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从青藏高原到黄土高原
谁沿着白河一步一长磕
犹如当年纵马驰过

白月亮
超大超白的月亮
明晃晃

小狐狸轻轻拜下
不要在月光里喊出我的名字
青史不记

可草场可荒漠可高山可平原
可姓李可姓赵可湮灭
然后绵延

贺兰山下夯土王陵
白石挡去风沙黄河流过面前
和一曲羌笛

如果你天生仅是一只狐狸
如何拥有狮子的勇猛
那远方传说中的狮群啊

叛服无常贪得无厌
屡败屡战马革裹尸
不负男儿头

狐之狡美红若火焰
连白鸽都魅惑
不觉已扑火

鸽子是和平和战争的哨声
比烽火传得更快
绝杀千里

那些白骨横陈至今
烈日黄沙过后散落在星星下
月华轻拢

一曲杨柳如江南
谁在说故乡谁在说异乡
谁在说梦乡

百年猎狐终成梦
男人的血女人的血
血花一样盛开

亲人的血仇人的血
都是故人的血
沃育了这片土地

狐狸不是猫
永远活泼不断重复
围着尾巴打转

只是修炼成人
也摆脱不了残酷的轮回啊
我的佛

秃发习儒骑射农耕
拓跋羌人吐蕃宋辽
谁是党项

所有的困惑与思考
长在点滴生活里
厚重如土地飘忽于风中

如此矛盾如此痛苦永无休止
狐疑是狐狸的本性
失了本性劫难渡

轻薄到膨胀的兴庆府飞了出去
还是没能颠覆永恒的大地
重重砸了下来

一地鸡毛
是的一地鸡毛
这是长生天的旨意

重文轻武内忧外困
成吉思汗的铁骑激醒了血性
还是党项

陵毁史无又如何
无定河畔的魂
回来了

荆棘遍地红花漫天
蝴蝶欲振翅
你还好吗

小狐狸深深拜下
你的眷恋早遗忘了名字
融入了土地

那么多的命运
谁以为过去了的鬼魂会缠住他
你在血液里

那么少的时光
谁以为还遥远的真相会窒息他
你在呼吸间

只是不再
月光下缠绵白石上铭刻
你已失了招魂的名

雨落大漠
纯爱吗深爱吗绝爱吗
都泡烂了

一身情欲至此殆尽
不再相恋不再相欺
万物生长

车过西夏王陵碑


不曾预料
只是乍然惊见

一路上山川连绵石呈七彩
不知可曾途经贺兰山
不知月亮山上明月圆缺
惟有天空湛蓝逼人

或臣中国,或窜山野
可姓李,可姓赵
你是拓跋

如果煎熬比眷恋更刻骨
烧去生死之间的余味
终于王业逆成天下更改
终于身功心孽浸透国祚

你的王国,砂石散尽风中
你的光阴,心血洗烫不平
如果渴望比岁月更绵长

魂附白石
那些流光中的梦

(所有音乐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