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4


去乌海


天空灰暗,田野寂静

玉米不知回到了谁家的屋檐下

在去乌海的路上

有一只倦飞的鸟,它停立在芦花之上

有一列绿皮火车,它蜿蜒在时空之外


此时,薄光弥漫车厢

那些在光影里

浓妆淡彩的男女老少

有人在纷纷退场,有人在粉墨登场


唯有一中年男人

他躲在这人间灯火的暗处

自顾自地,用枝丫和石头

修补着他内心的寺庙


多年以后…


大雪纷飞

我从乌海路过

恰好看见这个男人

他体内

一群被惊飞的鸟雀

——2017年12月14号下午茶时


给芦花


我爱过你慌乱的青春

爱过你隐忍的成熟

爱过你在枯黄里面

如雪的白


也爱过——

你在清晨里的烟雾袅袅

和你在黄昏里的

满面烟尘


而现在
我只爱你与泥土一起
朝朝暮暮、生生死死的
每一个春秋
——2017年12月20号清晨


小毛

那个叫毛惠清的女人
一直安静地躺在我手机里
这一年来
她的号码从未响起过
她的微信从未闪烁过
她只是以一个符号
安静地存在着

今天在按摩店
老板边给我按摩颈椎边和人说话
……那天还看他好好的
世事无常啊
我突然拿过手机
以最快地速度删除小毛
然后关机……

深夜十二点
织毛衣、看书
窗外飞雪越来越大
黑夜被枯草埋得越来越深
我突然想起那个叫毛惠清的女人
正好死于一年前的今天
——2018年1月3号深夜


雪落下来


黄昏,打开窗户,冷风和飞雪

便一齐,挤了进来

风穿过茉莉的枝头
吹乱了书页,吹落了花朵,吹走了一个女人
她生死不明的昨天

现在,那朵淡紫色的茉莉
它被窗外的落雪,越埋越深
越埋越白

和落雪一样深的
还有那个女人
她内心越来越大的漩涡
——2018年1月9号午后


在细微中


后来,那个女人

她很少写诗了

更多时候,她只是专注于
冬日清晨的一缕阳光
专注于阳台一隅
那一朵小小的茉莉花

白得那么晃眼。白得那么纯粹

花开时节,她去买菜做饭
花落时节,她就沿着那条长长的河堤路
来来回回地走

走过一块被积雪覆盖的
草地时,她看见一群麻雀
绕着一根电线扑棱棱飞来,又扑棱棱飞走

她看见不知谁家孩童
在阳光下,正在踉踉跄跄地
扑向妈妈的怀抱

她听见阳面土坡上的种子
在泥土里面
霹剥作响

那个时候,人世寂静
万物消融
很多灰尘在簌簌下落

很多事物,被一一安顿
——2018年1月12号午后匆忙于阳光中


救赎


在电影院

我右边的那个女孩
她吃瓜子、喝可乐、说话
还咯咯大笑

中途几次,我想转过身去
看看她的模样。然后
再告诉她
一个人心中的雪
还有远意

但我什么都没有做

走出电影院
在东大街
恰好遇见,一场大雪
对一个中年女人, 她内心的
完美救赎
——2018年1月21号清晨于匆匆


再遇大雪


雪花经过芦花时
落得很缓慢,很认真

没有比雪花
更能让芦花,将这场孤独
深陷于一场白的叙事之中

没有比芦花
更能让一个人,将她内心的厚茧
袒露于这场大雪之外

我说的是这个冬天

在这个冬天
我已经不再写一些句子

不再给你说起
风吹过六月的黄昏时
那只停在风中
被暮色打湿的蝴蝶

不再给你说起
那个女人
她走在路上时
突然的泪流满面

雪花落下来时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北山上的叶子落满山坡

那些在春天里新长出的叶子
和黄昏里升起的鸟鸣
还有那么多,欲言又止的夜晚

它们和一棵草尖一起
都被这场雪
重新认领为亲人

多年以后,当我以一个陌生者的身份
再次出现在安宁西路时
老五,请你务必在大雪纷飞之时

从人群的深处
找出那个身穿绿衣
如雪一般的女子
——2018年1月27号清晨匆忙于大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