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古村,似一本静极静极的书,也是一本寂寞的书,一本孤独的书,它只是一本一个人的书,讲述着这个村里有个媳妇。

出镜/文字:梦雅

场景:玉环古村

  她银钗将长发挽起一个简单的髻,一袭红衣散发出浓艳的气息,衬得她妖艳惑人,衣裙上绣了金纹,华丽雅致,犹如盒中绽放的烟花,手拿竹蓝,迈着轻盈的脚步来到小河边。

  河水很小但很清,她当镜子看看自己的容貌,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理了理自己的髻。

  在水里冼起了衣服,泼起了水花,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蹲在河边神志悠闲地看着前方,太阳快要落山了也该回家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阵风吹过,叶子和柿子就随风摆动,红柿子时而躲进绿叶里,时而又露出红红的脸蛋,这让她觉得柿子好像在和她捉迷藏一样。

  停下脚步抬头仰望,红果配绿叶,真是美极了。

  情不自禁随手摘了一个,放在嘴边真想咬它一口,又舍不得吃,看看又红又大的柿子好漂亮。

  柿子树长的可高了,站在墙边显得她特别的矮小,结满了熟透的柿子,像一盏盏红红的小灯笼,挂在枝头让人心里产生无限欣慰和暖意。

  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树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远远望去,一个个红柿子把柿子树压弯了腰,柿子你挤我碰。

  手捧竹蓝,人靠树枝叫柿子掉下来,偏偏柿子不理不采,她赶紧举起双手去摘。

  正在这时,两只灰鹅摇摇晃晃地向她走去,嘴里嘎嘎叫了两声,神气地向上翘的尾巴左右巴了几下,像喝醉了酒似得,太可爱了,她也学鹅样嘎嘎。

  两只灰鹅一齐仰头着,一动也不动地蹬着眼睛望着,仿佛在说谁在学我们叫,害得她摘来的柿子都掉地上在往下拾。

  两只灰鹅就像一对阴影不离的好朋友,她站在看它们,毛茸茸的像个棉球,真想摸一下。

  两只灰鹅也走了,她也拿起竹蓝朝家走去。走起路来袅袅娜娜,摇曳生姿,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圣洁端庄的气质。

  来到屋檐下又抬头看看柿子树,一身红衣,随意的妆容却更显得她自然。

  来到了家门口,娜娜多姿地站了一会。

  拿了张小椅子,独坐在清幽的宅院前,计上心思,轻挑慢捻地细描着针钱,一针一线来回穿梭,温柔似诉。

  忙完了针线活,趁现天色还没暗下来,到后山瞧瞧柿子树,随手摘了路边的野花真美,这一颗一人多高的柿子树,十分招人喜爱。

  家乡的柿子树,你不与桃李争春,不与百花争艳,没有柳树婀娜,没有杨树的挺拨,你勇敢的张开自己的臂膀,挚爱着脚下的土地,长成家乡的一道风景线。

  看着黄昏,希翼着梦的来临,却终究把黄昏关在门外了,依然是朦胧飘虚的暮烟,栖息在柿子树上暮归,和渐渐暗淡的金光......

感谢:温岭摄影老师

            随行人员


         

         

时间:2017.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