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灵魂最深处听雪

赵 春 秋


穿行在干燥多霾的现代都市,经常期盼一场洋洋洒洒的大雪。

其实,早有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在灵魂的最深处飞舞了。那雪,从无边的虚空里汹涌而至,漫山遍野铺天盖地,瞬间就淹没了我的记忆。

有些深藏在心底的东西,是只有在雪中才能复活的。就像一片干燥的茶叶,在温暖的水中慢慢湿润舒展,那些枯涸的欲望,也在大雪飘飞的瞬间苏醒,思念的风,穿过记忆的栅栏,在寒冷的现实之外,翩翩起舞……

早已习惯于都市生活的味道,从简单的一粥一饭里,品味岁月独有的烟火气息;用一茶一曲一书一画,让心远离红尘浊世的喧嚣,安静和淡泊,是我避世逃禅最好的良药。

光阴的写意之外,依然会有一丝淡淡的滋味,一些悸动的情愫伴着忧郁深沉的念想,在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机会完美释放。一如在简约的时光里,看流年似水,安静地等待雪花盛开,期盼着平淡无奇的日子焕发出一丝丝新意。一场雪,就是最好的契机。

那场唤醒梦想和欲望的雪,注定是看不见形迹的,它穿越红尘飘然而来,直达灵魂的最深处,让浮躁和喧嚣瞬间清凉。这雪,是用来听的。仰起头,闭上眼睛,屏住呼吸,放空心灵,那雪就飘飘洒洒地飞舞起来。夜静,山空,一切都不存在了,唯有雪和雪的歌声。那歌声轻淡、缥缈,如嘤嘤耳语,如窃窃低诉,宛如一朵淡雅青莲,默默盛放。

在灵魂的最深处, 倾听它的静谧,听它无声的歌唱,听它的明洁纯净,听它曼妙里的空灵,所有的寂寞、孤独,瞬间冰释消融,剩下的,唯有一地耀眼的白和无边的虚无, 天地一色,物我两忘,风烟俱净,没有渣滓,明净澄澈一尘不染。 这时候,雪是我的另一个灵魂,我便是雪,雪便是我,谁又能分得出哪是雪,哪是我呢?

或许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场雪,每个人都会听出不同的感觉,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悟,只要在最寂静处,总能听到雪的喁喁心语。

不过,有的人听出的是寂寞,有的人听出的是孤独,有的人听出的是相思之苦。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却无人能逃得出这世间的轮回。谁又不想柴门虚掩,静待伊人满身雪花而归,对坐一盆红泥炉火,品茗听雪,温一壶岁月流逝的记忆?

听雪,本来就因人而异,因时因事而异。僧庐禅院里,听的是清净空寂;茅舍竹篱边,听的是宁静闲适; 空山无人,听的是空旷悠远; 孤舟蓑笠,听的是孤绝高逸。

听雪,就是听心,就是听自己。素白纯洁的雪,一如我们的初心,为一个人,为一段美好的路,披一身雪,行走天涯,何尝不是一首最动人的诗!

在我灵魂深处,思念是雪地上唯一的脚印。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岁月苍凉,请与我携手,

共同走进春秋哥的画里,

在玉树琼花中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