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退休了,在收拾整理物品时,无意中看到了2003年在抗击“非典”时期的工作日记。本想丢掉,但是,又有些不舍,还是将它整理一番留了下来。这日记呈现了那段特殊时期极度紧张、繁忙、辛苦的工作状态。尽管它是一个陈旧的工作日记,却真实的反映出医护人员再救治“非典”病人时所表现出来的崇高思想境界。


已经过去近十五年了,可每当想起那段时期的工作情景,还是会让我记忆犹新。心中依然还是会对当时的那种工作热情与干劲有些感动,并且对当时那种如此的体力与精力潜能的释放,感到震惊。


那段日子,是我参加工作近30年中最劳顿,最紧张、最值得回忆的经历。虽然我不是医护人员,却深切感到医护人员救治患者时,高尚的职业道德与职业情操。他们为了抢救一条鲜活的生命不惜献身的精神,令人们为之动容,我为能够在人生旅途中选择了这个职业,感到无怨无悔,也为置身在这个充满奉献、爱心的群体感到由衷的欣慰。 ­


当时,由于工作极度的繁忙与工作环境所限,有许多不掌握的事情,只将自己的日常工作情况做了简单的记录,留下这些凌乱缺憾的笔记。 ­

2003年4月7日 ­


春天的气息渐浓,可人们的心头被这个传染性极强的“非典”疾病,压抑的竟未感到春天的脚步已在身边。我们单位是市收治“非典”的定点医院,为此医院的任务更重了。 ­


今天中午医院全体人员在院俱乐部召开了抗击“SARs”疾病的紧急动员大会。由于俱乐部将做为临时病区收治发热的病人,目前正在整建中,俱乐部没有了桌、椅,职工只好站着开会。院长站在高高垛起的木板上情绪激昂的动员着,会场一片安静,人们的脸上呈现着严肃的神态,真像是战争年代“战斗”打响前的“布防。­”


时间好紧张,一点稍过,就见救护车鸣响着由外面疾驶而来,医护人员做好了接诊患者的准备。看来一场无声的“战斗”即将拉开序幕,全院职工面临着抗击“非典”的严峻考验。 ­


2003年4月12日 ­

医院陆陆续续的收治了几位发热的患者,最后经过专家确诊排除“非典”疾病。可是我们依然不能放松警惕,预防“非典”疾病的工作依然是目前重中之重的工作,全市的群众都已行动起来,大街上明显的地方都张贴上了预防“非典”疾病的宣传单,做为收治“非典”疾病的指定医院,更应该高度警惕、高度预防,各项工作流程都应合理性、实用性、科学性。


时间紧任务重,我虽不是一线的医护人员,但是要做好管理与临时用工的保障工作,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


2003年4月17日 ­


从4月17日始,医院开设了昼夜接诊“非典”专线电话,今天是接诊“非典”专线开通后的第一天恰是星期天,正好我值班,只见值班室里各种防护物资摆放的井然有序,以备临时进病区医护人员的应用,刚到8点电话铃声就急促的响起来,是市疾控中心打来的电话询问昨天疫情的情况,医院各项工作迹象都表明医院正处于一种备战“非典”的状态。

近9点接到外院要求转来发热患者的电话,我立即通知了业务值班的人员,一会儿透过窗户看到救护车载着患者疾驶而至。不久机关楼里响起阵阵脚步声,讲话声音也不时的从楼上传到楼下,虽然我在值班室看不到机关人员忙碌的身影,但我知道紧张、严谨、有序的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

2003年4月18日 ­

今天,医院收治了一名高度疑似“非典”疾病的病人,又有部分医护人员进入临时病区工作(非典病人的病房),在临时病区工作传染性强、危险性大。但没有一名职工退却,尤其是党员同志表现出了一种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姿态与一种为了党的事业献身的精神,我虽然不是临床一线的医护人员,但我是一名党员,知道此时党员应该是在最危险的地方,如果工作需要,我也会向那些挺身而出的党员一样毫不犹豫的上临床一线工作。(临床一线不仅是医护人员,要有保洁、物流、消毒人员)

2003年4月21日 ­


今天晨会李院长说,现在医院救治的这位患者,需要省专家最后的确诊,但是我们必须把他当成“非典 ”病人来对待,全力以赴救治,还要求大家做好个人防护,让工会主席为病区里面工作的同志准备好充足的食品,保证医护人员的营养及生活需要。 ­

虽然目前市内没有“非典”病人,但我们不能懈怠,要做好充分的救治准备,不管这位患者最后的诊断是什么,我知道,随时将与“非典”交战。 ­

2003年4月24日 ­

下午3点钟,全院各党支部召开了紧急会议,内容是号召党员干部带头到抗“非典”一线工作。开完会,提笔写下了“我是党员,我自愿申请到“非典”一线工作”,此时,入党的誓言历历在目,我深刻的领悟到了党员的含义与责任,更使我感到做为一名党员的自豪与神圣。 ­

2003年4月28日 ­


今天的天气真是好极了,从办公楼的窗户望去,院内各种花卉都已相继开放,真不愧为花园式的医院的称呼,医院的林荫道上,已看不到往日患者散步的身影,他们被黄色的隔离带,明显的隔在了只属于他们活动的区域,只能看到穿着厚厚隔离服的医护人员匆匆忙忙走动的身影。 ­

我们每天都在关心着“非典”病区的情况,一切工作都围绕着“非典”展开,组织的退离休人员的活动已取消,但对他们的关心不能因‘’非典‘’工作而放松,本职工作也不能因“非典”工作出差错。

我们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协助因“非典”而大大增加了工作量的中药制剂室工作,尽管牺牲了休息时间,但能为抗击“非典”多做一点工作这又算的了什么呢。

2003年4月31日 ­

今年的“五一”节不能休息了,原本的出游计划也因此而放弃,孩子问我,你不在第一线工作为什么不能休息?是呀,孩子,尽管我不在第一线工作,但我们要做一线人员的后盾,为他们服务好,不能让他们有工作以外的牵挂,保证他们的身心健康,就是保证“非典”工作的顺利进行,看看病房医护人员工作的辛苦,我们牺牲几天的休息算的了什么?孩子不停的点着头,眼睛里不时流露出敬佩与感动的目光,我知道她明白了奉献的含义并为之动容。 ­

2003年5月2日 ­


阳光洒在医院松柏花丛间,景色一切如故。但医护人员由于忙于救治“非典”病人,已多日无暇欣赏院内的景色沐浴这春天的阳光了。浓浓的消毒水味充斥着整个医院的空气中,只能看到穿着即厚又严实隔离衣的人们忙碌的身影,院内完全笼罩在抗“非典”的气氛中,医院缺少了往日宁静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是人们严肃、紧张、忙碌的工作情景与身影。

2003年5月6日 ­

由于“非典”病人的传染性很强,医院临时聘用的个别人员思想发生动摇,欲擅自离岗,这种苗头刚出现,医院就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将机关人员做‘’非典‘’病区急需临时用工,同时向社会招聘临时用工,已备应急之需,科长与我来到海富大厦戚秀玉职业介绍所招聘,戚大姐为我们免费提供了招聘场所,使我们得以与应聘者直接的沟通,对于条件合格的人员,将对他们进行短期培训,以便适应“非典”工作的需要,这样很好的解决了“非典”工作的临时用工问题。

在招聘中有位应聘者,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位小伙子二十几岁,当我和科长知道他是独生子时,放弃了对他的聘用,可他毫不犹的说:‘’一定要在抗“非典”工作中尽他的微薄之力‘’,如果有可能他还要去北京的医院做护工支援抗“非典”工作。他不顾我们的劝说第二天自行带着衣物到医院请求上“非典”一线工作,我们被他的这种奉献精神所打动,最终达成了他的心愿,做了一名抗击“非典”的志愿者。 ­

抗击“非典”工作得到了来自社会方方面面的支援与关注,我们对战胜“SARS”充满了信心。

2003年5月10日


我在统计“非典”一线工作人员的住址时,接通了“非典”病区xx的电话,当我向她询问住址时,她警觉的问我干什么用,当我向她说明原因时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带着担心的语气说道:“干什么用都行,可别把孩子为此隔离了不让上学,我在这里工作担心的就这个问题。她的这几句话,让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他们不但要和“非典”抗击,还要承担着一些不该有的压力,有的医护人员的孩子被幼儿园劝回家自己照看,给医院职工正常的工作带来了困难,可她们并没有为此影响工作,也没有向组织上提出任何要求,而是一如继往、专心致志的在临床一线工作的。

在这特殊的时期,平时不起眼的一个小护士、不惹人注意的一个工作人员,在抗“非典”的关键的时刻冲了上去,因为它们没有忘记一个医务工作者的责任,用自己的瘦弱身躯撑起了市民人身安危的重担。

2003.年5月15日

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接起电话,原来是科内小X,电话中告诉我,她正在通往隔离区的途中,我知道她是去为“非典”一线隔离的医护人员服务的,尽管她的工作岗位不在病区,但传染的危险性依然存在,此刻,一种同志间朴素的情感,和一个党员的责任,使我不由自主的拨通了党委书记的电话,书记,“我年龄大,让我去……。”


到了单位,再次请求到隔离区为一线医护人员服务,由于工作的需要暂时没有安排我去隔离区工作,但在抗“非典”的工作中,在安与危之间,我想我的选择会符合党员标准的。


隔离区是直接给“非典“病人治疗、护理的人员撤下来进行隔离的地方,也是与‘’非典‘’病人有过接触的人员隔离的地方,前期隔离的人员不多,随着工作的规范,医护人员在病区工作十四天,就撤出来进行半个月的隔离,隔离区的人员日渐增多,服务人员需要每天为隔离的人员送饭、测体温、消毒、收集污物、传达有关事项等,工作量日益加大,在这里工作也有一定传染疾病的危险性。

2003.年5月19日


到了单位工作服尚未换好,党委书记便来到办公室,让我们科人员到隔离区为一线人员服务,犹如一种神圣的使命,科长不顾多病的身体,立即收拾随身的物品,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就出发了,没有怨言、没有与家人打招呼、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是一种公而忘私的精神,更是一种共产党员的崇高思想境界,使她们义无返顾的投身到抗“非典”的行列。

因工作安排,我没去隔离区工作,但是我将头发已经剪成短发,随时准备单位安排进入病区工作,下午接到科内同志在隔离区的电话,她们说:那里有许多事情要做,每天大早起来工作到半夜,一天下来疲惫不堪,尽管这样,她们不希望我去,为的是减少一个人因接触而传染的机会,这种把危险留给自己,安全让给别人的精神,让我感动,我会承担起科内的工作,把自己的热情与精力倾注在抗“非典”的工作中。

2003年5月20日

晨会,当院长向大家宣布医院有两名护士在救治“非典”病人工作中可能染上“非典”,现已确定为疑似“非典”病人时,会场一片沉寂,稍许啜泣声响起,几位女同志掩面跑出了会议室。

医院在设施简陋的条件下收治了两名“非典”病人,他们的病情很重,护士是在护理病人时被传染的,虽然,早就知道“非典”的传染性很强,在病区工作有传染的危险,但是当这两名护士真感染上“非典”时,大家的心情还是很沉重,不愿意接收这个事实。

那两名护士是从‘‘非典’’病房工作后,撤出来在隔离区发病的,随即凡是与其有接触的人员又全部隔离,科里的同志是为隔离人员服务的,由于接触了感染疾病的护士,随即也进行了隔离。


抗“非典”工作到了严峻的时刻,控制疫情,防止感染扩散,救治‘’非典‘’病人,每一项工作都燃在眉睫。院长、书记夜以继日的工作,院长一个多月来吃、住在单位,他们肩上的担子不但是全院职工的安危,也担负这着这座城市市民的安危。领导们的敬业、奉献精神,不但让职工感动,也给我们忘我的工作,无私的奉献做出了表率。


2003年5月22日


隔离区,出现了“非典”病人,科内的二名同事,因工作关系与病人有过接触,所以她们也被隔离了,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不免沉甸甸的,不由的为被隔离的同事担心起来,仿佛生死就在眼前,让人好揪心。

由于护士感染了‘’非典‘’,又有部分人员被隔离,机关的工作人员明显的减少了,但工作量却大大增加,每个人都在忘我的工作,没有怨言、没有休息、没有报酬,有的只是一个信念战胜“非典”让患病的护士健康平安。在这特殊的时期,党员干部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全院职工一种空前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为历史赋予我们医务工作者抗“非典”的使命,能够在我们的努力下完成,我们只有顽强的与“非典”抗争,才能战胜它、消灭它。

2003年5月23日

医院现在就是一个抗“非典”的战场,一个月来,‘战斗’’很激烈,没有听到枪声,没有看到硝烟,确有人倒下,看来‘’战斗‘’也很残酷。

由于护士的感染,上级部门及监督人员不断到医院视察工作, 到机关楼办公人员明显的增加了好多,机关人员个个在紧张、有序的工作,每个人的工作潜能都释放到了极致,晚上将11点钟了,机关楼的灯光依然通明,人声、电话铃声、传真机声络绎不绝,看上去丝毫没有夜间的感觉,近期各科室人员几乎都住在医院,工作到很晚,但第二天凌晨他们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了。

全院职工知道目前的形式很严峻,医院党委多次号召党员干部起带头作用,以沉稳的心态迎接考验,做好各项工作。

但愿患病的护士早日恢复健康。

2003年5月24日


随着两位护士被确诊为“非典“型肺炎后,又有一批人员被隔离,隔离人员的吃、住都需要有人来承担,这项工作量不小,院长指示立即派临时用工前往,已将19点了,被隔离的人员已到了住处,如临时用工今天没有派到,明天工作就会出现一片混乱,我心急如焚般,平时储备的临时工得知护士被传染了,他们害怕了,不愿前来隔离区工作,为这时的急需用工带来了困难,我翻遍所有的登记,查找任何一个有可能来医院工作的人员的电话,不停的用电话联系着,只需要3个临时工,电话却挂了近百个,当派完最后一个临时用工时已是半夜了,我站起来敲打着发木的双腿,深深的舒了口气。

2003年5月25日

又到深夜了,机关楼的脚步声,说话声此起彼伏。我仍在整理着白天因工作杂乱而无法安心做的工作,此时,真想洗个澡,依在床上看着电视,这在平时是很容易做得到的事情,而现在却成了奢侈的想法与享受。

尽管目前的工作又忙又累,但只要患病的人员平安,隔离的人员健康,我们累点,苦点算的了什么?

2003年5月26日


已经一周多没有回家了,与家人只是通过电话联系,平时不起眼的手机已成了我们不可缺少的联络工具了。

爱人在电话中说他已被禁止上班三天了,孩子昨天在电话中问我,学校填表写不写我的工作单位,写上,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已经听到有的职工反映托儿所不照看他们的孩子了,让回家自己照看,有的单位暂时不让职工家属上班,职工们没有被这些负担压垮,克服了困难,依然精神百倍的‘’战斗‘’在抗“非典”一线,在这场灾难面前,医院职工众志成城。

抗“非典”工作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随着天气的炎热,医护人员穿着多层的隔离服忙碌很闷热的,不时的从病房传出来有人因为闷热晕倒在地,在一线工作的艰辛可想而知,还好大家齐心协力,一定会驱走“非典”疾病。

2003年5月27日

一位退休的职工家属来到科内,要求为其死亡的亲人结算死亡抚恤费,结算抚恤费?什么时间病故的?怎么没有告诉单位?我急的恨不能一口气问清楚所有的疑问?

原来这位退休职工,在病重时嘱咐家人,医院现在收治“非典”病人,工作很忙,不要告诉单位的同志,病故处理完后事再通知单位。听完家属的叙述,不由的一种敬意由然而升。在收治“非典”病人的时期,退离休同志十分关注医院的情况,得知有护士染上“非典”型肺炎时,他们非常着急纷纷打电话表示慰问,有一位老主任给患病的护士写了慰问信,部分同志要求无偿的到医院工作。护理界的老主任在这特殊的时期向党组织交了600元的特殊党费。这些老同志为使老干部科的人员把更多的时间用在抗击“非典”工作上,他们有病住院不通知老干部科,甚至病故时也不让家属通知单位,充分表现了退离休老同志对抗“非典”工作的大力支持,也表现出了老一辈医务工作者超乎寻常的思想觉悟与境界。

2003年6月1日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医院由于收治“非典”病人工作很忙。学龄前的家长自动放弃了带孩子游玩的时间,坚守在工作岗位。尤其是在“SARS”病房工作的医护人员,他们连孩子的面都不能见,更何况给孩子过节了,但他们没有怨言、没有请求。而是一如既往的奋战在抗非一线,他们不想带孩子游园吗?不想让孩子在这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留下美好的回忆吗?不是,而是一种职业精神,一种奉献精神,使他们放弃了这一切,懂的用爱感召生命,他们渴望及早把患者带出“SARS”病区。

2003年6月6日

六月六日下午,院长同机关部分同志去迎接第一批隔离期满出来的同志,我虽然没有去,但可以想象的到,出来的同志是何等的高兴与兴奋。

相信在经过与“非典”病人的零距离接触,一种与死神近距离的较量,我们的同志对人生会有新的感悟,会更加珍惜生命,更加呵护亲情,更加意志坚强,更加努力的工作。

经过这次洗礼我们成熟了,进步了,将会在以后的工作中发扬抗击“非典”的精神,医院的医疗技术,服务水平会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提高。

2003年6月8日


科里的同志,今天隔离期满可以回家休整了,如果不是工作脱不开身真想去接她们,有些想她们了。几年来,共同工作的接触使我们结下了情同手足的情谊。此次,她们能平安的度过隔离期,健康的返回工作岗位,真好,但愿染病的护士,也能尽快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工作岗位,一展她们救治患者时潇洒、轻盈的脚步与风彩。

2003年6月11日

科内人员都到齐了,又恢复了原先的工作状态,工作的紧张状态较前段时间有所缓解, 但后期的各种统计报表依然繁多,且报表所牵涉的问题也与单位利益,个人利益相关,我们不可掉以轻心,相信在全科人员的努力下,“非典”后期的工作同样也会出色的完成。

2003年6月15日 ­


目前各项工作,日趋平稳正常,虽然“非典”病人依然存在,但已不象刚开始那样让人心里不安,一切工作都井然有序,操场上每天都有准备进入‘’非典‘’病区工作的人员进行培训,练习穿、脱隔离衣的步骤及流程,被隔离的机关人员已全部解除隔离,返回了工作岗位。医治“非典”病人的工作也有条不紊的进入到了后期,可喜的是患病的护士身体日趋健康,历经了两个多月紧张的工作,医院在救治‘’非典‘’病人的各项工作上有了规范的流程与制度。 ­

2003年6月18日 ­

从开始备战抗“非典”工作,我们一直未休息,已经习惯了这种紧张的工作状态。 ­

这两天我们都要经过进入病区时的洗手、穿、脱隔离衣步骤的考核,洗手分八步完成,这个要求还好达到,穿脱隔离衣的步骤对机关人员来说有些复杂,要求掌握在清洁区、在污染区、在缓冲间、在半污染区,口罩、帽子、防护眼镜、内外隔离衣、鞋应该怎样的穿、戴、脱、放,在不同的区域要求是不同的,都有严谨的步骤,规范的流程,这也是防范疾病传染必须做到的。 ­

做完一次进入病区的流程就是一身的汗,这样的天气,单单是穿上这些衣服,戴上口罩、帽子、防护镜就已经是憋得够呛了,更况在气温高的环境下工作,病区里不时的传出来,由于天气炎热,医护人员穿戴隔离衣过严、过厚,造成缺氧晕倒的事情,看来抗“击非典”需要战胜的困难远不止“非典”疾病本身。 ­

2003年6月20日 ­


为了更适应疾病的防治工作,市里投资建一所全国最大的防治“非典”型肺炎的医院。最近几天医院的各级领导正在讨论建设新医院的有关事宜,为使新医院建设的完善、适用、科学,他们不停的反复讨论每一细节,每一个部门的格局,还将派人到外地取经。我们听了院长介绍新医院的建筑规模及设施,非常兴奋,一所集“非典”病区,与各种疾病病区并存的现代化医院,在不远的将来将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

2003年6月24日 ­

被感染上“非典”型肺炎的护士今天康复出院了,压抑了许久的心情,终于被这高兴的结果变的高兴、开朗起来,两个多月来,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尽管有人倒下,但并没有因此而有人退却、甚至逃避,一张张请战书,一句句朴素感人的话语,都令人感动不已,在抗“非典”工作中,我们克服了从未遇到过的困难,经受住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一种勇敢、无私、奉献的精神已在医院蔚然成风,相信经过这次锻炼再有什么样的困难我们也不怕。­

2003年6月28日 ­


今天我行政值班,看到各病区秩序井然。“非典”过后的院内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院内的“非典"病区与清洁区依然用黄色的隔离带标志着,“非典”患者 已经出院,住院大楼仍一如既往的矗立在那,当时,为使“非典”病人的病房有良好的通风,大楼的窗户都摘掉,远远望去一个一个的黑洞,“非典”疾病,给医院带来的负面影响不知会多久?

2003年7月2日 ­

上午,到人事局为我院感染“非典”的护士办理工伤手续,下楼时有些难受,看来是病了,下午在分院同志的热心帮助,很快就住进了病房,躺在了病床上身体的各种不适都感觉到了,看来不能轻易的躺下。



2003年7月20日 ­


这几天心情一直不是很好,有个问题让我很困惑,抗“非典”工作结束后,单位要表彰在抗“非典”工作中表现突出的同志,这是个难度很大的评选,因为,在整个工作中,同志们都很辛苦,都表现出了极佳的工作精神,给评比带来了难度,有人为此搞小动作,弄的大家都不愉快。 ­


为此,我想,在忘我的抗击“非典”工作中,有谁想到要去评先进?又有谁是为了评上先进而发奋的工作呢?当时,大家都没有任何的想法,就是一个念头抢救“非典”病人,控制疫情,现在却为了争当先进,个别人那不磊落的做法,实在是让人嗤之以鼻。 ­


其实,救治‘’非典‘’病人的生命,控制住疫情,这才是至关重要的! ­


2003年 7月26日 ­


抗“非典”的工作基本上结束了,我们恢复了平时的工作状态,工作与心情一下都轻松了下来,感觉些许的不适应,好在我们又开始了新的工作任务亦充实了很多。

后记: ­


我的记录远远没能把当时的那种工作的危险、强度、压力,那种与死亡零距离接触的惊心动魄,那种医务人员的献身精神写出来。 ­


我所处的工作岗位与接触到的事情有限,有一些感人的事情事后才知道,如:“非典”病人到了疾病的后期,不积极配合治疗,而且不顾他人的安危,不听相劝,任意的将传染性极强的分泌物、污物随地乱置,无形中又增加了医护人员传染的机会,但是,医护人员还要零距离的对其进行治疗、护理处置。“非典”病人去世时,尸体的料理与普通疾病去世的尸体料理是不同的,该尸体是用浸湿消毒水的十余米布,将其缠裹起来,为了减少传染的范围,一名年轻的护士长毅然的无需别人,自己硬是将这沉重的尸体料理完。又有多少医护人员因气温高,穿着的严密隔离衣缺氧,晕厥在病区的水泥地上。感染了‘‘非典’’疾病的护士,为了防止将疾病传染给其他人,拒绝他人给予生活上的帮助等等。这些事情没有人刻意的讲,也没有人去张扬,然而,过了这许多年了,还是会历历在目。每当想起在这特殊工作的日子里,这些感人的事迹,感人的工作场面,不由的为医护人员由衷的喝彩。­


医护人员的工作,有让患者不满意的地方,大家还是应以宽容的心给与理解,因为他们也是人,他们更知道生命是至高无尚的。请大家相信在拯救患者的生命时,医护人员永远都是可信、可敬的生命保护神!


2003年8月6日

2017年10月10日深夜整理完


注:照片均来自网络,虽然是网上的图片,但是这些照片没有虚构的成份,当时的情景就是这样的,这些照片再现了抗‘’非典‘’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