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戍边人,你大概猜到我要说的是些什么样的人了。是的,本文向你述说的正是这些保卫边疆海防的人们。

所以用戍边人三个字作标题,是因为在守护祖国边疆海防行列中,有军人,也有边民。无论他们是军还是民,是老边海防,还是刚到边疆海防的新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名字,叫戍边人。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一个戍边人就是一座界碑,在这些戍边人身上清晰地标示着祖国的边界和人生的境界。

  这界碑,就是国界的标志。只要是祖国的疆域和立着界碑的地方,就要有人守护它,哪怕它是高山、海岛、雪原或无人区,因为它系着祖国的安危,也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守护它,就是在守护国家,守护你我。

懂得了这个道理,就会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总把戍边看得高于一切,把界碑的尊严看得如此之重。

  每个戍边人都清楚,稳固边防,不一定非到了边关陷落时,才吹响铁血悲壮的乐章。只有居安思危,励兵秣马,扎牢边关篱笆,才能让国泰民安。

记得,有人问一位战友,你们为何能舍弃一切甘心去守边疆,这位战友这样作了回答,他说,为了护卫祖国安宁,哪怕身边只剩一条枪沉默地靠在自己的肩头,也甘愿去守护它。

多么可敬的战友。

  边境,国之唇齿,唇亡则齿寒。这道理,可能谁都明白。我们祖国有着四万多公里的边海防线,它是国家的屏障,人民的安宁线,也是军人履行使命的最前沿。

万里边疆万里哨,哨哨都有戍边人。在与十四个国家接壤的两万两千多公里陆地边境线上,有被称为高原上的高原的神仙湾哨所,有矗立在生命禁区的河尾滩哨所,有沙漠深处的无人区哨所,有苦寒之地的宝格达山哨所,有地处祖国版图鸡冠顶端上的雪域孤独伊木河哨所,还有每天接受第一缕阳光的乌苏镇东方第一哨,等等。

  在濒临渤海、黄海、东海、南海一万八千多公里的祖国海岸线上,相邻相向着朝鲜、韩国、日本、越南、菲律宾等八个国家。

有海就有国家的领海线,海防也需要有人守卫它。

奔涌的潮头,总是不停地翻动着大海的一张张日历,岁月的年轮,也在记载着海岛的一次次变迁。而一代代守岛护疆的官兵,在这万里海疆上,把对祖国的忠诚,对人民的爱,挥洒海疆,铸就了海岛为家,艰苦为荣,祖国为重,奉献为本的海防军魂。交给祖国一道安全的海岸线,交给人民一个个安宁美丽的海岛。

  镇守边关的军人,大多是男儿们。而一个男人,在家可能是顶梁柱,是天是地。但在祖国的万里边疆海防线上,他们其实就是一颗普通的螺钉。

螺钉,有大也有小,但各有用武之地。戍边军人们就如这螺钉一样,牢牢地把自己铆在了稳边固防大长城的每一处,用血肉身躯筑起让人仰望的高大丰碑。

  我,也是戍边人队伍的一员。我在野战部队工作过,也在边防部队呆过,当过连队的干部,也做过部队机关工作。

从野战到边防,不单单是担负任务在变,而且工作环境也在变。因为戍边生活本身是比较清苦的。这份苦,若不去亲身体验,你是感受不到的。

我曾在一个叫611的哨所任过职。这个哨所也远离城镇,人烟稀少,是个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的苦地方。尤其冬季,这里一旦被风雪所阻,就会与外界隔绝,出现日报变月报的状况。

  记得,当时我去哨所报到的路上,走一路看了一路,也想了一路,越看越荒凉,越想心里越凉。说实在话,眼前的凄凉,把踌躇满志的我,一下就撞击得支离破碎。

但想归想,因为我明白,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牺牲更是军人应有的品德。同时我也清楚,身为带兵人,自己的仼何举动,都将影响到这个战斗团体。和战友们一样,我整理了一下情绪,把哨所周边的单调搁置起来,把心中所有苦闷统统压到心底,全身心投入到戍边工作的一切。

最使我感动的是哨所有位排长,他从繁华的江南来到哨所,从南疆到北疆,他冲被了苦累关、生活关的考验,让青春在边疆闪光的事迹,深深感染了我,也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位战友。

所以,苦地方,也是磨练人的试练场。

  多少次巡逻路上,与毒蛇碰到一起,面对面地凝视,暴露的皮肤被蚊虫叮咬出无数个疙疙瘩瘩。多少次夜晚查哨,野狼们总是在不远处此起彼复地嚎叫着,我把手枪拿在手里,将子弹顶在膛上,小心翼翼地前行。后来,习惯了,也就不怕了,也就与这些原著"居民"从初识的胆颤心惊到熟知后的坦然相对。

  一次,到哨所检查,当我们走上哨塔,被严密注视边境线的战士深深感染着。

当我们向他询问与执勤有关情况时,他对哨兵职责、管段情况,讲起来如数家珍。当问及他想不想家,他说,谁都是父母生父母养,说不想是假话,但思乡情固切,可毕竟报国价更高。

好可爱的战友,好感人的话语。他心中有国家,脑中有国防,眼中有国界,尽管没讲出啥豪言壮语,但他的这种家国情怀早已深深感动了我们大家。

这言行举止不正是千千万万边海防军人形象的写照。

  边关条件较差,也确实艰苦。尽管现代通讯手段的多元化,已经发达到把地球都缩得很小。只要你愿意,信手联络,不要说可以接通一座城,就是联系一个不同国家也不在话下。

然而,边关的偏僻,通讯讯号的微弱,有时沟通依旧不那么顺畅。我曾经看过这样一则报道,说有个哨所的战友,因大雪封山与世隔绝了半年,邮递进不来,出不去。他用古老的寄信方式书写对妻儿的思念,竟然写出长达七万多字的信,当他的妻子看到这封信后,好几晚才含泪读完。

  在戍守边关,与边防战友为伍的日子里,我天天都被战友们倾心戍边的一个个故事,鼓舞着,感动着。

看看吧,这就是战友们在巡逻路上,他们脚下踩着的是一片多么荒芜的地段。

边防军人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拿天当被,用地作床,与荒凉为伴,天天巡守着祖国的边疆大地。

  雪地潜伏,是边防军人们常有的事,更是对他们耐受极限的考验。

有时,有了新情况,往往需要抵近潜伏观察。担当潜伏任务的战友们,需要一动不动地埋伏下来,短则数小時,长的以天来计数。饿了,啃口冰冷的干粮,渴了,吃雪止渴。身上被飞舞的雪花一覆盖,早已与雪地原野混然一体,不走近细看,你觉察不到哪里还爬着人。

他们冷吗?冷。难受吗?确实不好受。这份苦,这个罪,只有潜伏的战友自己知道。

  我们的边防军人们早已习惯了边疆上的日照、风吹、雨淋、爬山、涉水、卧雪,习惯了哪里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总是睁大眼睛坚定地看护着它们。

他们脚下的站立点,其实就是人生试金石的一个大舞台。舞台上,他们演绎着精彩。尽管台下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喝彩,也没有聚光灯环绕,他们演的依然是那么逼真,那么动人!

  "军人是可敬的,也是可爱的,嫁给军人就要有两地守望相助的准备,你们守国,我们就替你们守家"。我随访一位军嫂时,她如是说。当我用她的话去现身说法,感动多少战友,鼓舞了多少战友,我也说不清。

是的,军人的确是可敬的,尤其是这些戍边的帅哥男神们,他们有理想,也有追求,也有两小无猜,也有梦中情人,他们也想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但当儿女情长与卫国戍边大局发生碰撞时,他们能够收起柔情,舍得放下,用"牺牲我一个换来万家圆"的情怀去担当。

他们也因此赢得人们尊敬,也俘获着姑娘们的芳心。在我服役的部队里,不知有多少姑娘顶着亲友"嫁军人苦,嫁边防军人更苦"的规劝,走进了军营,成为"送上门"的新娘。  

更有多少军嫂们,毅然离开繁华闹市,舍弃家乡的工作,放弃优厚的待遇,奔向边关这苦寒之地,全身心地支持爱人戍守边疆,让我们见证着"军功章有你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说到戍边人,请千万不要忘记了哪些与边防军人一起镇守边关的边民群众,因为一个边民就是一个哨兵,一户边民就是一个哨卡。

边防海岛的群众,虽不是军人,但他们却祖祖辈辈与军人共守边关,成为联防共建的编外哨兵,与边防军人一道上演着一幕幕鲜活感人的戍边精彩大剧。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话是谁说的,暂放下不去考证它,也许在常人听起来,可能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思亲思乡话而已。然而,在远离家乡的军人眼里、心里,其意义是另外的。

逢年过节,当家家户户喜聚一堂,而远在边防海疆的军人们因职责在身,却无法与家人团圆。这些军人们只能站在哨位上、界碑旁、巡逻路上、训练场或营房中,向家乡的方向望一望就算与家人团聚了!

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在祖国万里边海防线的军营里、哨听上,年年都在上演着一幕幕"离别与迎新"的故事。
  新的来了,老的走了,营区中官兵们的面孔总是变换着,而不变的唯有那山、那水、那界碑、那一座座边防海岛的哨所,还有一代又一代戍边人跑好接力赛的那份痴迷情怀。

  漫长的边关海防线上,总是上演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这一个个故事如同一幅幅生动隽永的画卷,又似一个个跳动着的音符,这画卷,这音符,瞬间又化作了滴滴的水珠,汇成一条涓涓溪流,奔涌着流向前方。

当前行的溪流汇入了历史长河,当这跳动的音符融入了时代的交响,我们仿佛听到的是边关海防建设阔步前行的足音,看到的是祖国日新月异的澎湃大潮。

让我们聆听这阵阵涛声,把关注的目光更多地投向边关,去解读戍边人的博大情怀。

致敬,戍边人!

  个别照片来自网络,感谢原拍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