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水,有月,有酒,有诗,有客!

水是浩淼广阔的。“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如此,才可让东坡“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东坡乘舟轻飞,寄情山水,放浪形骸。这岂是市井之人,官场仕子能轻易享受的人生快意。“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精神之飞升,忘乎世俗之束缚,除却人间之杂念,内心得以最大的释然。此时,这世间美丽的如这江上的清风,山间的明月,温柔而宁静,再无嘈杂,再无喧腾,再无虚伪,再无争斗……

月是温柔静谧的。“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人是浪漫,月亦温柔,舟行水上,月随之上。东坡需要的不仅是轻松,还需要些许浪漫,诸多心怀,万般情思,也许只有这轮明月可懂。他举头遥望,只有月含情脉脉,如理解他的知己,如可慰他的红颜,他寄一颗赤心,托万种情怀,更是满是诗文。

酒是醇香而厚重的。轻松与浪漫之间,有月无酒,有酒无月,都会显的无趣。“于是饮酒乐甚,扣弦而歌”,良辰美景之中,赏心乐事之余,恐怕还要勾起东坡的诸多联想。想当年,曹操一世之雄,对酒当歌,横槊赋诗,如此意气奋发,“而今安在哉”,不仅悲从中来,叹人之渺少,惋人之短暂。。可东坡的叹惋只所以如此可爱,只因他与世人不同,“既来之,则安之”,进退皆自如,浮沉都可娱。他的旷达乐观岂是纵酒赋诗方可了然的。他在酒兴里抒快然之意,全然没有了“举杯消愁愁更愁”的忧郁凝重,诗酒在他这里让我感到的只是无限的轻松与闲适。人生应当如此,生活也是如此,在烟火中去追求心灵的恬淡,宁静。

客是诗人,是东坡的影子。如此良夜,若无朋友,岂可尽兴。东坡的朋友,有达官显贵,也有市井闲人,有饱学之士,也有草野农夫。他之所以看淡人生得失,和他的赤壁之行不无关系,胸襟如这赤壁之水之月之原野之山川,他的客如此丰富,人生犹有何求!

赤壁里的东坡是一位坐拥精神王国的富家,他便是自己的国王。自然,美丽,浪漫,丰富,缥缈却也烟火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