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又来到了荷塘月色。重复的是器材,不重复的是心境。

枯荷的影子,黑白浓淡,瞬息万变。和它们对话没有语言,却似畅所欲言。

荷的形态,充满了回归的本性。就像画在画外,诗在诗外,我也许也在我之外。

花有重开时,人无再少年。岁月的流逝,留下了细纹,却给心里包裹了宽容和温度。

枯萎是新的希望的孕育,生命的尽头,是一种从容和时间雕琢的韵味。夏荷的绽放,冬荷的姿态,生命流程的轮回,无可复加,每一段都是活着最好的诠释。

愿如荷,淡然,绽放。荷是弦,心是律,陪它一曲,心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