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家在农村,春节带着孩子去她家做客,杀鸡剖鱼,一阵忙碌。鱼是干炸,鸡是清炖,鱼肉鲜嫩,鸡汤清亮。

妹妹的公公介绍说:“这是土鸡,专门散养的。”我问:“你家不是有养鸡场吗,怎么还要在院子里养鸡呢?”他自豪地说:“散养鸡和笼养鸡的区别大了啊。首先,散养鸡由于比笼养鸡活动范围大,飞翔能力强,肌体强健;其次,散养鸡在天然环境寻食牧草、昆虫、果粒、玉米、小麦、豆粕等,来源多样,无药物残留,更重要的一点是散养鸡至少要长半年左右才出个,肉质油脂少,上口香,高蛋白,低脂肪,而圈养鸡一般四十五天就出笼了,两者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我有一个习惯,没事爱逛超市,踱步闲庭,放松心情。其间听到不少家庭主妇们在蔬菜柜台前议论,韭菜又肥又厚,肯定是大棚里出来的;西红柿又大又红,绝对是催熟剂过量了,凡此种种。
在我工作的地方,有位老伯告诉我,他专业种韭菜已经二十多年了,从来只用有机肥料,不覆地膜不用大棚,天风雨掠,任其生长,油绿细长,辛辣可口,一到市场供不应求,不像当前很多人种的菜,比如一株西红柿,累积用到的有矮壮素、膨大素、催红素等,再加上各种化工肥料,种植出来的成品,外观红亮,内核黄白,不酸不甜,食之无味。
从此,我发现自己逐渐不敢吃肉不敢吃菜,好不郁结郁闷。
时下闪婚网恋一族,大有越来越多之势。三分钟一见钟情,五分钟谈情说爱,七分钟私定终身,恋爱不到一周就结婚,更有初次见面的两个人,十分钟不到就相约开房。我不排除有一见钟情、相见倾心的可能,只是“爱情”作为两个人心灵的呼唤,灵魂的相互拥抱,感情深处的精神栖息,生存价值的自我实现,省略了这些步骤,我一直相信,操之过急,必有后患。就像吃了一顿麦当劳或肯德基快餐一样,流水作业,乏善可陈,千人一面,转身即忘。
世间万物的灵长者是人,社会秩序的制定者是人,你可以控制一只鸡的生命长度是四十五天或是一百八十天,你可以操纵一园的果蔬是篮中至爱或是遭遇厌弃,你可以选择你的爱情是飞蛾扑火还是天长地久,如同正常的磁带运转,你强行按下了快进键,听到的不是悦耳的歌声,而是怪诞的杂音。
没有十年寒窗苦,哪得一举天下知;没有读书破万卷,哪来下笔如有神;没有辛勤汗水的殷殷浸润,哪有稻麦果实的濡润香甜;没有万千溪流的汇合聚集,哪有江海湖泊的无垠浩瀚。这个过程,是自然客观规律,是每个人的必经,需要慢慢的积累,需要缓缓的承受。
如无不测,上苍赋予我们每个人的生命时光的长度大抵是一样的,限量供应,任谁不袒,生命从一开始,也就开始了一点一滴的消耗,如同装在漏斗里的细沙逐渐地减少。我们为了安身立命,脚步匆匆,竟日无暇,时有痛不欲生之感,常有心力交瘁之痛,其实都是因为我们走得太急,跑的太快,路上太挤,礼崩乐坏。
这个时候,不妨问问自己,什么时候能让忙碌的心灵得以休憩,什么时候能让紧绷的神经轻松片刻?人生路上,他来了她去了,花开了又谢了,每一段,每一程,都有不同的风景和别样的体验,我们是否应该停下来驻足欣赏,细细品味?
春娇对志明说:“有些事不用一个晚上都做完的,反正又不赶时间。”我想对自己说:“有些书不用一天都读完的,反正又不是没有明天。”
陌上花已开,当可缓缓归。
愿你嘈杂在侧,心能远走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