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博物馆修建在四川省乐山市(怪峨边彝族自治县)金口河区永和镇胜利村。

这里是铁道兵博物馆的入口处。

大渡河边,大瓦山下,狭窄的峡谷缝隙里除一条峨(边)汉(源)公路外没有多余的一寸土地(成昆铁路在大山的肚子里)。

山脚下铁褐色的如血的颜色便是铁道兵博物馆的标志。

是的,是铁,是嵌入山体的铁板。是的,是血,铁道兵用鲜血与生命铺就的铁血的铁路。

铁板中间有一个山洞,铁道兵博物馆就在这山洞的尽头。

铁板上八个大字: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下面一行小字:

1953.9一1982.12,丰碑无言,天地铭刻,长城肃穆,山河作证。

放大之后看清楚了:

铁板中间有一个山洞,铁道兵博物馆就从这山洞进入。

一边是河,一边是山,没有多余一寸的土地,只有在山里打洞,只能山洞,只有山洞,只能容一辆车通行的山洞。

一公里之后,山洞钻出大山的肚子。

山洞右边有一行字:

关村坝隧道。

看清楚了,山洞很狹窄,刚好够一辆车通过。

进入铁道兵博物馆的第一座实景是铁道兵战士打隧道。

铁道兵博物馆位于关村坝隧道之上。关村坝隧道长度:6187米,最大埋深:1650米。

6187米隧道只是铁道兵修建的中等隧道。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铁道兵在大山里,在大山腹中完全用人工开凿隧道。

用铁锤、用钢纤、用铁镐、用铁铲、用双手,用双脚,用双肩,用血肉之躯,一锤一锤打出了千千万万个山洞,打出了个千万万个6187米。

关村坝隧道是成昆铁路上的一个隧道。

成昆铁路全长1085公里,三分之一的路段在地震地区.沿线山高谷深,川大流急,地质复杂,气候多变,凿穿大山数百座.修建隧道427座,架设桥梁653座,桥梁隧道总长400多公里.平均每1.7公里一座桥梁,每2.5公里一座隧道,其工程之艰巨,为世界铁路建设之最。

生死关头

1965年9月3日,铁道兵10师47团四川犍为籍战士徐文科与战友一道,在成昆铁路乐山沙湾的大桥湾隧道施工时,隧道突然发生大塌方,徐文科不幸被垮塌的碎石和支撑木压住,口吐鲜血。

生死关头,徐文科考虑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身边的战友。他坚持将宝贵的最佳救援时间留给他们。徐文科以钢铁般的意志强忍剧痛,对抢救自己的战友说:“不要管我,赶快离开。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需要你们去实现。”当落石埋到他胸部时,徐文科高呼:“毛主席 万 岁!”,“共产党 万 岁!”

战友得救了,年仅23岁的徐文科光荣牺牲了。

他所在的师部党委追认徐文科烈士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团中央授予他“模范共青团员”。

雕塑《生死关头》由乐山知名雕塑家王植君先生历时7个月,于2016年5月完成,生动再现了徐文科死士壮烈牺牲的场景。

徐文科就是铁道兵。

铁道兵就是千千万万个徐文科。

徐文科牺牲时年仅23岁,

铁道兵的年龄被定格在了23岁。

在成昆铁路的路基下,

几乎每一公里

就有一位铁道兵战友永远地留在了那里……

长眠于此的战友

至今仍守望着成昆线

守护着祖国的钢铁大动脉

用英灵用魂魄用对这片土地的忠诚与热爱。

铁道兵用青春用热血用生命铸造了共和国的铁路。

铁道兵用青春用生命和铁血铸造了共和国铁路的灵魂。

铁道兵用青春用生命和铁血铸造的铁路撑起了共和国的脊梁!

铁道兵

永远23岁的铁道兵们

是他们承载着共和国

承载着共和国“复兴号”列车

奔向“中国梦”!

铁道兵修建全国铁路示意图。

开山实景。

隧道内实景。

1958年6月17日,党、国家、军队领导人接见铁道兵第二次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全体代表。

铁道兵报。

人民日报头版:

《成昆铁路胜利建成通车》

1965年8月17日,党、国家、军队领导人接见铁道兵第三届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人员。

朱德的题词:为建设正规化现代化的铁道兵而奋斗。

叶剑英的题词。

彭德怀的题词。

1954年5月14日,朱总司令出席铁道兵第三届庆功大会,并接见与会代表。

1965年朱德、邓小平、李先念等领导出席修建北京地下铁道开工典礼。

唯一一件铁道兵黑龙江农垦局展品。

1982年铁道兵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单位,先进个人代表会议合影。

参加辽沈战役,抢修东北铁路。图为铁道纵队召开誓师大会。

加辽沈战役,抢修东北铁路。图为铁道纵队抢修山海关铁路。

参加平津战役,抢修北宁铁路。图为抢修滦河大桥。

参加平津战役,抢修北宁铁路。图为花车通过滦河大桥。

支报渡江作战,抢修津浦线。图为抢修蚌埠大桥。

铁道兵战士工作实物。

铁道兵战士生活实物。

铁道兵战士生活实物。

铁道兵战士生活实物。

运送大军南下,抢修平汉线。图为抢修第一沙河大桥。

支援解放大西北,抢修陇海线。图为杨连第同志带领十八名勇士揄建云梯成功,把红旗插上四十五米高的八号桥墩顶。

解放大西北,抢修陇海线。图为修建洛河桥。

抢修粤汉线,贯通中南大动脉。图为抢修新岩下桥。

修粤汉线贯通中南大动脉。图为抢修来河大桥。

抢修湘桂线,修复旧工程,图为修理湘桂铁路来(宾)睦(南关)段续建工程.

抗洪抢修,图为抢架大宁江大桥。

粉碎”绞杀战”,图为战士们冒着生命危险,排除铁轨中的定时炸弹。

反敌登陆紧急抢修,图为修建新线大桥。

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图为抢修破坏严重的前沿铁路。

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图为195年11月23日,举行通川江大桥通车典礼。

抢修河内北江大桥。

抢修中越边境铁路。

1967年2月9日,越南胡志明主席看望志愿军工程队指挥所的同志们。

抢建告捷黎(塘)湛(江)铁路。

铁路铺进厦门岛。

1958年7月25日,铺轨到古城银川,30日与铁道部第一工程局铺轨队胜利会师。

1966年春,贺龙、李井泉到成昆铁路关村坝隧道口视察。

关村坝隧道(全长6107米)。

沙木拉打隧道(全长6379米)。

一线天石拱桥,跨度54米,高26米,全长63.14米,是当时我国跨度最大的空腹式铁路石拱桥。

决战梅花山隧道。

1966年春,贺龙、李井泉到成昆铁路关村坝隧道口视察。

关村坝隧道(全长6107米)。

沙木拉打隧道(全长6379米)。

一线天石拱桥,跨度54米,高26米,全长63.14米,是当时我国跨度最大的空腹式铁路石拱桥。

黑井顺河大桥(钢筋混泥土,全长792米)。

丙谷大桥(钢筋混泥土,全长583.28米)。

泸沽安宁河大桥(铁架桥,全长464.06米)。

1970年7月1日,成昆铁路大西昌举行了盛大的庆祝通车典礼。

成昆铁路象牙雕——我国赠送给联合国的工艺美术品。

打开绿色宝库,嫩(江)林(大兴安岭)铁路

1964年8月17日,开工——1972年8月15日建成通车。

林海雪原开新路。

穿越太行,北(京)原(平)铁路

1965年11月开工——1971年1030日能车,全长418公里,图为深山绘新图。

战驿马岭。

巴山汉水变通途,襄(樊)渝(重庆)铁路

1968年开工,——1973年通车,全长915.6公里。图为千年顽石锤下开。

长城内外铺新路,京(昌平)通(辽)铁路

1973年1月开工,1977年12月4日通车,全长870.1完成解放的,图为京通铁路在南大庙胜利接轨。

草原架彩虹,通(辽)霍(林河)铁路

1978年5月开工,1984年5月通车,全长419.2公里,图为开路先锋。

火车上高原,青(西宁)藏(拉萨)铁路

1958年9月开工,1984年建成,全长2047公里,图为奋战关角隧道。

虹落在巴音河。

铺轨到霍林河矿区。

沂蒙战歌,兖(州)石(臼所)铁路

1981年4月1日开工,1984年11月7日通车,全长313.95公里,图为杨连第连在施工。

建设当中的桥柱。

奋战在武汉枢纽第一期工程工地上的铁道兵。

三茂支线北江大桥。

海南环岛铁路。

中尼公路----冰山上的来客。

渡口支线----隧道群。

太岚支线的风枪手。

修建南同蒲铁路复线。

横永支线----信江公路铁路两用大桥。

铁道兵战士修建铁道的工具。

铁道兵战士工作实物。

铁道兵宣传实物。

引滦入津工程的地下尖兵。

滕代远

1949年5月至1950年12月,任铁道兵团司令员兼政委。

陈正湘

1950年10月至1950年12月,任铁道兵团第一副政委。

吕正操

1949年5月至1950年12月,任铁道兵团副司令。

李寿轩

1950年10月至1950年12月,任铁道兵团副司令员。

崔田民

1949年9月至1950年12月,任铁道兵团副政委。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主要领导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主要领导

中国人民角放军铁道兵师、团主官

铁道兵英雄模范单位和人物

1984年1月1日,铁道兵所属部队隆重举行告别军旗大会。

《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铁道兵并入铁道部的决定》

铁道兵工作生活实景图。

铁道兵工作生活实景图。

铁道兵工作生活用品。

吕正操题: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博物馆。

现在的关村坝隧道。

成昆铁路纪念碑。

它由全国铁道兵战友联谊会和乐山市金口河区人民政府修建。

我和大哥都参加铁道兵,我1968参军,大哥1962年从工作单位重庆天星桥中学入伍。

大哥入伍后就参与了成昆铁路的建设,因为他在部队当兵,所以我才能够在文化大革命中参军。

成昆铁路是铁道兵用血肉修成的,这是一条铁血钢铁大动脉。

大哥没有“战死”在成昆线上,但成昆铁路却融入了大哥的心血、汗水和泪水。

大哥是大学毕业工作后单位参军,我则由上山下乡地参军。

大哥在铁十师四十八团,我在铁九师四十三团。

山沙湾轸溪隧道洞顶垮塌事故发生时,大哥正在师创作组。事故发生后,创作组奉命前往收集整理徐文科事迹材料,集体完成了报告文学《徐文科》 之后还完成了一台宣传徐文科事迹的文艺演出节目脚本(徐文科牺牲在轸溪隧道,现在改名大沙湾隧道)。

我随所在部队参加了“三支两军”,在黑龙江农村支农,在县医院支左,多次冒险救人救火……我没能参加成昆铁路、襄渝铁路的建设,所以我还活着,没能进入铁道兵烈士陵园……

铁道兵是我今生的爱,

铁道兵是我今生的痛!

铁道兵战友们:

请都抽空去看看,

带着你的爱人,

带着你的儿女和孙子们,

去看看曾经的自己,

去看看战友们战斗过的地方,

去看看我们的青春绽放的模样,

去看看战友们牺牲的地方,

去看看那些回不去的过去,

去看看那些铁血的历史,

去看看那些已经失温和将要冷却的热血。

趁我们还能走,

趁我们还能吃,

趁我们还能想,

趁我们还算清醒,

趁我们还没有糊涂,

趁我们还能告诉后人,

去吧,

乘飞机,

到成都或重庆再换乘火车或汽车,

乘汽车,

高速直到峨眉山市,

乘火车,

我们自己修的铁路,

成昆线,关村坝站下车。

铁道兵博物馆就在关村坝,

那里的地名是:

乐山市金口河区永胜镇胜利村。

胜利村也叫峡谷第一村(大渡河大峡谷)

他们给自己的名字是“云端遗民”

来自悬崖绝壁的云端之上

村子里有宾馆,有餐馆,

更多的是农家乐,

住宿不贵,每天80元。

我们都住得起,

不行便让儿子女儿开车送我们去,

就算是给我们自己一个交待,

一个寻找脚印的理由。

住在那里也算是给当地人一个念想,

让他们记住铁道兵,

记住曾经在这些大山里劈山开路,英勇牺牲的年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