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的电影《芳华》超前点映,如火如荼,正在热播,大批父母辈观众,潸然泪下。《芳华》,看哭两代人!理想和激情喷薄的青春,剧本完美,镜头唯美,演员巨美!真正深刻体会,读懂《芳华》,我认为必须全方位了解读懂作家严歌苓。

严歌苓是享誉世界文坛的华人作家,在她的笔下诞生了无数个大家耳熟且经典的女性角色:背井离乡的小渔,天真而一错再错的文秀,爱的太笨的田苏菲,美丽孤傲的齐志芳,生活在当代的农村女子潘巧巧……她是大家既熟悉又陌生,既多产又让人感觉神秘的女作家。

1958年,严歌苓出生在一个书香之家。她的童年时期正值中国60年代,那时候安稳是一种奢侈,吃饱穿暖是一种期望。祖父严恩春,16岁上大学,25岁在美国就获得博士学位,翻译了托马斯·哈代的《德伯家的苔丝》,父亲,是著名作家萧马。

即使在那个人心惶惶的时代,严歌苓在父亲的影响下,对知识的渴望依然浓厚。12岁的严歌苓考入成都军区,成为一名跳红色芭蕾舞的文艺兵。和电影《芳华》里的姑娘们一样,开始了她的芳华。芳华海报上的那个跳舞的剪影,就是根据严歌苓这张照片做的。

严歌苓说:“那段生活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它左右着我一生的走向。”在那里,她还遇到了自己的初恋,那一年15岁,却爱上了一名30岁的军官。一封封炙热的情书,无疑是对那个时代不敢追求自由恋爱的叫嚣。初恋,哪有不痛的?军官将情书上交给了组织,背后的指指点点如潮水般涌来。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炮火纷飞,严歌苓做出了一个惊人胆大的决定,主动请缨担任战地记者,第一时间赶赴前线。战火中,人的生命显得那样脆弱,到处弥漫着的血液的腥味,舞蹈已经不足以表达她了。

第一部长篇小说《七个战士和一个零》就是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1980年,她发表了电影文学剧本《心弦》,之后进入鲁迅文学院作家研究生班,与莫言、余华、迟子建成为了同学。3年后,她便写出了,著名的《天浴》和《少女小渔》,更是让她在文学界一炮成名。

她与生俱来的文学天赋和创作作品,让作家父亲也始料不及。之后每每有人问作家萧马:您一生最满意的作品是什么?他都会欣慰的说:是我的女儿。

1986年,她邂逅了,知名作家李准的儿子李克威,因为写作,两人陷入热恋,很快步入婚姻的殿堂。而之后的1989年,由于工作上的调动,这对还没新婚多久的夫妻就先后出国,她受邀去了美国学习,他去了澳大利亚。婚姻里,多多少少会有一部分妥协,而在两个想要坚守梦想的人身上,就只能以离婚收场了。爱人的分别,让她独自在美国半工半读的日子,变得更加艰难,可她说:我能永远吃苦,却不能永远年轻。

严歌苓用作品让我们看见,你的每一处努力都不会被辜负,成功只不过来得或早或晚。严歌苓说:我感觉这些故事非写不可,我不写,这辈子就白活了。而这些故事,都是严歌苓经过证实,经过了解和观察得来的,并不是凭空想象的。

写《陆犯焉识》时,为了写好陆焉识在西北大荒草漠上二十年的劳动改造生活,她赶赴青海,花钱去开座谈会,把劳教干部请来,了解他们的故事。写《第九个寡妇》,以中原农村为背景,她特地到农村去住,看农民怎么起红薯,怎么摘棉花。写《小姨多鹤》,为了了解日本人的生活习惯和心理活动,她住进了日本长野的一个村子,看到了日本老人,是如何跪着端来茶和食品,又如何退着走出去,多鹤的倔强和温柔才有了眉目。

就这样,严歌苓用一双眼睛和一支笔,写下了58卷文学作品,被尊为华人第一女编剧,将40多年都奉献给了文学创作。很多人说,有才华的人注定是孤独的,因为无人理解他。但严歌苓的内心一定是炙热的,因为即使初恋和第一段婚姻都无疾而终,与爱情不期而遇的时候,她依然坚定相信。

在朋友家准备晚饭的严歌苓,遇见了正任职美国外交部的劳伦斯.沃克,她们恋爱了。恋爱时的两人,常互相以英文写情书。她将情书看做“一种白纸黑字的结盟”:“这种结盟本身就是有意义的,在潜意识里让你一次一次确认爱情。”爱情是浪漫的,也终究是坎坷的。但由于他美国官员的特殊身份,她受到了FBI的监控和审查,美国外交部竟让劳伦斯作出选择:要么离职,要么结婚。1992年,她们在旧金山结了婚,开始了一段稳定美满的婚姻。甚至她和劳伦斯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搅局”的爱情故事,也被她写成了,长篇小说《无出路咖啡馆》。

如今,59岁的严歌苓身材挺拔,无时无刻都保持着精致的妆容,优雅自然又积极的生活着。没有一刻松懈,永远神采奕奕地面对世界。严歌苓的前半生戎马边疆,曾经走过生命的暗谷,经受过文化冲击、命运残酷的洗礼。后半生优雅从容,有海外作家的疏离冷冽,外交官夫人的优雅……她几乎生活在传说之中。她称自己是一只文学候鸟,几乎每年都要飞回祖国,休养生息,然后再飞走。

高晓松说,她的文字颠覆了千百年来的套路;张艺谋说,她每一本小说都是一部电影;冯小刚说,她是《芳华》的缘起,穗子的原型。严歌苓:一个翻手为苍凉,覆手为繁华的女人。

Boey Ping Ping:“严歌苓的文字美得像诗,在她笔下,无论是食物或水故事里的主人公都有了生命。她生动的描述和精彩的故事是绝佳的组合。”

著名评论家贺绍俊:“严歌苓为人物设计了基调,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意志,走了自己的路,这种未知是阅读中最有魅力的。”

愿我们都可以像严歌苓这样,在浮躁的时代里坚持严谨,在忙碌的生活里依旧从容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