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朴树因在录音棚开唱弘一大师《送别》时失控大哭,上了 《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的专栏。文中提到,朴树的《送别》是藏在我们心里不敢碰的故事,谁不是一边不想活,又一边努力活着,对朴树来说是,对你我来说都是如此。👇


【荐读】朴树唱《送别》失控大哭:谁不是一边不想活了一边努力活着

  44岁的朴树再次上热搜了,感谢《人民日报》,让我重拾与朴树有关的记忆。
在我心里,朴树一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这源于我们在很多方面的相同之处,换句话说,我有他的影子。
知道朴树18年了,1999年,那一年,我在西安上大学,正年少,很巧,那一年,他在北京刚出道,26岁,风华正茂。

入学不久,寝室跟我关系最好的北京姑娘通过耳机把朴树的歌介绍给了我,整个大学4年,朴树的歌陪伴我4年,在最美好的青春时光里,他用干净纯粹的声音温暖了很多个或孤独或喧闹的夜晚,是抹不掉的青春记忆。《我去2000年》是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白桦林》、《那些花儿》……每首歌曲至今都耳熟能祥,《白桦林》上了当年的春晚,让他一夜成名,《那些花儿》被王菲林忆莲范玮琪等无数明星翻唱。

朴树的歌是脱俗的,舒服的,百听不厌的,时常在想,为什么朴树的歌能打动人,因为他是用心在歌唱,他和他的歌是合为一体的,人歌合一,他的歌唱的都是他的人生,他的生命,用心唱歌的人,总是轻而易举就能打动听众的心,无需超高的高音,无需花哨的编曲,只一把吉他,一颗心,便能把歌唱到人心里去……
朴树低调、内敛,却又纯真、诚恳, 不虚伪,他穿着随意,但随便怎么穿都能穿出一种独具风格的气质;他接受采访从不随意听从记者安排,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想说,怎么问也不会说;他拍照从不轻易听从摄影师摆弄,不换衣服,不摆造型,不假装笑,但每次封面照片出来,都很有型;他写歌总是发自内心,要么不写,要写就写真实感觉。朴树以他的方式与这个自大的世界对抗。

他对功利的世界反应缓慢,是因为要守住内心的柔软。缓慢,是为了不辜负自己和别人,这样的缓慢,特别动人。

朴树是特立独行的,他说: "即使全世界都变的丧心病狂,全世界都去抢银行,我也不会像他们一样,一如既往。"
真实,是这个时代的稀缺品,坚守本真初心,保持真挚纯净,永远都不过时,谢谢朴树,把脆弱唱给我们听。

44岁,已经不是少年,但他那种少年的沧桑感依旧未变,最打动人的依然是他的真诚,一点也不做作,他的音乐风格到了50岁可能还是这样,我们依然会喜欢。

我们喜欢朴树,是因为我们心里依然住着一个少年。他不断提醒我们,我们曾是少年。时间哪儿都没去,它只是我们的幻觉,在心里的某个地方,我们一直年轻着。

愿我们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