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言:人红凭借力,花红绿叶扶。


时间2017.5.3

屋主:李扬正

老人生前很受尊敬,地方掌故,天象、农事、民俗无所不知,我得益他很多教导和启迪,可谓我师也,高寿老去,因没能参加他的葬礼成遗憾。
感言:屋老了,人也老了;人老了,屋也老了。

时间:2017.10.8

屋主:李扬继  

房屋主人20多年前就去世了。在集体时,他和老兄一起打禾,因故老兄把他掐到田埂上,情形历历在目。少时路过,总怕他家的恶狗。今屋主第二代回乡养病暂住,芳草萋萋许多年的老屋,又有了生机。

感言: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时间:2017.10.8

屋主:吴明喜

吴老大人生前乐观豁达,九十岁仍能拉二胡自娱,尽管拉得不咋滴。年轻时曾入地方民团,因其弟不为善而大义灭亲,当终生心有郁结。其二代成文,为地方能人,早年行伍,为当地第一代汽车驾驶员。成章为赤脚医生,小时因怕他打针,视之如阎王,惜孤身早逝。

感言:时间能改变一切,昔日喧嚣今寂寥。


时间:2017.10.8

屋主:李祖洪

表姑爷孕育了十来个子女,都已经成家立室。其子落户镇上,两老人家年届八十,仍躬耕田园,不论创造的价值,就论工作的精神,不服来战?

感言: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时间2017.10.8.


地名:马家洞院子


曾经的老屋院子,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一场大火中化为灰烬,如今院子规模尚在,但大部分村民迁往外地谋生了。这里的李家在八十年代诞生了村里第一位大学生研究生,文运由此大开。

感言:鸟长满羽毛后,便要远飞,于是,家成了空巢。


时间:2017.10.8


屋主:刘长替


见过这里的芳华,愿芳华仍在。禾塘里杂草丛生,已经宣示这里已多年没有人居住了。堂姐在老屋旁边砌了新房,可是一家人住到县城去了,装修又成了半拉子工程。人没到老,他们也许不会回来居住了。

感言:若不能做夫妻,那就好好的做邻居和朋友吧。


时间:2017.10.8

屋主:刘长龙

他是村里第一代老书记,教育意识非常强,在生活异常艰难情况下能送出两位大学生,难能可贵。很多人说经济状况能改变人生,这很狭隘的理解,其实是思想意识在改变一个人的人生。有了天才的土壤,才会有天才的诞生。

感言:不管年轻时如何风光,终难敌一老。


时间:8017.10.10

屋主:周毓悌

印象中第一次见到屋主,八十四岁垂垂老矣。老人无妻无子孤苦一生,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一个月后故去,由侄辈和政府送葬,仅留下半座房屋一个石磨。

感言: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时间:2017.10.10


屋主:周良杰

在拍照时,堂屋里碾米机声音隆隆作响,外面鸡犬相闻,没有惊扰,恐生诧异。老屋只有半座,很有故旧感,九十八的岁老人见证了这里所有的沧桑岁月,然而,终没有活到一百岁,成了所有村民的遗憾。



感言:不要怨言居住条件如何恶劣,活着比啥都好。


时间:2017.10.10

屋主:童家

兵荒马乱的年代,只有远离兵洗燹,才能苟活,其实,这也是一种与生活、命运抗争的方式。金盆塘,村里最高海拔人家所在地,湖广交界鸡鸣两省之地,相对海拔约950米,常年云遮雾罩,已经完全不适合现代人居住了。全国贫困县里的贫困村,贫困村里的贫困人马上就要搬离这个生活几代人的地方了,不久,这里的公路水泥硬化也会变成了现实,梦想成真,得感谢共产党和一代代国家领导人把民生工作做到了实处!

  我用我手机记录了村里的些许故事,零星不完整,可是我用心了,每一个老屋都有它厚重的故事,不忍咀嚼。政府异地搬迁已经启动了,这些老屋和没有录进来的老屋连同它的影像或湮没于荒草间,不禁心生悲凉,而美好的日子却在前头召唤,这又是可歌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