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相关史料记载,始建于清乾隆年间的草街子因码头而成街,它最初名叫安吉场。清光绪年间,嘉陵江发生特大洪水,安吉场被洪水冲毁。退水后,先民在安吉场建起草房,连接成街,于是便将安吉场更名为"草街子"。

如今的草街镇老街属合川区,地处重庆主城往合川的嘉陵江边上,真正的草街老街并不大,显得杂乱而衰败。

老街的房屋通常是一进三四间,推开一扇关闭的房门,就可打量一户人家的“大半个世界”。

在老街生活的人们,悠闲自得,在冬日暖阳下,有的围坐打牌,有的则生堆火围坐聊天。

老街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儿童,年轻人基本都外出打工去了。

这样的小卖部,现在很难看到了。小老板很热情。呵呵!

由于草街子是嘉陵江黄金水道的一个水码头,而且背靠华蓥山余脉西山坪、老岩头等山区,民国初年这里曾是土匪啸聚之地。土匪占据了草街子码头,拦江劫船,残害行旅,时常中断嘉陵江航道,令南来北往的船只苦不堪言。当时,嘉陵江流域曾经流传着这样一段民谣:“得活不得活,且看磨儿沱;得死不得死,且看草街子!”更猖狂的是,土匪还装备了一艘“炮艇”,在一只木船上架设了一门“牛耳炮”和“猫儿炮”,平时就停靠在草街子码头,一旦有船只经过,便先开枪警告,若不听招呼,就用炮轰,经常造成船毁人亡。

为平息嘉陵江小三峡及草街子一带的匪患,原合川县商会会长胡南先受众人推举成立峡防局,对嘉陵江及草街子一带的土匪实施清剿,并从土匪手里夺回了草街子码头,而草街子一带的匪患仍未肃清。后来,著名实业家、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接任峡防局长,他采取军、政双管齐下的办法,把肃清土匪纳入嘉陵江小三峡及西部乡村建设计划中,从根本上肃清了草街子一带的匪患,江边场镇草街子得到安宁。

当年草街生产队的保管室。

传说是以前革命时期的政府大楼,现在长期锁闭。我在门外想了不少办法,想进去一窥究竟,终究进不去,放弃……

站在老街,耳听着江水的涛声,看着一条石板街在山谷里蜿蜒,石木建成的房屋,如积木般参差排列在老街两旁。街上有小饭馆、茶社、种子铺、杂货铺以及烧纸铺。所有店铺里都静静的,没有讨价还价的市井声,没有匆匆的行人。

码头的水位碑。

随处可见的残破石碑。让我产生无限的想象,不知道石碑后面到底有怎样的故事……

褪去旧日的浮华,老街依旧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