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天被【芳华】的台词刷了满屏,懒癌患者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走出家门给冯导贡献了一点票房。

故事情节勾画得层次分明,人物情绪的描绘也渲染得极其到位,所以进场前只带了一包纸巾是失误。

在影院内的一众抽泣声里,我想的是,这不是我的年龄能看懂的故事,它应该属于我们的父辈。
那段芳华正好的淳朴岁月,已然消散在我们即食既走的快餐恋爱年代。

所有的台词里,唯独让我记忆深刻的,是男主刘峰被下放到伐木连时,瘦弱的何小萍只身一人送他的场景。
是应了那句话,“一个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珍惜善良。”

于是出了影院,所有的人都感慨刘峰的善良无私,唾弃为私欲利益自保或欺软怕硬的其他角色,并怜悯受人欺辱却顽强坚持自我的何小萍。

我仍旧记得影片中,文工团解散前夕的最后一场表演,坐在观众台下的精神病嘉宾区的女主,在听到音乐声响时,独自悄然离场,在场外草坪上翩然起舞。源于本能,更源于内心世界的纯净美好。她许是真切的在热爱舞蹈,也许是在遵循心底最深的意愿。

她从小时候受尽欺辱,到新环境燃起希望,接着英雄不能被善待幻想破灭,纵使有机会让她获得鲜花掌声,她也黯然拒绝。来自周遭的恶与功利让她疲惫。
但从头至尾,脆弱如她,仍旧咬着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还在保护着心中的善意。

自小父母便教育我们,要做一个有用的人,什么是有用的人?是能对社会做贡献的人,是科学家,是警察,是医生,是老师。是很多身份,是很多角色,也是很多立场。
但如果,连心底最基本的善恶都模糊,都难以分辨。何来贡献,何来价值。

我不想把这篇文章变成读后感,也没有那么多鸡汤要灌给你们喝。

价值源于我们心底最深层次的需求,善意也应该只是一种本能而已。

我们总是忘记本能,驱使自己活得过于千遍一律。
我们害怕嘲讽,我们鄙视失败,我们试图让自己普通的人生贴上金箔镶上钻。每个人都为了私利和虚荣,成为不断被现实鞭策不停歇的骡子。

因为我们已经不敢承认,我平凡一生已然如此。

所有的毒鸡汤文,一类是打鸡血,你要努力啊,要反抗啊。另一类则是,岁月静好,你好我好大家好。
只是鸡汤喝过了,除了长一身肥膘,并不能为我们真正解决问题。

我们要清晰的,不是脑子里的东西,是心里的。

我因经营了一家小酒馆的缘故,时常耗到凌晨三四点打烊。闲时也与顾客聊上几句。每个人遇见的问题和困惑都不同,但大致一径的,是对自己的选择迷茫。

选择a方式,便会有b方式的不甘心,选择b方式,又难保a是最省事。

多少年前就有这么一句烂俗话,众生苦难皆是平等。

无论你我,是情深缘浅,亦或是熬不过岁月。
故人心的确易变。我们也都扛得很辛苦。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对自己最真实的期许。
可能等到,月黑风高,四下无人时,才敢偷偷放出来捋捋。

敬这岁月往事不能回头,能言语不过三两痴梦话。

我们都经历过失眠,脱发,抑郁,成为油腻的中年90后。
并非这个世界对我们不够仁慈,而是我们要的太多了。

要物质要虚名要受呵护要备感关爱,要此生可依,又要浪迹江湖。

脆弱如你,我都明了。
脆弱如我自己,我都看清。

只是仍该找到,在黑暗里坚强下去的勇气。多少人在抱怨自己没有鞋的同时,这个世界上还有数不清的人没有脚。

言以至尾声,不如跟你们分享一个小故事。

大学时的教授曾与我们说过她友人的一段经历,幼年丧父,中年丧夫。好不容易将孩子带大,幼子婚宴时,长子突然暴毙,晚年丧子,何其重的打击,她仍能有条不紊的处理好来往宾客。待客人散去,关上门来,对着昔日手把手拉扯大如今却毫无声息的孩子,她的眼泪才敢流出来。

我们这一生,从生来,便背负着诸多责任和义务。为人子女,为人夫妻,为人父母。
不断经历一重接一重的打击和挫折。

像昨天新闻公布的某位烧炭自杀的明星一样,我们想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累了。

我们都很累,只是即便再难以坚持,也要找到努力坚强的勇气。

你永远要深信,这个世界上,大家都痛苦都是相同的。
再困惑的局,也总会有云开雾散的一天。

你虽脆弱,但必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