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新闻上一则来自近距离区域的消息:南山中兴公司一位网信工程师跳楼身亡。死者欧某,男,42岁。

次日新闻追踪又道:欧与其妻育有一子一女且尚年幼。在南山区有房有车。房贷早已还完。另在东莞买了套房,月供9000。

欧某年收入30万,从事财务的妻子,年入20万。

新闻消息对死因种种猜测:据说欧某前几天被公司领导劝其辞职,可能与公司间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亦说其岳母逼他买房,可能无法承受经济压力?又说与其妻不和种种……

不管怎样,死者,肯定是遇到了一个过不去的坎。

他的纵身一跳,一了百了。
纵使他的妻痛哭,纵使他年幼的子女从此没了父亲的呵护。可是这些都与死者已没有了任何瓜葛。悲痛,只会留给活生生的家人。

可是,蝼蚁尚且偷生,好死不如赖活呐!
到底遇上什么样的难处,便到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的地步?
到底是什么样的死结,他宁可抛妻弃子了此一生?
看他的家境,在深圳也不算差,就算遭遇裁员辞职,有居室,温饱也不成问题。大不了,买不起供不了的房,不买不要。大不了,以前的奢侈缩减些杜绝些,好好的活下去,不是比什么都重要?难道,那个死胡同里,真的是再也寻不见一丝缝隙看不到一丁点的生机?

以前听一朋友聊起她在华为做工程师的老公,做了几年,便托关系调离了岗位,去了后勤部门,因为觉得做工程师压力实在太大。
在深圳,岂止华为中兴工程师压力山大,生活在这里的人,谁人不是在快节奏中顶着高物价高房价求生存?
一份像样的快餐或粉面,至少都得三四十元。就连工业区里路边餐馆最简单的盒饭也要十块八块。
在这个城市,月收入三五千,只能站在温饱线上勉强糊口,这样的人,为数很多。
在这个城市,对着齐天高的楼价,只能仰酸了脖子望楼兴叹,租住别人在小区里的房在城中村的房也算是有了一个家,这样的人家,为数更多。
可是,如欧某这般收入这般家产的人,都无奈到跳楼的地步,这叫那些只能吃饱一日三餐租住在城中村农民房拚搏的人情何以堪!

不禁想起了远古那个苏武牧羊的故事。
苏武被匈奴扣押,被逼着在北海边上牧羊,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连只羊也不如,他竟然这样的活着渡过了十九年。
新闻消息说,欧某之妻提及欧某被公司领导叫去谈话被劝辞职,至再返公司到跳楼出事,前后也就九天时间。
古人可以忍着千难万险凭着信念苦撑十九年,现代的人却是一言不和一口气不顺连九天都撑不过,当真是越现代,人的心理是越脆弱!

此时此刻,原本该在健身会所的操房上课,半小时前才在会所群里得知消息因老师缺失课程取消。

大脑经过了一天的煎熬,在这夜幕下仍是混饨晕糊,便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

街灯下,人来人往,路边的店铺,透着或明或暗的光。

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游魂一样行走在夜间的大街上。

前面又一个求助乞讨者。

深圳街头,见惯不惊的风景。

然而当我走近了,却是不由的停留注目。

西装革履,还戴个眼镜。你见过这么斯文体面的乞丐么?

我倒是见过,在柏林街头,在洁净的人行道上。乞讨者身着整洁的休闲装,面目也是干干净净,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一点污垢,乞讨者就那么体面的跪在路边,胸前挂着个求助的牌。

不愧是发达国家,连乞丐都是很有素质。
只是对于有手有脚四肢健全宁愿不要尊严不劳而获的人,本人向来是报之以鄙视的飘过。

而眼前这个身着光鲜的乞丐,让人不禁疑惑,难道我大中华果真是经济水平已驰速发达到与德意志齐肩了么?因为这乞丐的档次显然比之柏林更上层楼。

我好奇的凑近了他的求助文字。
原来他本是贵州凯里一学校的数学老师。
儿子得了癌症,在深圳儿童医院做了左前胸壁切除手术。
现转至广州中山大学肿瘤附属医院治疗。
可是借光了所有亲戚朋友凑起来的钱,仍差十几万的治疗费。
无奈之下,这位父亲不惜放弃尊严,在这街头跪求路人。

真是一分钱逼死英雄汉啊!

再儒雅再伟岸之人,在无力与无助的汪洋里,那种紧紧抓住稻草的本能与无奈,倾刻间让人彻骨的体会到世间万水千山的艰难。


我问他,你为何不向你单位求助?

或者,你可以试着找一找此地的媒体?

他低着的头,丝毫不动,也一言不发。

或许,他已被这人祸打击得麻木了。


我离开,在他近旁十步之遥的地方站了大约十分钟。

其间,只有一位牵着孩子路过的母亲,拿了点零钱让孩子递给他。


来之前,不知这位父亲已跪了多久。

也不知,这位父亲在这里还会继续跪多久。

平日里上瑜伽课老师让跪坐,不到三分钟,腿脚便是疼痛难忍。

这位父亲的跪求,会是怎样的痛,又是要怎样的忍……


面对渺茫的希望,这位父亲是契而不舍的坚持着而没有选择灰心的放手,他虽跪着,却是让人心生敬意!

这几日深圳气温陡然下降,尤其是夜晚街头的寒,在海风的推波助澜下,让人禁不住的颤栗。


转过街角,走向车站。

灯火通明的家俬店门前,一个农民工挺直了身板坐在三轮车上,双手扶着车把手,仿佛一声叫唤他便可驱车出发的架势。

看来,他是长期在此招揽家俬店送货的生意。

不惧夜深,无畏天寒。这也是迫于生计的压力吧。


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每个人,都身负着众所周知或为人不知的压力。

但愿,我们都能在压力之下好好的活着。

但愿,我们都能穿过压力,虽是无奈却也要愉悦的,顺利到达天命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