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漳江水

流向东山湾

途经北旗村下埔村高林村杜浔镇古雷港

一大清早土楼村民身背渔篓

在浅滩上捕捉章鱼

躬耕于泥滩

虽不能大富大贵,

但一天劳作也可以收入一百五十元

养育一个小家足矣

听说本地″走纱窗"年收入几十万元

房子票子情人样样都有

可夫妻分离两地长期忍受相思之苦,

小儿一年到头见不到父亲的一面。

这赚"外块"或“大钱”值得吗?

父亲回家,有时小儿叫″叔叔"。

这一声叔叔让父亲泪流满面,

这一声叔叔唤不回远走他乡的父亲!

而身背渔篓者,

家庭事业都齐全,

妻儿老小可以照顾。

休闲时刻,

行走于优美海岸线笑谈风月怡然自得。

得与失,痛与美,

在于你的抉择,

因为,

每一个人活法不一样

他们说再过几年船匠仙逝,

家乡港內再也没有古木船的影子↓

三角船如水鸟隐藏于波峰浪谷↓

林伟煌,福建作家协会会员,曾出版散文诗集《静水流深》,部份作品散见报刊,入选海峡文艺出版社《百年福建散文诗精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