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时期,当冯谖抱怨“食无鱼”的时候,有的人已经住豪宅、坐彩车、饮美酒、藏娇丽了,这可能刺激了冯谖,所以,才有了冯谖接二连三 “出无车”“无以为家”的欲求和渴望——这就是冯谖的欲望!

其实,人都有欲望,不只是冯谖。自古以来,有的人欲望黄袍加身,有的人欲望大权独揽,有的人欲望万贯家财,有的人欲望妻妾成群,……。当然,也有人的欲望只是吃上一顿饱饭,只是想拥有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不是欲望的梦想:没有寒冷、饥饿和痛苦。

看起来,人的欲望是有高低的,这就是差别。有的人的欲望华丽高贵,有的人的欲望朴实低贱,但是再华丽高贵也别飞扬跋扈,再朴实低贱也别自暴自弃。有些人不仅想自己万岁,还渴望自家的皇位万代,这样的欲望不仅人众不容,天亦不容,秦国不就二世就亡了吗。人们常说,孬好想想都比过的好,就是告诫人们别胡思乱想,人也别没有梦想,胡思乱想不中用,可是没有了梦想就真的不中用了。人们时常慨叹,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并以此自嘲,可是不要忘了,一个人当真没有了欲求和理想,那还能有什么希望和未来呢。普通人没有“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欲求和渴望、勇气和胆魄,老百姓没有几个人狂妄自大,也没有太多人会妄自菲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无非就是头顶天、脚踏地,平平安安过自己的日子罢了。

人的欲望不仅有高低之分,也有大小之别。很多人会有掌控别人的欲望,欲望大的想掌控世界、掌控国家,欲望小的想掌控家庭、掌控家人。不论是欲望大小,还是掌控范围的大小,都要有一个依靠,或者是一个依据,就是你凭什么掌控。掌控世界靠规则、靠双赢,没有了规则、没有了双赢你就掌控不了世界,世界不是靠打压、靠制裁、靠泼脏水能够掌控了的,这是常识,违背这个常识,不论是谁都会被钉在世界历史的耻辱住上。掌控宗教靠信仰,掌控社会靠文化,掌控组织靠制度,这都是大家的共识,要达到掌控的目的,就要有掌控的本事,就是要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深厚的文化底蕴、坚强的执行能力。有些人有心计,却不玩心计;有些人有心计,也玩心计;有些人没有心计,但喜欢玩心计,何也,这与欲望大小有关。欲望大的做大事,欲望小的做家事。在家庭,不论你是否想掌控家庭,都需要付出,你没有付出,自然就没有了掌控力,没有不想为别人、为家庭付出就能掌控得了别人、掌控得了家庭的。看样子,有掌控的欲望,没有掌控的本事,这是不行的,“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就是为没有掌控本事的人的画像,这与人的欲望大小无关。

“自古多少英雄事,醉生梦死笑浮尘”。大家都知道《水浒传》,也都知道一百单八将的悲情,为什么会这样,这都是欲望不一样的恶果。梁山好汉有些人想招安,有些人想造反,可他们不知道欲望方向一致的威力,忽略了欲望叠加的效应,紧靠泰山忘记了“人心齐,泰山移”浅显的道理,悲惨是必然的结局。欲望的方向一致和欲望的叠加效应也一样适用于家庭,在家庭,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将会无往而不胜,否则,同床异梦、劳燕分飞、一地鸡毛就是必然的结果。

不论怎么样,每个人都有欲望的自由。我们常讲“七情”“六欲”,“喜、怒、忧、思、悲、恐、惊”都是各人的情感表现,而与“生、死、耳、目、口、鼻”对应的“见欲、听欲、香欲、味欲、触欲、意欲”也是各人的生存和享受的需要,这与佛家所说的色欲、形貌欲、威仪姿态欲、言语音声欲、细滑欲、人想欲没有什么大不同,无非还是各人的欲望和渴求,既然欲望是各人的事,各人就有欲望的自由。

各人不仅有欲望的自由,欲望还有无穷尽的特点,“饱暖思淫欲”就是对欲望无穷尽最好的阐释。温饱是本能,淫欲也是本能,但温饱还没有解决的人是不可能去想什么淫欲的,一个人的温饱欲望解决了,她或他就升级了自己的欲望,就想“淫欲”,那“淫欲”解决了呢,还会想赌,还会想抽,还会想出人头地,还会想满足自己无穷无尽的欲望。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甚至是吃着这个锅里的看着另外一个锅里的,也是一样的道理。

当然,欲望还要循序和渐进,还要有基础和条件,没有基础和条件的欲望都是空中楼阁,没有循序和渐进的欲望都会伤痕累累。但欲望也有规矩,各人欲望的自由和欲望的无穷尽是在规则的、法律的、宗教的、文化的、道德的、制度的、家庭的框架下的自由和无穷尽,不是各人的胡作非为,也因此各人才不能放纵自己的欲望,不然是会“欲火焚身”的。有人说我有结婚证,我有契约,有人说我们没有结婚证却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我们有默契,但是仍有人搂着娇妻却喊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仍有人在一个男人的胯下扭动着身体却想着另外一个男人的雄伟,这对得起那个契约和那份默契吗,这样的人忘记了那个契约和那份默契,忘记了那个契约和那份默契是限制欲望的套索,能够让欲望不至于信马由缰、放马脱缰。

欲是本能,望是思想,欲望是本能基础上的思想。人都有本能,人也都有思想。有的人本能强烈却思想微弱,有的人本能微弱却思想强烈,也有的人本能和思想皆强烈或皆微弱。千人千思想,万人万欲望,不用去臆测别人的欲望,也不用去干涉别人的欲望,不管是谁的欲望越界了,都会有譬如规则的、法律的、宗教的、文化的、道德的、制度的等等等等等手段来限制越界的欲望。我们的古往今来都讲“慎独”,很久很久以前很多人都知道“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怎说不知”的道理,但有些人还是把持不住独处的时光,放纵自己,放纵自己的欲望,放纵自己的欲望波涛汹涌,可是当波涛汹涌的潮水退去,当一切归于平静,剩下的就像是现在农历八月初的月亮,一直在努力追求圆满,但真正盈圆之后,又会一点一点亏缺,在这阴晴圆缺和盈亏益损之间,各人的欲望仍然还是自己把握,要么是望眼欲穿!要么是风光无限!要么是万丈深渊!

也许,我把理想和目标当做了欲望来胡侃,或是把欲望当做了理想和目标去追求,当然也许不只是我会这样想、这样做。

仲秋之际,忙而不乱,衷心记之,以慰心安!

今日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