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父亲节,每逢佳节倍思亲。父亲节时思父亲,父亲节时忆父爱。每到这个日子,总是勾起我对父亲的深切思念和缅怀。1992年8月11日(农历七月十三)清晨,父亲与世长辞,享年53岁,从此父子阴阳两隔。在父亲去世28年的日日夜夜里,父亲似乎从未离开,也从未走远……


自2018年1月有了自己的美篇专栏以来,每到特殊的日子,我都会想到借助美篇平台,缅怀追忆父亲,以及那些迄今仍然刻骨铭心、历历在目的点滴父爱。如今,父亲已常在我的美篇里,当我想念父亲时,翻开美篇,父亲仿佛就来到我身边,父子可以来自不同世界的对话。

父亲离开我时来不及告别,更没有给我留下任何话,当母亲声嘶力竭地喊我和兄长时,父亲已经走了,永远的走了……父亲走时,我刚满20岁不久,令人遗憾和唏嘘的是,一生父子情,才短短 20年,这也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之一!


现在我也成了父亲,养儿更知父母恩。虽父亲已离去28个春秋,但无法磨灭我对父亲的思念和父爱的印记,年岁渐增,我对父亲的思念更加的浓烈,在不经意间就会想到父亲,尤其,往往因生活中的一些点滴小事触景生情想起父亲,那些与父亲相处的日子时常点滴闪现,历历在目,不能自已。

父亲去世后,我翻遍家里的所有相册,可留下的照片才寥寥几张,而我与父亲20年的父子情,只仅仅有过两次合照。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两张合照依然还在,如今已被我好好存放在相册、电脑、美篇、脑海里,此生会永远陪伴。


40年前,与父亲的第一张合影,见证了父子情深,也见证了父亲的医道和为人之道,以及,父亲与朋友的兄弟情深


时间:1980年仲秋,我上小学二年级时暑假

地点:在故乡三角里的梨园


家父一生53年的生命历程是短暂的,但却是精彩的。他离世后,在他坟前墓碑的碑文——《铭志简序》记载了父亲短暂而精彩的一生:兴龙公生于一九四O年孟春花月元宵节之夜丑时,系先考㱔煜之长子,自幼勤奋,性格爽朗,心地光明,品德高尚,为人正直,乐于助人,德高望重,多间邻里老少推崇。十四岁高小毕业,五六年投身国防公路建设,忠心耿耿,任劳任怨,几十年如一日,踏遍祖国西南边陲,承蒙党的培养,从一名普通职工成为连队卫生员。曾被选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十医院进修三年后,即随公路建设兵团支援老挝公路建设。七六年转地方工作,先后任大波那水泥厂、八一机械厂厂医,首次职改荣获医师职称资格。公一生忠于职守,待人和蔼,服务周到,救死扶伤,深受患者推崇和热爱,就医者络绎不绝,凭精湛医术和无私奉献精神,多次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曾被省公路局授予医务工作者标兵称号。


这张照片正是父亲在大波那水泥厂工作,担任厂医时拍的照片。这是一张三人合影,其中最左侧的中年男士是父亲的同事,也是与父亲算是结拜的亲家,我称王叔叔。

那时,父亲工作单位遍布云南省的各个地州,甚至还参与中缅公路,滇藏公路的修建,一度还出国到老挝修建援外公路。近二十年,父亲都奔波,甚至颠沛流离于各个地方。每年回家仅靠可怜的几天探亲假。


直到1976年,父亲通过一位在祥云县卫生局的老乡帮忙,才转业回祥云县水泥厂医务室任厂医,这次转业调动极为不易,奔波几年才成行。水泥厂职工家属好几百人,生活条件不算好,那时感觉每天父亲小小的医务室,总是被看病的人挤得满满当当,父亲待人好,与许多患者结下深厚的友谊。父亲的医术很精湛,一个人完成看病、打针、抓药等所有流程。


王叔叔小父亲十来岁,与父亲算是忘年交。王叔叔生育三个儿子,当时算是超生,经过多方疏通和交罚款,总算保住公职。由此,王叔叔遭到不少厂子里职工的排挤、诟病,一家人孤零零的。虽然父亲在厂里算是有声望的人,可从不会低看任何人,于是王叔叔想到把一个儿子拜父亲做干爹,希望可以改变窘境。


尽管不少人劝父亲最好远离王叔叔家,可正义感十足的父亲回答的大意是:一码归一码,父母过错已被惩罚,子女何错之有。于是,欣然答应打亲家,给王叔叔的二儿子取名:“㱔明昌”,从此我有了一个没有血缘的兄弟。这个兄弟好生了得,毕业于全国重点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科研单位,成为年轻的科学家。想必,家父知晓,一定会高兴不已!


王叔叔与父亲的友谊是患难之交,王叔叔买了黑白相机后,首先想到带着相机来到我家,帮我家照相。于是,在家乡的梨园,自拍的形式拍下了我与父亲及王叔叔的第一张合影。


这张合影,见证了父子情,也见证了王叔叔与父亲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兄弟情深。

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这句话,用在父亲对我上是再贴切不过。我算是父亲中年后得子,已不在计划内,与兄姐的年龄间隔已相差六七岁。所以,父亲对我,那是有点无原则的溺爱了,买零食、带着去做客、给零花钱等等一一满足。


小学二年级时,由于营养不是很充足,加之自己又极为好动,我瘦瘦小小,但机灵聪明。照相那天,从小就对解放军崇拜的我,头上还戴着有五角星的军帽。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父亲很少回家,虽然觉得父亲很和蔼,但有点陌生。父亲刚到家,我通常不愿和他单独相处,要一两天后才会熟络。记得上小学二年级时,父亲还经常把我抱在怀里,用胡子蹭我的脸蛋闹着玩。每月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望父亲一个月四天的轮休假,父亲每次回家,必定给我买回来我最爱吃的零食,甚至父亲单位上食堂的包子馒头,都成我最爱的零食。


童年时,尽管与父亲聚少离多,但父亲始终真诚、热心的待人之道,对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极为尊敬孝顺的孝道,对待自己职业及自己的医学事业兢兢业业、无怨无悔的医道,对我从小耳濡目染,让我深受教育和启迪,让我此生,即使父亲已离去,可父爱一生陪伴着我,影响着我。


28年前,与父亲的最后一张合影,成了对父亲一辈子的思念和伤痛,也预示着世事多无常,人生本坎坷,唯有负重前行


时间:1992年6月,我上高三的高考前夕

地点:大理州下关市新建设电影院前


从出生起,父亲陪伴我只有20年多一点,而且这有限的时光中,聚多离少。与父亲在一起最集中的时间是初中两年、高中三年的日子。不曾想这五年的相伴,居然成了人生的诀别。而这五年,恰恰也是我人生中极为关键的五年,中考、考高,一考定终身!都是在父亲的精心呵护和见证下完成。反过来父亲在世上的最后这五年时光是他最宠爱的幺儿陪伴走完的……


我初中和高中学校靠近父亲的单位,五年时间我都和父亲吃住在一起。迄今都愧疚的是,我上初高中的这五年,父亲经承受前所未有的劳累和付出,一方面,不分八小时内外的做好他的医生职业,始终做到病人随喊随到,几乎没有作息规律。另一方面,照料我的生活,一天两餐,五年如一日,让父亲也是操尽了心。而且,为了让我吃得好一点,两顿饭几乎都是父亲亲手动手做。父亲风风火火走路,提着篮子去买菜的样子迄今历历在目。


初中、高中阶段,尽管我的成绩不算很突出,但考试都算如愿。1989年夏,我人生的第一考——中考。一个60多人的初三班级最终只能考起高中、中专的不足20人。我以超过高中录取分数线29分的成绩考上祥云县第一中学。


高中三年,我的体育天赋渐渐显现,获得县中学生运动会的1500米、跳高两项冠军,并两破县纪录;获得大理州中学生运动会1500米、5000米冠军;连续三年获得祥云县穿城越野赛冠军。1992年高考,体育极为突出的我经过权衡之后最终选择高考体育。这样我有把握能考上本科体育院校,如果考文化,上专科都难。


1992年4月中旬,在大理州的高考体育中,我发挥正常,体育分排在全州第一名。7月的高考文化考试我407分的总分,超过录取线47分,基本上可以如愿考上本科体育院校。


父亲对我取得的成绩,也是无比的欣慰和高兴。多次对我说:“你小子挺争气,你可是我们祖上第一个大学生。等你的录取通知书下来,我家要办客庆贺一下!”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一家人以及老师同学都觉得我可以笑等通知书的时候,最要命的是,身为运动员的我,身体的体检却出了问题。我的心脏居然有二级杂音,这种状况是无法读体育院校的。


还好,负责心脏内科体检的李存碧大夫就是我参加大理州运动会前的体检医生。她知道我这情况,肯定没问题,但也不敢下结论。为了证明我的身体没问题,我把获奖证书拿给李大夫看,希望她打消疑虑。李大夫,非常犹豫地告诉我:“二级心脏杂音是肯定不能上体育院校的,不要到了大学复检时,被退回来,到时更惨!”李大夫还是很有职业道德,最后折中办法是,让我一周内到大理州医院做一个超声波心电图,若没问题就同意我合格。


第二天,父亲就陪着我去大理州州医院挂号做检查,一路上父子的心情是压抑的,感觉天空灰蒙蒙的,心里一再问自己:命运咋会这样捉弄人,到底出路在何方!


幸运的是超声波检查最终没有任何问题,父子俩心头的石头落地。当时距离返程的公共车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我与父亲决定去下关市最繁华的市中心建设路上逛一逛。走到新建设电影院门口,那里有不少摆摊收费照相的,热情地吆喝着。


看着父亲两鬓花白,走路的背影略显迟缓和佝偻,这些年,为我操不少心,还平添不少担忧,我瞬间双眼湿润。突然一个念头从脑海冒出,父子俩和张影吧!也算见证和庆贺一下儿子即将上大学的特殊的时刻。很少照相的父亲欣然应允,于是完成此生第二张与父亲的合照。


最不好的是,在照相时,我脑海里又冒出另一个念头,这会不会是我与父亲最后一次合影?!瞬间我不敢往下想……

在1992年清明,也就是我参加高考体育前夕,家父不幸患病,诊断是心肌缺血,冠心病的一种。父亲的病情,让我的高考备考蒙上一层阴影。父亲既忙于治病,还要照料我的生活,由于牵挂着我的高考,父亲病情没有彻底痊愈就提前出院照料我的生活,让我一辈子感到遗憾和歉疚。


这太多的错不开和偶然交织在一起,让人不禁唏嘘,虽然人生无常,世事难料,而且有些事,似乎有些可怕的巧合和预感。


看了权威的证明后,李大夫也放心的同意我体检合格。我顺利通过体检,但心中还是没有放下,因为,正如李大夫说的,到大学复检不过那将是毁灭性的打击啊!


我还来不及憧憬大学是什么样子,来不及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人生的变故却突如其来, 1992年8月11日(农历七月十三)清晨,父亲离世,家父不幸病故,家中的顶梁柱顷刻倒塌。刚满20岁的我,差点被这眼前的现实击倒。


最终,我没有倒下,更没有辜负父亲。父亲与我最后五年形影不离的生活,让我对父亲有了更加全方位的了解和认识,父亲潜移默化、无微不至的教育、关爱,对我三观修正,以及做人做事都是根深蒂固的影响。


父亲去世后,我奔波到省外求学苦读,辗转回到云南艰苦求职,在工作单位一步步地成长进步为骨干,到后来的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对母亲的尽孝,对亲人的回馈报答,并成为家庭的顶梁柱……

有父亲陪伴我的20年在人生长河不长,但20年足以见证一个人的成长,可以看到一元复始,一个时代的变迁,甚至是世纪更替。


一路走来,也许我不算成功,更不敢说辉煌,但父亲去世28年的日日夜夜里,虽没有父亲的陪伴指引,但父亲身为我人生第一任启蒙老师,已经早就把“做人要干净清白,做事要踏实本分,做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男子汉”的人生信条,已在我身上打下深深的烙印。


由此,没父亲的孩子只能靠自己,没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几十年来,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走好人生每一步,并逐渐扛起这个家。

老照片是一生珍贵的资料,总有那么几张老照片承载着一段过往时光和故事,没有因年代久远,没有随时光流逝、岁月变迁、日月穿梭、星宿更替而褪色或流逝,反而,越久远越清晰,越来越想靠近。不要忽略这些老照片的珍贵,殊不知,也许父子一场、母子一场、亲人一场,回头一看,不就是几张老照片的事。


又是父亲节,一年一追思。有一种爱,叫父爱如山;有一颗心,叫父子连心;有一份情,叫情深似海。有一个节,叫父亲节。父亲节,他连通起我们的情感线索,重温父辈的智慧,聆听亲人的声音。慎终追远,不仅可以让优良家风落地生根,让传统文化关照现实,还让我们善待亲人,善待生命。

感恩父亲节,愿全天下的父亲们父亲节快乐!


感谢、感激、感恩美篇平台,让父爱在此安放,让父爱在此永恒!



2020年6月17日 父亲节前夕



文字:原创

图片:原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