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注定是你我生命中无法湮灭的记忆;

2017,注定是你我生命中无法忘却的岁月;

2017,注定是你我生命中无法逃脱的涅槃;

2017,注定是你我生命中无法远离的考验;

2017,注定是你我生命中无法避免的跋涉…

站在2017的岁尾,回首来时的路,有悲伤,有喜悦,有颓废,有振作,有很多很多坎坷,很多很多的失落,但更多的是信心与希望,对未来的渴求与向往…

庆幸的是,我们走过来了,不管承受了多少的伤痛,我们走过来了,面带微笑走过来了…

感谢共同度过的时光,感激互相坚守的爱情,感恩一起走过的那些旅程和那些日子,你的,我的,我们的2017……


二月·镇江西津渡

【梦里江南】


雨润烟柳,

曲巷寂寥,

斑驳的青石板悠然走远,

仄仄足音,

依依流水,

不知见证了多少唐诗宋词,

趁云淡风轻,

挥一挥水袖,

一缕眷恋便从心底泛起,

枕着梅边笛声轻吟梦里水乡,

是怎样的一往情深,

怀想不如相见,

站在江南门口,

烹一盏新绿煎茶,

便闻见江南的味道了…

三月·东禅巷老酒厂

【走过江南的老巷】


走过江南的老巷

丢一段古诗词在梦的远方

记不清你是哪年的的白墙青瓦

风雨 是否改变你的模样


走过江南的老巷

留一束思念在谁的心上

记不清你是哪年的黄尘古道

酒香里能袭来 沉淀的芬芳


走过江南的老巷

洒一帘烟雨在月色的荷塘

记不清你是哪年的清风水袖

甩成一道 生生世世的眷恋


走过江南的老巷

掬一把炊烟在归家的船上

记不清你是哪年的樯橹风帆

回航

我穿越千年的故乡

四月·新疆

【牧野神话】


拴无际的心情在草原上独奏一曲

失脚的陨石便从横笛的另一头吹了出来

连同突然记起的标点符号

拼成一个被囚禁的主题而终被晨钟敲碎

楚歌四起

原谅我不敢触摸身边的仙人球

我还得踏上命定的旅程

小心翼翼寻那个神话的根由

四月·新疆

【芦苇的相思】


芦苇的相思

停留在月色拨亮的灯光

我在一棵树的低吟下沉思

时令与谷雨季节错过

我知道 谁也没醉

如果岁月和我沉沉睡去

总有一束思念

离我的诗歌最近


芦苇的相思

越过红尘万里

我酒酣的歌声 无法逃离

一顶油纸伞 就

撑起塞外烟雨

撑起南唐后主梦中的江南

我把吴侬软语的歌声唱给谁听

谁能拢住清晨的滴露

谁能留下风醉乱舞的琴弦


芦苇的相思

比我的身影还要消瘦

记忆总是

越过今夜狼藉的杯盏

不是所有的都能忘却

我在时光的孤灯里 洒落

一江春水

静听

千年外的那个人

弹奏一曲春花明月夜的哀愁…

四月·新疆

【醉西风】


看不懂这个季节

看不懂因何而起的西风

远天怒海惊涛

一匹瘦马惊慌失措地逃远

细数来自久远的陨石

嘶哑的离歌深藏于胸

看来路 寒鸦掠过

枯藤褪尽燃烧

温热苍凉的酒


转身前已经遗失了琴弦

沧海渐冷

剑气如霜

无人仰天长笑

不必叫醒沉睡太久的江湖

沙尘滚滚

云之上

弹一阕散乱的离骚

时间便醉话连篇


油纸伞撑开的是上辈子的江南

只有黑发里漂浮的乡音

才透着深秋般的眷恋

捡拾影子的人

像一缕游魂

静立凛冽

衣襟的山河荡开

阳关西去

羽扇纶巾的风流中

捡拾一把破旧的酒葫芦

醉了风尘

醉了西风

四月·新疆杏花沟

【牧童遥指杏花村】


杏花枝上著春風,

十里煙村一色紅。

若問當年沽酒處,

竹籬西去小橋東。

四月·新疆乌尔禾

【夕阳西下】


喧嚣像黄沙一样

向四周侵蔓

我骑在喧嚣的边沿寻找


轻烟老树寒鸦

小桥流水人家

连同一点飞鸿

早成了神话


西风照刮

残霞照艳

夕阳西下

断肠未必在天涯

只是瘦马贫瘠了上千年

早已成了锈蚀的骨架

四月·新疆

【奎屯·布衣江湖】


烈日 苍山 荆棘

落木萧萧,落花无声

唯你

布衣独行,黯然销魂

一入江湖便是一世江山

一骑红尘便是一生回忆

江湖无非刀光剑影 恩怨情仇

江湖无非马嘶风啸 剑气裂帛

唯你

江湖只是悄然独饮

拂袖笑酌,饮尽豪情

荡气回肠,生死相依

一杯酒笑傲人生

一杯酒轻许流年

一杯酒释然了厮杀

一杯酒惬意了情仇

一杯酒挥别了潇洒

一杯酒迷离了来世…

唯你

只给漫漫江湖留下一抹萧瑟的背影

独行

笛声寂寞依旧

伞下清风依旧

布衣依旧 江湖已远

布衣依旧 天山无剑

天涯独行甚好

冷看风云谈笑

唯你

不曾相忘,三生石上的诺言,

只为相忘

这永远无法忘记的江湖


四月·新疆


【大漠风】

大漠风

割碎楼兰的旧梦

向着狼烟升腾的远方

向着望眼欲穿的乡愁

流浪


驼铃如此悠长

摇曳着秦汉的风月

穿越天山

穿越丝绸古道

牧羊塞外 射杀天狼

一路向西

去参一指不老的禅


竹简埋在浩瀚的干涸里喘息

双手弹不动岁月的传奇

而你

轻巧横笛一曲

奏响阳关三重

飞舞着墨香的音符

渴望着江南一坛九月九的女儿红


你的足迹走不出戈壁滩的荒芜

一些隐匿的文字还遗漏在大漠深处

酿成了东南西北的风尘

只有

你的一袭红衣

我的一段残诗

撕开四周深深浅浅的秋凉

让醉人的长调

在大漠风中

拨动心弦

拨动情殇


四月·新疆赛里木湖


【你来 我在风雪中等你】

赛里木的雪

安静的很小心

清冷的眼泪

冰痛了谁的希冀

  

那一年 那一天的风

冻结了青涩的岁月

你的背影

凝成琥珀里的风景

伤心的很透明

  

我在苍茫里轻叹

放不下

一个季节的牵绊

又见雪飘过

这场雪

可曾浸湿了你的回忆


你走的时候有风有雪

我来不及送你

要是你来

不管多大的风雪

我就在这里

等你

四月·新疆戈壁荒滩

【风从西来】


风从西来

雪山影影绰绰

戈壁依旧枯黄

荒漠残墟遍地

夕阳孤鸿四起

脚印早没了踪迹

趟过的土地黄沙漫天


风从西来

魔鬼城飘荡着

古老部落的传说

一个部落为太阳而来

一个部落为月亮而去

图腾代表不了什么

迁徙的生灵

终究挣扎于上天赐予的楼兰之城


风从西来

生命的轮回

不仅仅是来来去去

一样的悲欢离合

有着不一样的喜怒哀乐

无声的惨烈中

只有那天山雪

只有那戈壁沙

总是默默无语

任你来去

四月·新疆

【赛里木湖·冰湖之恋】


牵手的一瞬间

初春和积雪撞了个满怀

季节不在我的预料

扰乱了我平静的脚步

思念的泪水并没有那么咸

哪怕是传说中的

最后一滴眼泪


距离拉不开

生生世世的手

喜欢这个清冷的日子

喜欢这个清冷的湖面

喜欢这个清冷的天空

就如

当初喜欢你这个稍显清冷的名字


站在你身后

我想起了切丹和雪得克的爱情

以及你我的故事

此时阳光从远处的雪山走来

停留在你的发梢

于是

回忆逐渐变得缤纷

落进赛里木的层层涟漪

风情万种


笛声奏响另一种孤独

朝朝暮暮的心跳

其实和梦境无关

你努力把自己想象成一只飞翔的鸟

那么好吧

我愿意相信

你飞过了天山

你飞过了塔克拉玛干


只是我的笨拙

让我无法抵御呼吸的失重

和心跳的一次次加速

我只能和你十指紧扣

想象着春暖花开的时候

我站在消融的冰雪中

踮起脚尖

让爱

更高一些

五月·临海古长城

【城外】


枕着宋词的余韵

辗转反侧

你不介意城外

哪个是吴山越山

哪条为汴水泗水

用醉意复制千年的诗意

浔阳江头的明月还在么


江上未觉舟摇

楼上鲜见帘招

黛瓦粉壁马头墙擦肩而过

倒映水中的江南古韵

被一杆长篙久久拨动


箬笠下的古渡斑驳千年青花

楚天的烟波中

想象柳七的兰舟无人催发

梅子黄时雨

老巷早已一身湿漉

乡愁如水

桨声灯影把一曲老腔唱得有些拖沓

寻店家爱看酒旗斜矗

六朝旧事温着天井一壶清茶

看澄江似练斜阳归棹

城墙不老

我亦不老


五月·临海红脚岩

【对不起亲爱的,我还欠你一袭婚纱】


对不起亲爱的

我还欠着你一袭婚纱

这么多年来

听着孩子们的笑声

看着你有些疲惫的身影

我很幸福

只是歉意久久围绕


年轻时总是憧憬一场浪漫的婚礼

你穿着雪白的婚纱

走过鲜花盛开的绿茵

缓缓向我走来

这一刻我等待的太久

这一刻我等待的太艰难

等我拥你入怀

已是半世烟雨

已是两袖清风


别说梦想中的场景

更别说你身披婚纱的隆重

有的只是简简单单的祝福

和终于能够长相厮守的承诺

你不再年轻的脸上依然充满笑意

你说

婚礼只是一个过程

重要的是

哪怕前路遍布荆棘

你我也要携手今生


一路走来风雨兼程

一路走来坎坎坷坷

幸好你一直守在我的身边

幸好已经走出最初的困境

可我依然

欠你一个承诺

好想静静给你讲述公主的故事

好想轻轻给你披上洁白的婚纱

然后告诉你

我会用一辈子

还你

六月·宁波天一阁

【六月雨】


待你白发如雪

走进溅起书香的守望

这里曾经

藏着千年历史的秘密

藏着江南偶遇的那段传奇


恰似雨的温柔

思绪幻化成连绵不断的旋律

不见夕阳

只见一袅炊烟

那是搁浅在千里之外的来生缘


六月的天空雨一直下

我仍在月湖畔梦里寻花

梦见乾隆醉卧灯前

梦见自己天涯仗剑

雨冰冷

一枕醒来

依旧

小桥流水人家

六月·宁波书房酒店

【寂寥的夜晚,把回忆读成一本书】


灯 温柔地睁开眼

淡淡附于夜色之上

照见你的双眸和双眸中的书


方块字排成诗行

静静的矗立在泛黄的纸上

老旧的留声机快转不动了

嘶哑诉说着久远的故事


你沉默地坐着

怕惊醒夜色

眼神在书页上反复的游荡

却不知自己在等待什么


莫非,是在等我

等我来倾听你的心事

等我来与你把盏闲话

或者 你只是偶然陷入沉思

灯光和灯光不及的盲黑

黑的看不见心跳


不经意的一缕晚风拂来

轻轻浅浅的翻过书页

我看见一首诗的最后两行

写道:

寂寥的夜晚

把回忆读成一本书

六月·宁波

【宁波·夜雨传说】


飘进了伞底

是否

为躲开落叶的哭泣

杯中

寻不到咖啡的气息

在哪座城市

苦苦寻觅

  

敲打着玻璃

模糊了

远去的背影

褪色的衣裙

能否

舞出昨日的美丽

  

轻翻着一本旧书

惊醒了回忆

传说并不遥远

只是烟雨

淹没了你

今夜的足迹…

  

六月·宁波

【回不去的旧时光】


时光匆匆

摆在梳妆台上的年代

久远的发黄

往事

像一张张没有冲洗的底片

模糊地留在心底

我们

总会忘了提起

那种梦里都不会出现的忧伤


当我打开记忆的盒子

你便来了…

千山万水

风尘仆仆

看着你淡淡的微笑

我心疼地哭了

只因你弱小的身躯

曾如此艰难地踏过

爱的深浅

恨的坎坷


岁月

面无表情书写着历史

你一直走在白发缠绕的年轮里

我知道你是怎么来的

可我不知道你该怎么回去

憧憬太远

回首太短

在你身后

是那再也回不去的

旧时光


六月·宁波蓝带西餐厅

【西餐厅的旗袍女人】


一袭旗袍

定格在唐宋的经典

两袖轻风

羞煞了江南的雨烟

红颜只是一指流沙

苍老才是一段华年


假如还有思念

你的思念 是否

残留在我点墨的素笺

我将思念焚散

散尽的又是谁的挂牵

缘起缘灭

弹指一挥

风化了那曲断弦


远眺 万重云烟

细思 三世情缘

文字终究太浅

我虔诚在佛法无边

不要说你已修行千年

无爱也无厌

凹凸的妙曼

早已将你的爱意浮现

玲珑间

酒 醉了谁的眼

七月·家乡铁路

【亲兄弟】


亲兄弟

永远别长大

长大后

我们会陆续离家

从此

我们难以同炕入梦

我们不再嬉戏玩耍

亲兄弟

永远别长大

长大后

我们会各自成家

从此

我们难以同锅吃饭

我们难尝彼此的酸甜苦辣

亲兄弟

永远别长大

长大后

我们会四海为家

或许

我们天各一方

或许

我们咫尺天涯

今生有缘做兄弟

不管风雨有多大

我就想听你再说一句话

哪里有你

哪里就是我的家


七月·酒厂文创园

【亲兄弟II】


终于

你的目光和我相遇

在这炎热的夏季

布满蛛网的墙壁

透着岁月的痕迹

我站在蒙灰的镜子前

眺望未来的自己


你身后的行囊装载着远方的希冀

我期待着酒与知己

我期待着彼此的对弈

你被匆匆赶路的旅人簇拥着向后

我也随着你磁带般倒转回流年往昔

手中夹着一根断掉的香烟

就是过去与现在的距离


你看见我

像阳光点燃大地

我轻轻招了招手

你仍然看到了默契

不论时隔多年

不论相距多远

你我都是

永远的亲兄弟


七月·郊外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


小时候

常常听妈妈给我唱: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慢慢长大了

慢慢也成为了妈妈

月亮依然穿行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

晚风中却少了一些快乐的歌声

高高的谷堆再难寻觅

妈妈的故事湮息在过去的记忆…

那么好吧

挑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我的孩子们

让我们的思绪穿行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

让我们的歌声在清凉的风中回荡

我们坐的更高

我们走的更远

风儿拂过

妈妈的故事又轻轻地

轻轻地

泊在耳边…


七月·酒厂

【念亲恩】


我们渐渐长大,

父母慢慢变老,

流逝的岁月,

早已在父母脸上刻满沧桑,

曾几何时,

我们年轻气盛

无法理解父母,

直到有一天,

我们也做了父母,

才深深体会出,

养儿方知父母恩这句话,

所蕴含的一切,

时光荏苒,

光阴染白了他们的黑发,

岁月压弯了他们的腰,

父母给予了我们生命,

抚育我们成长,

我们又为父母付出了多少?


八月·坝上

【斗酒仗剑行天涯】


扬鞭

策馬

仗劍行俠

斗酒不論詩話

凜然

堅定

快意恩仇

錦衣夜行天下

且不問

前世今生可有掙扎

光陰彈指老

又何必計較

恩怨四散天涯

八月·坝上

【琴心剑胆自逍遥】


挑是非恩怨

天涯花落多少

盛爱恨情仇

跃马仰天长啸

洒离合悲欢

碧波狂涛难湮千年一叹

一缕悲绪

几年离愁

一份痴情

生死相许

一壶浊酒

半梦半醒

一片江湖

烟雨凄迷

回眸处

沧海一声笑

几度夕阳山外飘

看今朝

无怨无恨

倚剑自逍遥

八月·坝上

【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


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已经离我们如此遥远,那是我们的父辈和母辈经历的沧桑年华,我无法穿越那个火红的知青年代,我只能用我的方式,向我的父辈和母辈致敬,向他们曾经火热的青春致敬!

八月·坝上

【醉秋】


一泓秋色

映入女人的眸

醉了江山

醉了轻岚

丰腴的黄草叶上

尘封了时空的扉页

一缕清风

拂过枝头的花果

挂在塞外的烟柳

一道秋水

千转百回

拈起微笑的花簪

轻抚温暖的容颜

任精挑细选的脂粉

撒落心间


八月·坝上

【落红尘】


一管洞箫几许怅然

半卷残诗数声琴音

青丝已成雪

问君何时归

穷一生相濡以沫

倒不如相忘于江湖

道不完恩爱情仇

弹不尽世事纷扰

听断弦

却难断此生痴缠


何时你能一笑倾城

我伫立于

你承诺的指尖

苍苍茫茫

看不清

凡事清与浊

哪处繁华笙歌落

纵使他人空笑我

长啸掩寂寞

落红尘

闻清音

此情任蹉跎

八月·天津意大利风情街

【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

有一首经典的【老歌】,流行于20多年前我们相识相恋的那段时光,街头巷尾都在传唱。这组照片姑且以那首歌曲的名字来命名吧,向曾经的经典致敬,向曾经的青春致敬,向青涩不懂爱情的初恋致敬…


千百惠【走过咖啡屋】

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

忍不住慢下了脚步

你我初次相识在这里

揭开了相约的序幕

今天你不再是座上客

我也就恢复了孤独

不知什么缘故使我俩

由情侣变成了陌路

芳香的咖啡飘满小屋

对你的情感依然如故

不知道何时再续前缘

让我把思念向你倾诉

我又走过这间咖啡屋

忍不住慢下了脚步

屋里再也不见你和我

美丽的往事已模糊


八月·古北水镇

【江南】


撑着油纸伞

漫步在宁静的石桥

青砖碧瓦间

摇橹的船娘吴韵呢喃

风铃脆响绕梁

那是江南

如诗的江南

  

细雨寂静

绵长

谁弹起了琵琶

低唱起评弹?

木雕窗边微微抬头的绣娘

悄悄张望

一眼

便看见了江南

那是江南

如曲的江南


独自莫凭栏

最怕

追忆流水间的风流惆怅

最怕

杨柳风拂起的蒙蒙烟雨

那是烟波浩渺的江南

那是愁断人肠的江南

那是我魂牵梦萦的

如画的

江南


十一月·永嘉隧道

【人在旅途】


在那个陌生的隧道

寻找一个

最熟悉的身影

等着你打开记忆的箱子

倾倒过往

从尘封的往事里

拣选某些刻骨铭心的珍藏

偿还这一世的夙愿

此后

便一路风雨兼程


曾几何时

莽撞中踏上漂泊的旅途

轻狂傲慢的心

坠在风尘上眺望

云一般岁月

水一般时光

不经意间

容颜已在秋风中泛黄


我没想到

爱情原来可以如此消瘦

瘦的竟然露出

你臂弯里

伤痕累累的故事

我只有整理行装重新上路

用锻造过的诺言

为每一个流浪的故事作陪衬

所有的过失

都在驻足停留

而我

还要继续往前走

执着这一次

漫长孤独的旅行……

【后记】最后一组照片,是妻动完胸腔肿瘤手术的第二个月,勉强能走动。想着她整天一个人呆在清冷的家里,就想周末带她去楠溪江边走走,久不出门的妻高兴的就像孩子一样的期盼,少有血色的脸庞也泛上了红晕。天气很好,车盘旋在楠溪江边的山路上,因为开通了高速,这条老路便少了拥挤,多了静谧,似乎只有我们俩在天地和秀水之间。妻坐在身旁,静静看着两旁倒退的风景,我的余光瞥见她的侧影,很美。

车拐过弯道,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老旧的隧道,一排昏黄的顶灯在斑驳的洞壁上构画出一圈圈迷离的光影,看见我眼中闪烁的光,妻轻轻地说,想拍就拍吧。

于是,停车,拍。没有特意准备的服装,没有精心打造的妆容,没有灯光,也没有道具,只有一个柳条的行李箱,妻提着沉重的箱子,配合我拍了好长时间,不停的走动,不停的摆姿势,没说一句话。等我兴尽关机,才发现妻的脸色有些惨白,隧道内浑浊的空气让动过肺部手术的她不停的咳嗽,虚弱的无法言语,瞬间,强烈的内疚袭上心头,我不只是一个摄影师,最重要的,我是一个丈夫,其实,一组好作品,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重要,我最想要的,是你的健康平安,是你我一起走过2017,走向白发苍苍…





作品:绝色·印象

首席模特:欣霄

客座模特:佳彬 格豪

纪录时间:2017年1月至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