽,如何能够抵挡敌军!”</p><p class="ql-block">  兀术闻听,便令大元帅粘没喝带领三万兵马,五百艘战船,先挡住韩世忠焦山大营的兵马。却调派小船由南岸一带绕过去,想去争夺通往龙潭、仪征的旱路。兀术与全军约定三更埋锅造饭,四更拔营起寨,五更率兵过江,使韩世忠首尾不能相顾。</p><p class="ql-block">  此时这些番兵番将哪个不想过江,得了此令,一个个磨刀拈箭,勇气倍增。</p><p class="ql-block">  到了三更时分,兀术吃过了烤羊烧酒,众军士也都饱餐战饭。全营兵将尽皆偃旗息鼓,战马去了銮铃,军士衔了枚枝,既不鸣金,也不吹角,约定只以胡哨为号。三万番兵驾着五百艘战船,趁着夜色往焦山大营进发。正赶上南风骤起,战船张开风帆,如同离弦之箭。</p><p class="ql-block">  再说金山下的宋兵哨船探明情况,报进中军。梁红玉早已准备好了炮架弓弩,一声令下,离得远的用炮打,离得近的用箭射,将士都要默声作战,不许喧哗呐喊。</p><p class="ql-block">  粘没喝的战船将要靠近焦山,便一齐呐喊起来。宋营中却全无动静。</p><p class="ql-block">  兀术正在后边船上惊疑不定,忽然听见一声炮响,顿时箭如雨下。又有轰天大炮隔空打来,把兀术的兵船打得七零八落。兀术慌忙下令拨转船头,从斜刺里往北而来。</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在桅杆顶上看得分明,立即将战鼓敲起,如同雷鸣一般。号旗上突然挂起灯球,十分醒目,兀术向北,号旗也指向北边,兀术向南,号旗也指向南边。</p><p class="ql-block">  韩世忠率领游兵照着号旗指示的方向截杀,宋金两军在江面上短兵相接。眼看天色已经渐渐明亮,韩尚德率兵从东面杀来,韩彦直率兵从西面杀来,三面夹攻,兀术哪里招架得住。</p><p class="ql-block">  可怜那些番兵,溺死的、杀伤的,不计其数。这一阵,直杀得兀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得仓惶逃回黄天荡去了。</p><p class="ql-block">  梁红玉在桅杆顶上看见兀术大败,把战鼓敲得不绝声响,几乎累坏了细腰玉软风流臂,喜透了香汗春融窈窕心。</p><p class="ql-block">  正是:</p><p class="ql-block">  而今风浪金焦过,犹作夫人击鼓音。</p><p class="ql-block">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p>

<p class="ql-block">作者:伏广晨,字子卿,笔名墨灵、飞帆,号九龙居士、伏龙先生、龙图阁主人,当代知名画家、作家、古典主义诗人、辞赋家、童话作家、雕塑家、篆刻家、学者、星探、电影编剧。清代宫廷画家伏琳曾孙,百岁老画仙晏济元弟子,道教全真龙门派二十八代弟子,嵩山少林寺俗家弟子,宫廷描金龙凤画法传承人,现代彩墨龙凤奠基者之一,新生代画龙第一人,当代五大画龙名家之一,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中国美术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华人华侨艺术家协会会员、海峡两岸书画家协会会员、首都书画院会员、赤都书画院副院长、中央电视台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和签约艺术家、嵩山少林书画院副院长。2014年在人民大会堂获金奖,并被授予最具潜力书画家称号。2016年被评为最具潜力书画艺术家称号。2017年中国邮政和中国集邮网联合发行了翰墨丹青耀中华――当代名家伏广晨系列邮票。辞赋代表作有《龙赋》、《凤赋》、《榜书赋》 等。神魔小说代表作有《万仙图》、《封神传》、《玉狐媚》等。历史小说代表作有《五代十国英雄传》、《吴越英烈传》、《钟相杨幺起义》、《契丹王朝》等。武侠小说代表作有《血溅五台山》、《草原飞鹰》、《少林十八家拳法传奇》等。现代小说代表作有《荒村》、《孽缘》、《魔城》等。青春文学代表作有《隔壁班的女孩》、《花季》、《别让学习耽误了早恋》等。人物传记代表作有《我的曾祖伏琳》、《我的师父晏济元》、《我的师伯张大千》等。诗歌代表作有古体诗集《桃花诗》、《百龙诗》、《百花诗》、《咏史诗一百首》、《论画诗一百首》、《伏广晨题画诗精选》,现代诗集《夜半鲤鱼来上滩》,爱情诗集《相思扣》、《月儿姐》,儿童诗集《小蜗牛》等。散文集代表作有《阳光录》、《渝行散记》、《三生石》等。故事集代表作有《赤峰地区传说故事集》、《中国道教故事集》、《小朋友喜欢的365个科学家》、《小朋友喜欢的365个艺术家》、《献给直销界的365个故事》等。国画作品代表作有《百龙献宝图》、《百凤朝阳图》、《五十六神龙图》、《千古奇书山海经》(插图本)、《中国一百名山》、《世界一百名山》、《星空系列》、《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