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0

我这已是第二次观看冯小刚导演的电影《芳华》

昨晚走出影院,乘妻上卫生间之际,我站在影院出口处抽烟,俯视着窗外马路上那两行泛着绿光、影影绰绰的灯火,突然涌上一阵阵莫名的冲动,我知道,这是一种想写点什么的冲动。

12月15日,我在全国首映日的第一天,特意观看了冯小刚先生导演的电影《芳华》,才知代入感竟这么厉害,厉害的让我身不由己。

当时,让我身不由己的是,《芳华》那十几首耳熟能详的背景音乐,以无词的方式,时时回响在我耳边,多么美好动听的音乐,都一古脑儿出现在那个动荡而又让人迷茫的年月。

当时,让我身不由己的是,天真无邪的芬芳年华,最终换来的却是匪夷所思的焦灼和迷茫。

我在追想,《芳华》到底触动了我什么?真的是我耳熟能详的背景音乐,让我有了代入感?还是眼前闪过青春亮丽的身影,让我想起了我自己转瞬即逝的年青?

当时,我还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我看完电影《芳华》,人整个都不好了。那一两天,不知做什么好,浑身上下,没着没落。

所以,我决定再看一次,想弄清《芳华》到底有什么触点,让我没着没落?

电影《芳华》的剧情,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芳华》背后那冷嘲热讽的人际关系,还有那对善良的冷漠、轻视和嘲笑,甚至觉得他人有善良本该如此而与己无关。

都在说,世上有两种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一是人心。

联想到自己,在我成长过程中,倒是我的父母、师傅、朋友,同事等,在我耳边时常提醒:害你的人往往是你最亲近的人、人不可有害人之心,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宁可得罪君子,千万不可得罪小人、好心没有好报等等。

我们成长的环境,到处充斥着看似处于好心的提醒和善意的规劝,其结果,却是我们每个人,都在自觉不自觉地把我们生存的人文环境,揉搓的遍体鳞伤。

人人可能都是善意的提醒者,但反过来,人人又都是提防者,甚至还是害人者。

如果任凭下去,其结果,不就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还能怎样。当下诸多令我们猝不及防的社会现实,不己经让我们提心吊胆自食苦果吗。

应该感谢冯小刚先生,快六张的人,终于拍出他认为他自己应该拍一部出圈的电影。

看了两遍《芳华》,我最终认为,对我最大的触点,就是萧穗子的那句旁白: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

还有电影《芳华》结束时,萧穗子最后那段声情并茂的旁白,也挺感人。

“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还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

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为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原谅我不愿让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就让荧幕,留住我们芬芳的年华吧。”



是啊,谁都想留住芬芳的年华,但面对转瞬即逝的时光,那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

既然留不住珍贵的芬芳年华,那就留下我们永恒的彼此善待的芳心吧。

人,说到底,侥幸来到世上走一遭,总得活得有点人性,对自己好,对别人好,对大家就都好。如果我们人人都提防别人,甚至互害,那最终又有谁能得好呢,又有谁能逃的掉互害的结局呢。

近些年,我重进影院看电影或是在家看影视,已很少能有让我感慨的影视。能让我看着不瞌睡,从头到尾一气看下去的影视,屈指可数的好像只有《肖申克的救赎》、《老炮儿》、《天道》等这几部影视精品,还有这几天连看两次的《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