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迎来了2017年年末的第一场雪。从东湖转到喀什噶尔古城,补充了一碗拉面,三串烤肉,背着单反,踩着嘎吱嘎吱的雪,独自徒步20多公里,沿途观雪景,回到疏勒县。那叫一个爽!

徒步到了央布拉克村,一簇残垣之上,寒鸦静静的立着。冰天雪地,无处觅食,正好用来思考……

红扑扑的小脸蛋,特可爱的一个小巴郎。

土曼河丛生的芦苇,在雪的相伴下,多了几分素洁。

雪后的高台民居,历经冰雪沧桑,蔚为壮观。

此时的东湖公园,宁静而神秘。

土曼公园,一棵孤傲的胡杨,经过多少冰雪,见过几许风霜,不宠不辱,不喜不伤。

喀什噶尔古城里这家的窗台,我每次来,目光都会被吸引。

古城里的小巴郎,看见我,欢快的冲了过来。

一对双胞胎姐妹,认真的吃着她们的美食。

正赶上孩子们上学。

“过来小朋友,给你们拍张照”

在城郊,遇见这个小帅哥。

忽然想起我小时候玩滑雪的快乐时光。

铲雪的小古丽

央布拉克村,一处古朴破旧的房子,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

穿越村子的时候,看见这小巴郎正费力的调整已经掉下来的链条。我上去帮他弄好,小伙子和同伴很开心。

三个可爱的孩子

央布拉克村的主干小路,不同季节,景观差异很大。这是12月16日雪后的景观。

这是11月5日央布拉克村的金色小路,美轮美奂。

每次经过央布拉克大桥,我都会停下来拍一下这条克孜勒苏河。

同事萨尼克孜,是位漂亮的古丽,她告诉我,“克孜勒”,维语“红色”的意思,“苏”是水的意思,红色的水,还有阿克苏,“阿克”是白色的意思,白色的水。

看克孜勒苏河不同季节的景观,不由得感慨物候的规律变换,天道的莫测轮回……

这是10月22日的克孜勒苏河,两岸树尤绿,由于气温仍不低,来自冰雪融水的河流,水量仍显,水质仍浑。

11月5日的克孜勒苏河,岸边的植被开始枯黄,河流流量明显小了,流速缓了,水质也清了许多。

11月19日的克孜勒苏河,已显露深秋的苍凉,岸边的植被,还有少许的黄绿残存,水面已经越来越窄了。

12月10日的克孜勒苏河,已是冬河,两岸萧瑟,清清的河水,默默的等待干涸,它定是在安静的期盼明年气温的升高,带来帕米尔高原的欢快问候。

这是12月16日雪后的克孜勒苏河。莽莽焉。

从我宿舍阳台拍摄南面的风景,已经成为我的生活习惯。

就知道看,你还不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