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是一个汉字,读音为shāng ,部首为歹,总笔画数为9,指幼年夭折或为国战死者。没有到成年就死去)


 一 “瞳孔—时间的壁画”---喜欢这深邃哲理语句,甚至有点偏执,感觉完全媲美耳熟能详的那句—“眼睛—心灵的窗户”。


(夕阳西下,孤独的教学楼雄浑悲壮)

聚焦远景。三面环水,一旁伴山,由前苏联专家设计白墙红瓦的浮江工人村就坐落在这片土地。随“一五”计划应运而生的“西华山钨矿职工子弟学校”,掩映在这峰峦环抱中。
 缺憾的是,记忆中母校从诞生到湮没,似乎未曾挂牌过、、、
  
(拥有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职工子弟学校命运多舛,曾被大余县职业技术学校~“共大”盘踞过,现又被大余通达驾校圈地运行着)

 仲秋时令,大地静谧。那校园已该百草凋零,确信的是,那三十多年前自己栽下的油果树,绝对矗立在那静静的一隅,暗香浮动……

  举步蹀躞,四顾茫然。灰褐色的围墙沿山峦起伏,废弃的教学楼,在残阳喋血中壮怀激烈般伫立。

破碎的玻璃,支离的窗棂,草茎和青苔努力在砖瓦、石板的缝隙中,探出身躯……这就是蓬勃绽放我学生时代的菁菁校园吗?


(母校正门南面,围墙里几排平房,曾是原中国华兴钨业集团南昌公司技校旧址。后迁徙至铁山龙矿,九十年代初又回迁。现由私营西华山第三医院,收容治疗着几百号精神病患者)

 课堂,再也不见咿呀的朗朗读书声了。涂鸦的黑板,凌乱的桌椅,墙上,掉渣掉色的“学习园地” ,横七竖八的划痕里,依稀看见“书生意气 挥斥方遒”的字眼,模糊的原子球科技图案、褪色的葵花朵朵向太阳画面……

 砌墙、勾缝,中间夯土。七十年代,篮球场前,记得还曾有那么几十平米的泥巴舞台。

当夜幕降临,大大的白色电影幕布挂起,叽叽喳喳的翘望,尤其是熠熠闪光的“五角星”,心情澎湃着,打仗的电影,八一电影制品厂出品,那绝对的革命英雄气概。

 这曾经是浩浩荡荡5000多职工的西华山钨矿,洋洋洒洒的十里矿区啊。随时代变迁,荒芜的校园沉寂得有点叫人迷惘。

(满目疮痍,礼堂西侧,洗尽铅华的澡堂)

(芳草萋萋,食堂西侧礼堂后面静默鱼塘)


“职工子弟” —是一个时代的烙印,一记消逝符号,一曲婉约的青春之歌吗?

  都飘逝了,童年的天真;挥挥衣袖,少年的憧憬;再见了,青春的迷惘。

这一切灰飞烟灭了,脑海还涤荡着绿叶对根的情谊,枝蔓缠绵,往事悠悠。而今,时光已逼我们来到知天命之年。

三栋仅存学生宿舍,芳华已逝,百感交集

当然不能忘怀燃烧自己,照亮了学生的灵魂工程师-~辛勤的园丁。

——难忘师恩,师恩难报。

  

 记得这支光荣的教师队伍~有清华大学才子周家涛老师、严肃刻板的张友明校长、艺术气质的张其德校长、矜持高贵的胡建行老师、悲悯仙逝的成冶六校长、儒雅博学的何家蓝老师、混血造型的李本伟老师、、、末代校长是把酒畅饮的黄德祥吧?


 报答师恩,最重要的还是学习佳绩回馈吧。但山清水秀的子弟学校,恢复高考以来,似乎不见几个精品,本人智商告急,严重次品、、、


 我是你的一片绿叶, 我的根在你的土地,春风中告别了你, 今天这方明天那里……还是借用清雅伤感的朴实歌词,来涂抹感恩的心、、、

回忆起已仙逝和健在的耄耋之年老师们,叫莘莘学子肃然起敬、潸然泪下、、



  自然不能遗忘的是学校后勤传奇人物--董世万。在崇尚英雄的时代,他以大无畏的革命勇气,救起了为学校食堂砍柴,趟河而落水的女同学,是典范、是楷模,更是轰轰烈烈的学习榜样。

只是后来,三观塌方,偷鸡摸狗,一生未娶,已撒手人寰。悲情结局,扼腕叹息、令人唏嘘、、、

 荣耀推荐,闪亮登场的人物,该是跌宕起伏、命运多舛的世纪老人~余达秀老师。

  近百岁的开明慈祥老人余老师,是一棵挑战命运和自然的美丽胡杨,诠释着生命的坚强与奇迹,在此似乎只能用~登峰造极的“万寿无疆”祈祷祝福老人了、、、

近些日子,同学微信里那至臻、至美的秋天的画面,在感叹羡慕摄影艺术的静态表现,能如此直观和唯美意境时,亦对朗朗读书声,诗情画意的校园,湮没在烟波浩渺的历史长河,令人嘘唏,无语名状,唯有心疼。



 仅对这散文诗标题字样的考究,就在黑体字的敦厚、沉稳,隶书的凝重、肃穆的选择中,纠结了好些日子。

“职工子弟学校” —真就是萧瑟秋风下,那一片孤叶飘零的美丽弧线,闪过记忆的天空吗?

七、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小学时光、中学生涯,就在这残垣断壁里寂寞飘逝了?潮涌章江,我心飞翔。并非心灵的皈依,亦非图腾的高远,脑袋只是莫名的恍惚着……

  
(母亲河章江蜿蜒曲折。鹤舞西华,我心飞翔)

 “殇” —近期对这个字眼有点特别的嗜好,亦常想起QQ里,那片蝉翼般透亮的树叶,或许就为一句“即使残缺,亦依然美丽”的守望。

 随钨矿惊涛骇浪地破产转制,子弟学校“壮士一去兮不复返”般,悲情伫立在这片土地,沉稳依然,笃定依旧。

青春倩影在此绽放,青春之歌在此高亢,礼堂舞台曾开过肃清“文革”流毒大型批斗会

萧条肃杀,草木凋零。冗长和沉滞的下午,不见秋的呢喃,唯有空寂。

知道忧伤如影随形,甚至怀疑自己,是朴素有致、恬淡安然,步履蹒跚走向垂暮之年的老者。


(斑驳不堪,寂寥的礼堂,酸楚的回忆)

白发人送黑发人~九十年代初青壮年老师纷纷南下谋生,已人去楼空的教师宿舍楼

章江河蜿蜒曲折, 静美寡言,一派宁静祥和。生于斯,长于斯,并非断肠人在天涯的乡愁。自诩为《麦田守望者》吗?不敢亵渎,唯有虔诚。


饥肠辘辘年代,母校周边有养猪场,樟梨树

 秋日的阳光透过斑驳叶影,有些刺眼,有些迷蒙。


一阵秋风一阵雨后,走在寂静的小道,在萧瑟中苦思冥想,从意境到禅境到底有多远……

~守望乡愁,互动感慨.——

 --聊以慰藉,曾遗失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