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0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无车毋须恨,书中有马多如簇。

娶妻无媒毋须恨,书中有女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勤向窗前读六经。

赵恒(宋) ·《劝学》

  书在天地玄黄间吟啸了几千载,沧桑无期,烟海浩荡。

生命是一瞬的,短暂得可怜,能静心管窥一豹其实已很难得,书之况昧谁可以从容抵所?穷一生精力也可能只在门外徘徊,所以心生疑问,谁可以炎炎大言说博览群书?

能听听书吟已经是极大的造化!

  听书吟,是一个恭敬的过程,古今智者依托这个介质,传了有生意的声音,并把这个声音变成了字里行间,文字遂为跳动的音符,在一页白上蹁跹,引出战马之嘶啸,编织爱恋之绝唱,绵延长歌之呼嚎,传承美好之伦理。


  这个书吟的过程,潜移默化,无声胜有声。骨子里的我,有了虔诚,就能依稀倾听到,苍莽洪荒,细语呢喃,情殇聚离,如滔滔不绝的江水,让我等梦回唐朝,流连那一剪宋朝时光。

太白先生在酒意挥洒中留清去浊: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杜甫先生满腹愁绪: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纳兰性德依然在无限的忧伤中追念着亡妻: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他们在水墨丹青中孤舟独钓,一蓑烟雨任平生,绘就一幅画卷。

  在不尽滚滚的长江水里,圣哲们的歌吟一路飘零,在片片飞舞的一简素签里留白,余音不绝,漂流瓶里任漂流,乡音无改萦乡音。

  时光流转,人迹已杳,书依然在吟唱着永不湮灭的声音。

书吟是一剂良药,消㥾浮躁,启迪心智,成熟心态,它不管你是贵族,还是穷潦,只要恭诚一心,都可以让你听书吟。

  所以听书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这是一个幸福的过程。

  淡淡书馨一抹香,总觉得书就是一种甜美的宿命。

  东坡先生云: 三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这句话一直撞击着内心深处,那个皮囊之下的慵懒,便常无处可遁,就怕面目可憎,不敢示人,于是把书吟当成自己最好的陪伴。

也欣喜嗅到渐次浓烈的书香,感觉上便似山野间的花香鸟语,都盛宴媚引。

眼望仓黛,耳听风鸟,鼻嗅兰馨,舌尝食美,咀嚼甘怡,体抚温软,心向往之,只似一种得意。自我调理顺畅起来,身形协调消除羁绊,脚步轻盈心无旁骛。

岂不美哉!

  独辟书韵一隅,恭迎一大批擎烛引路的鸿儒,古哲先人,诗词咏者,民国范儿,外国智贤。他们总比你我有更进一步的思想,睿智生活,理性思维,热情率真,遣词达意,所以,留下来了盛宴,我等有福,何不潜下心来,享受或是承接?

  司马迁浩浩《史记》,屈原洋洋《楚辞》,陈寿娓娓《三国志》,更有司马光穷经皓首《资治通鉴》......

大珠小珠落玉盘,在长阳烟火的盘碟里叮叮作响,绕梁数千年,使中华文化绵延不绝,有始无终,成了文化基因。

  喜欢在一个宁静无扰的时光里,恭听智者们的声音,不需要华丽的词藻,遥远如菩提,无需催泪剂,如巷弄阡陌般真朴就好。

在纯粹感性的诗集里,在深刻隽永的随笔中,时光倒流,一片静好。

  可能现实与想象相悖吧,但一直有幻想的心中夕阳,并无更改。

在现实面前,我们都是小小的一只蝌蚪,淼淼的一粒沙尘。没有谁一如既往笑魇如花,也没有永远一路的掌声和鲜花簇拥。理由很简单: 因为现实。

现实很纷扰,毫无感觉中就被青黑色发着霉味的锁链套住,用不着拼命挣脱,已经深深勒紧肌体。现代人都害怕失去,觉得失去了就一败涂地,灵魂空了,虚了,所以急需慰藉。

不用说,那东西只有书。

  书吟着,一直未变。

一向喜欢诗词散文,这种感觉真好,世界只剩下一个我,每个字就是精灵,阳光下跳着舞蹈,有轻盈,有力感,有悲怆。

在纸醉金迷的世界中,还真有人不属于官场,不属于名利,只属于那悠悠的山,白白的云,比如陶渊明,比如纳兰容若。他们有着自己的小资生活,陶醉其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也许显得几分矫情矜持,但总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好,功名轻取,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且听,苏东坡在高唱“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且听,李白在吟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且听,《孔雀东南飞》,刘兰芝,焦仲卿的千古爱情;

且听,“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这些文人可能手无缚鸡之力,但铮铮铁骨,灵魂不羁,心为笔,即使人生不畅,仍忘不了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王昭君弹奏美丽的哀婉; 薛涛诠释清虚的故事; 李清照用隽永的辞赋,诉说她的才情......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历史终究远去,但绝非只在诉说昨天的故事,愿枕琴声做一场崇古清梦,一醉是千年。

  有书吟的日子,确能感受最长情的告白。

可能麻将声声,可能觥筹交错,可能眉飞色舞独钟八卦,可能比豪车醉名酒,可能金银穿戴满身。

不能说这不是生活方式,而且追求到极致,再无可攀之高,却没有了书韵,全被时尚奴役,体态渐渐臃肿,肥肠脑油,沉溺,再沉溺,原本可以鲜活,却以茫然了结。

  有书吟的日子,显示几分孤寂,这的确需要宁静,吟之为物,如耳边充斥了犬马,断然听不到了。

  有书吟的日子,任由时光流转,书之吟永存,它和袅袅的茶香雾气相得益彰,成就一方清梦。

  有书吟的日子,是幸福着的,与大师们零距离了,是幸福着的。

书柜里住满了神交已久的大家,老舍,鲁迅,胡适,古龙,金庸,沈崇文,张爱玲,欧亨利,杰克伦敦,王小波,萧红,严歌苓,莫言,马尔克斯...... 他们只需要一小块方格,就高朋满座了。

书桌上整齐地放着书,美读美情,就让大师们的足迹,在心里留下一道痕痕,对弈人生就有了底气,远去了无际彷徨,留下一份幸福的温情。

  有书吟的日子,内心的浮躁得到舒缓,眼前的迷雾消逝无踪。

这个光景是一个享受的过程,是一个暂时离开朋友的过程,是一个品味渐浓的过程,是一个心扉敞开的过程。

  有书吟的日子,可以随着文字的墨迹,感怀心灵,解锁慵懒,满盈沉清的心湖。
浑忘车马之喧,悠然南山,在潜移默化中深切感受丝丝春雨,心路平直。

  书吟,是最美的词眼,感受书吟,是最靓丽的观风景。

且听书吟,留声机的声音永恒,身轻了,就可以飘飞在朝晖夕阴,横无际涯的浩渺烟愁中,心更靠近寰宇,眼更阔观星辰。

  冯骥才在那一篇《白发》中说,看着镜中的自己,忽然发现了些许白发,心里悚然一惊,心里有了几分戚戚,顿感时光易老,和人生的不易。后来顿悟,其实是黑发,在不知觉间,黑色素慢慢流淌在白纸上去了,变成了文字,去装饰读者的梦。心里也就释怀。

一直觉得冯先生这样的解释是最美的表达,对于穷经皓首,这是最贴切的注解,是最温情的文字。

  于是,也感觉到了,这满满的书柜,是大家们满头青丝呐,青丝真的好,它们就是青春韶华,它们就是精力健旺。大家们有的可能已经作古,有的已经耄耋皓皓,但他们留下了精气神。

所以,书之吟,就是青春的呐喊,活力洒脱,只有永久的生命,没有无悔的青春。

且听书吟,真好!

  捧一卷书,俯而读,仰而思,反刍真意,体味书之温存。


挚爱如一,沉敛无扬,踏实永恒。


且听书吟,岁月更静好。

文:来吧朋友

影:来吧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