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兰(Greenland),是世界上岛屿的龙头老大,面积达210多万平方公里,《孤独星球》将之评为最值得去的10个地方之一。

格陵兰岛的字面意思为颇富诗意的"绿色的土地",但实际上却是冰雪覆盖的蛮荒世界。全岛约4/5在北极圈内,85%的地面覆盖着厚厚的冰盖、冰帽、冰原和道道冰川。绝大部分地区是人迹罕至之地,可谓"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相传大约在公元十世纪,北欧海盗"红胡子"埃里克因谋杀罪被流放冰岛,他孤身一人驾小船向西北航行到达格陵兰岛,在南部发现一片水草地,返回冰岛后,为诱使更多人随他前往,便宣称发现了一块"绿色的大陆",格陵兰名称便由此而来。实际上,埃里克并非登岛第一人,该岛在此之前就存在着萨卡克人、图勒人、爱斯基摩人。

格陵兰属于丹麦的海外自治领土,人口约5万多人。前往格陵兰,在丹麦使领馆申请申根签证时,应加签注"含格陵兰"。

  前往格陵兰旅行,有海路和航空两种方式。走海路通常是乘坐游轮公司的船只,按照既定线路停靠造访岛上的海边小镇和居民点。釆取航空方式,则需从哥本哈根或冰岛出发,由格陵兰航空或冰岛航空执飞。岛上的康克鲁斯克是能够起降大型飞机的唯一机场,为格陵兰的航空枢纽。由于岛上的村镇及居民点相互间没有公路相通,因此,小型的DASH-8型螺旋浆飞机或直升机就成为连接它们的主要交通工具。

  我是2013年10月从冰岛雷克雅未克乘坐DASH-8飞往格陵兰首府努克(Nuuk)的。飞机上,就我们同行的几个中国人,而且在岛上的旅程中也没能遇到中国同胞,毕竟,格陵兰还是旅行的小众之地。

  飞越大海,进入格陵兰,从舷窗外望,天空下是连绵不断的冰天雪地。

  努克(Nuuk),格陵兰语意为海岬,位于格陵兰西岸戈特霍布海峡口,格陵兰首府,也是格陵最大的港口城市,人口约1.6万。

  1721年,挪威传教士汉斯·埃格德乘坐"希望"号帆船,从挪威航行到格陵兰岛,在努克建立了第一个传教点并使之成为丹麦的殖民地。至今,镇内海边的小山丘上树立着汉斯的雕像,纪念他开疆拓土建市的功劳。

  努克镇不大,多为木屋建筑,但随着镇内出现一些企业,陆续建起了一些楼房。

  这些木屋都漆以红、黄、绿颜色,鲜艳夺目,给这块单调枯燥的土地增添了悦目的色彩和温馨的感觉。

海边一景。

  塞尔米齐亚岛是努克北面的努普·康格鲁阿峡湾中的小岛,岛上的山海拔1210米,在城市中的大部分地方都能看到。

  格陵兰岛没有树木,更多的是看到岩石上生长的苔癣类植物。

  黄昏时分,我们搭乘DASH-8飞往另一小镇----伊卢利萨特。起飞后十来分钟,突然飞机上报警铃声大作,报警红灯不停闪烁,机舱内顿时笼罩着恐怖沉重的气氛,机上乘客个个大惊失色。机长广播:飞机发生故障,需返航努克。20分钟后,飞机平安降落机场。机场宣布,因故障今晚航班取消,明晨再飞,并安排入住镇内最好的四星级酒店,提供免费牛排晚餐。伙伴们说太可怕了!我安慰道:应是太幸运了,大难不死 必有后福,上帝会补偿我们的,今晚肯定有极光。果不其然,步出候机屋,奇迹出现了,天空飘起了道道极光。

  当晚极光很强,大约为5级,而且时间长,延续了3个小时。

  由于不熟悉当地地型,缺乏交通工具,而且担心极光稍纵即逝,我们只能在机场外的停车场就地架起相机,进行拍摄。

  极光冲天而起

  漫卷的极光在苍穹搭起两座横跨天际的"极光桥"。

次日清晨,我们再次登上飞机。天边泛现粉红的色彩。

俯瞰大地,无边无际的冰原。

太阳出来了,给冷寂的冰原带来了一片温暖。

  在初阳照射下,冰原和水面浮冰闪烁着神秘的亮光。

  伊卢利萨特(Ilulissat)是我们主要的旅行目的地,它是格陵兰的第三大定居地,人口约4000,也是格陵兰最受欢迎的游览地点。它位于格陵兰西岸,北纬69度,北极圈内以北200公里。

套句俗话:不到伊卢利萨特,等于未到格陵兰。


  我们入住海边石崖上的北极酒店(Hotel Arctic),就是照片右下角的那几排红色两层楼房。它是世界上最北的星级酒店,四星,非常著名。虽然价格贵,但在旺季时非常抢手,一房难求,需要提前几个月预订。最令人难忘的是其自助餐,150元人民币/人,在北欧那叫太便宜了,北极甜虾仁和各种鱼任吃,实在太美味了。

顺便提一下,格陵兰的航班和酒店都不多,欲去最好提前几个月甚至半年预订,否则即便有也会价格暴涨。

  伊卢利萨特的旅游项目较丰富,根据不同季节有所不同,如直升机航拍、乘船出海观冰山、乘船观鲸、徒步环游看冰山峡湾、狗拉雪橇等等。在定居地还可参观教堂、以著名极地探险家克努兹·拉斯穆森童年住所设立的博物馆。

旅游项目可事先在网上预订,也可到当地再参加。伊卢利萨特有小旅行社,组织和安排各种旅游项目。我们选择了三个项目:乘直升机巡游、乘船出海观冰山,徒步环游。因为,这是全方位观赏伊卢利萨克的海陆空最佳组合。

空游,我们选择的是60分钟的航程,因为这能够有充足的时间从空中俯瞰拍摄,并能够在冰原上降落近距离感受蛮荒冰原。


在峡湾处的成片相连的浮冰。

  飞机经过一段飞行后,降落在一处冰原上。驾驶员介绍这里冰层厚达500米,冰层和石头、泥土夹杂在一起。冰原上用小石块围成一个圆圈,作为可供识别的直升机停机坪。

  我们在冰原上和直升机留下难忘的合影。

  稍停片刻,直升机再次起飞,向茫茫的冰川飞去。只见眼底的蓝色冰峰如山似塔,层层叠叠,无边无际。

  一道道的冰裂如同遍布在冰原上的累累伤痕。

  俯看这些冰川似乎不高,然而实际上是一种视觉差。据说,格陵兰冰原的平均厚度有2000米,如果融化,可使全球海平面上升7米。

  直升机转向海边峡湾飞去。由于和驾驶员相谈甚欢,而且已是当日最后1次飞行,他爽快地答应多飞一点时间,带我们多看点地方。

  时近黄昏,冰山和海湾的浮冰在夕阳映照下更显壮观。

峡湾冰山在海上飘浮

夕阳下的冰山。

  俯视着莽莽冰原和冰山,真的感觉面对恒古的大自然,人类实在是太渺小了。

  飞机返航,飞临伊卢利萨特上空。山坡上、海湾边错落的五彩木屋就象童话中的小人国。

积木般的建筑物

  北极酒店和峡湾中航行的船只。

  夕阳渐沉,峡湾染成红蓝两色。

  突然间,落日余晖透过云层,将万丈光芒射向海面,蓝色海面金碧辉煌。

  夕阳终于落入海平面,余晖如金色丝绸飘带悬挂天际。

  蓝色天鹅绒般的夜幕降临,点点灯火倒映在峡湾里如梦如幻。

  淸晨,朝霞唤醒了冰雪大地。

  远处的海上冰山黄灿灿,宛如硕大金山。

金山奇观。

  红蓝黄的完美组合

  陆游(嗨,怎么弄成了诗人名字),就是在海岸上徒步游览冰山峡湾。伊卢利萨特一共有三条徒步线路,分红线、黄线、蓝线,都是围绕世界遗产伊卢利萨特冰峡湾展开的。红线行程约1.5--2小时,黄线行程约2小时,蓝线行程约2--4小时。从小镇出去有木栈道,走完木栈道后,每一线路都会在相隔不远用红、黄、蓝油漆标出该线路的指路标志。因此,不需导游也不会迷路。

  我们选择了最经典且行程长短适中的黄线。天气阴沉,云层较厚,阳光偶尔从云缝中钻出,洒在海上冰山一角。道路并不难走,沿途景色美不胜收。

  途中经过因纽特人的定居点遗址---塞梅米尤特(Sermermiut),这里曾经是格陵兰最大的因纽特人定居点,而且保存有格陵兰西部三个石器时代的痕迹。

  我们最后小心翼翼地爬上了一处冰雪覆盖的山坡,登高望远,冰峡湾尽收眼底。

  近处,一座座冰架濒临小海湾,它们将慢慢与冰川脱离,形成冰山向大海漂去。

  返程下山时,远远望见一艘快艇正从海上向岸边疾驰而来。

  原来是一位因纽特人捕获了一只海豹。只见他拔出匕首,三下五除二地开膛破肚处理了他的猎物。 过去 ,他们海上捕猎驾驶的是独木舟,而今与时俱进,开上了汽艇。  

因纽特人即是爱斯基摩人,他们的祖先1万多年前从亚洲北部渡过白令海峡或通过冰封的海峡陆桥到达北美洲。他们属蒙古人种,矮个,黄皮肤、黑头发,以渔猎为生,食生肉,因此印第安人称他们为爱斯基摩人,即"食生肉的人"。但他们并不接受这带贬意的称呼,称自己为因纽特人,即"真正的人"。基于尊重因纽特人的饮食文化和习惯,他们可以捕杀鲸鱼、海豹等作为食物。因此,在伊卢利萨特可以吃到鲸鱼、海豹。

  海游,是乘船巡游伊卢利萨特冰峡湾。伊卢利萨特,在格陵兰语中意即"冰山"。该冰峡湾是少数几个通过格陵兰冰冠入海的冰河出海口之一,也是世界上最活跃的冰川之一。伊卢利萨特冰峡湾2004年被录入《世界遗产名录》。

  巡游冰峡湾的游船有大有小,航程和时间也有长有短,既可参团,也可包船。我们选择了8小时巡游,以便在海上观赏和拍摄日落。

  伊卢利萨特冰峡湾长40公里,从格陵兰内陆冰帽向西流到接近伊卢利萨特的迪斯科湾。它在东面的源头是著名的雅各布港冰川,该冰川是北半球流量最大的冰川,也是世界上移动速度最快的冰川。

  雅各布港冰川每天流动20--35公尺,每年200亿吨冰山崩裂和排出峡湾。这些冰山体型庞大,高得在峡湾搁浅有时要等待多年才被峡湾上流冰川和冰山的力量冲破。破裂的冰山流出大海后往北再转西,流入大西洋,较大的冰山甚至要到北纬40--45度才溶化。

  游船在峡湾的浮冰间穿行,一座座形状各异的冰山漂浮在海面上。

  冰山很高,浮出水面约有几十米,但这仅是"冰山一角",在海面下还有着更大的体积。据说,撞沉"泰坦尼克"号的冰山就是从此流出的。

  10月的海上,寒风凛冽,在甲板上呆不多久便会觉得寒冷刺骨。但面对如此壮观的妙景,必须坚轫地守在舱外拍照,时而进入舱内待身体渐暖后再出外观景拍摄。

  冰山的裂面上呈现各种纹路和洞状的凹面。

  船只驶近冰山,立即有一股更冷的寒意袭来,不时还能听到吱吱的冰裂声。

  偶而,一些冰面会从冰山上坠落或滑落,扬起一片雪尘,落入大海时掀起一片浪花。太靠近冰山是存在危险的,如遇大面积冰山崩落,激起的海浪可达数米甚至十几米,足以掀翻游船。

  黄昏时分的冰峡湾。

  从这幅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冰山未崩裂的冰面与己崩裂坠落的冰面。

  冰山从顶端中间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缝,这是冰山崩裂的前兆。我想,要不了多久,这座冰山就会兄弟分家,一分为二。

  巨大的冰山和海面上的浮冰带。

  冰山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