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的春天来得凝重,来得孤寂,以至于武汉的樱花铺天盖地像往年一样深情而喜悦地向大地报告春讯时,我受创的泪腺,依然滴下冰冷的泪水;这一年的清明节来得如此匆匆,来得如此悄然,以至于因哀痛堵满的心,平添了窒息的痛苦。

  一场突然而来的新冠肺炎病毒,于去年年底在武汉疯狂肆虐,无情地让数以万计的人们承受着感染病毒的残酷折磨,数以千计的生命转瞬即逝,许许多多的家庭支离破碎。武汉因此封城,全国为此按下了暂停键。我们,正赴一场罕见的国难。

  多么希望平生见证的这段悲痛历史可以改写;多么希望那些逝去的鲜活灵魂可以重生;多么希望,在这来春之际,在这清明时节,以一个幸存者的身份,为那些无辜踏上黄泉路的遇难者我的同胞凭吊。

  我拿起了画笔,画下了几朵心中的花。如果非要问,花开为谁祭 ,花谢为谁泣 ?我想,我要为人生阶梯的幼年、青年、中年、老年逝者致哀。

  掬一瓣花香,祭幼年的你!孩子,你来到这个世界,犹如是枝头刚伸展的嫰芽,还沒来得及绽放,就被一阵狂风给刮走了。我多么希望你幼小的心灵,能多一天感受父母的宠爱;我多么希望你纯真无邪的双眼,能再次饱览这春暖花开的美景。我多么希望你一天一天健康成长,年复一年地度过平凡人的一生:读书、就业、恋爱、成家。然后,目睹你的生命延续。人间所有的喜与乐,苦与痛,你都可以在漫长的一生里,慢慢享受,慢慢感悟,慢慢去领略生命的美好。孩子,亲爱的孩子,你的突然夭折,我宁愿相信是天使太怜惜你了,太心疼你了,她不忍心病毒在你幼小的身子上狂魔乱舞。孩子,你放心跟随天使姐姐走吧,她会牵引你走向天堂。因为,天堂里没有病毒……

  掬一瓣花香,祭青年的你!青春,是生命的高光;青春,是人生之花的蓓蕾。而青年的你,还沒来得及唱完这首青春之歌,还没来得及让生命之花怒放,蓬勃的生命竟然会因病毒的一时侵袭戛然而止。瘁不及防的打击,摧毁了父母这辈子最大的希望,也扼杀了那一场场来不及恋的爱。当我看到那位还沒毕业的女博士生,在遗书里痛悔没有把初吻献给心爱的人时,我感到的是撕心裂肺的痛!可恶的病毒,你不仅夺走了如朝霞般美丽的生命,你还夺走了一个人在最美的年华里应该享有的爱与被爱的权利。人间是多么的无情和残酷,我唯有寄望在天堂里,青年的你可以续写青春之歌……

  掬一瓣花香,祭中年的你!我知道在所有的逝者里,中年的你走得异常艰难。人生历程里的这个阶段,上有老下有小,你是家的天,你是亲人的脊梁。你深知肩上负载的责任,你感知在亲人心中的重量。平时,再苦再累你也假装若无其事。如今,面对死神的召唤,你显得多么地悲愤和哀痛。求生的欲望经久地在脑海里盘旋,你渴望奇迹降临,生机重现。当你痛苦闭上双目的时候,眼角留下了两行绝望的泪水。唯愿在天堂里,你可以卸下所有的包袱,轻装前行……

  掬一瓣花香,祭老年的你!在本该颐养天年以及饴儿弄孙的晚年,突遭杀身之祸。从天而降的这场新肺病毒,就是一场噩梦的开始。它让患者临死前经历一场人间酷刑的折磨。你会吃不下,干咳,浑身酸痛无力,呼吸困难。更可怕的是,这种病是死于呼吸衰竭,并没造成身体上的神志障碍和意识丧失。所以,你是看着自己痛苦挣扎,看着自己活活窒息。天哪!这种地狱般的惨烈,在老年的你临终发生,在你羸弱的身躯恣暴,该是多么地悲惨与恐怖!当你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相信你已从痛苦的深渊解脱,天堂的大门已为你敞开……

  漫天飞舞的樱花啊,飘飘洒洒,纷纷扬扬,每一瓣分明就是破碎了的心瓣,滴着血,滴着血,带着生者无限的哀思,飘过了清明时节的天空……


在水一方写于2020年清明节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