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湖结冰了。水上雅丹換上了圣洁的冬装。冰面如镜,冰花浩若星辰,或若兰菊,或若梅竹……犹如万花筒。阳光下,冰呈黛兰,雅丹象座座城堡,俯瞰四野,又如艨艟破冰前行。不知是风的作用,还是地心引力的原因,海浪在冰层下拍打冰层发出轰鸣,声如雷霆,冰层上的裂纹划过冰面犹如闪电,让人小有惊悚,其实此时的冰面已能承载重卡。在冰完全封湖前,浪把一些裂缝边的冰块推动耸立,然后慢慢封湖。这些耸峙于冰面的冰块、冰凌沿着湖水的安排,不规则的排开,恍若龙飞凤舞,鸥鹭点点。让人惊叹。大自然就是这样毫无保留的把水上雅丹包装后又呈现于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