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大裂谷从坦桑尼亚穿过

形成南北走向的两条平行裂谷
中间是一片水草茂盛的草园
为野生动物的繁衍栖息提供了理想场所
这就是塞伦盖蒂大草原
塞伦盖蒂国家野生公园所在地

塞伦盖蒂在马赛语中是“无边的平原”

广袤无垠的稀树大草原

形状奇特、独傲地平线的金合欢树
旷野中突兀的“辛巴岩石”
更加凸显出充满野性光彩熠熠的动物帝国

据司导恩登尼

“辛巴岩石”原称“马赛岩石”
因原住民马赛人过去多居住在这样的岩石山上
后拍摄《狮子王》又得名“辛巴岩石

坦桑Safari如果比喻为一顿丰盛的大餐

曼雅拉湖国家公园无疑是大开胃口的头盘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是一道浓香百味的美汤
与原始部落狩猎是一道令人难忘的副菜
塞仑盖蒂大草原才是真正的主菜
为此我们在塞仑盖蒂足足三天三夜
尽情享用这道饕餮盛宴

矫健的猎豹(cheetah)

好喜欢它那修长的身材

威武的雄姿 健壮有力的四腿

活脱脱的动物界的健美运动员

这里是野生动物的帝国

栖息着世界上种类最多
数量最庞大的野生动物群
大型哺乳动物有300多万只
数量超过了其它所有非洲国家动物的总和

《狮子王》中的“辛巴”

该不会以它为原型的吧?

别看狮子的照片那么光鲜

可费了劲了!

需要眼神+运气+耐心

狮子每天酣睡18-20小时

要在岩石树丛中发现酣睡的狮子很不容易
要等狮子醒来更需要运气和耐心

大草原中部的苍蝇(非牛虻)肆虐

不停地袭扰我们

忿怒之下拍死一只

竟发现草原的苍蝇吸血


后来才发现

狮子头部身上并不是黑斑

而是寄生的苍蝇

百兽之王竟然对小小苍蝇无可奈何!


狮子一家玩耍的很愉快

呵呵,小狮子还耍娇呢

小小的幼狮与大大的大象

趴在香肠树叉上酣睡的花豹


香肠树的果实很大也很坚硬

大象猴子狒狒喜欢吃

我们等了近一个小时

都打算放弃了

花豹突然从酣睡中醒来

真是喜不自胜

花豹在树干上走了几步

没想到耷拉着脑袋趴在树干上又睡了

好有趣,花豹睡觉的姿势如此慵懒放松!

树上挂着花豹吃剩的角马残肢

其实我们上午就发现挂在树上花豹的猎物

司导恩登尼说花豹应该在草丛中睡觉

下午重返此地终有斩获

金合欢树(acacia)

大美,太有味道了!

最喜爱的是Flat-top Acacia

实景远远比图片漂亮

如此漂亮,永生难忘

可谓非洲归来不看树!

形象猥琐 臭名狼藉的斑鬣狗

别看鬣狗体积小

可是草原上的十足小恶霸

有“草原二哥”之称

它捕杀最擅长的独门特技就是阴招“掏肛”


小小的鬣狗仗其独门阴招

可杀死比它大好多倍的角马甚至水牛

吃相难看且食量能达到自身体重的1/3

成群的鬣狗还能从狮子口中夺走猎物

我们看到一只孤独的斑鬣狗

将一大群角马追逐得奔逃

目睹了狮子偷猎水牛的过程

狮子超有耐心

蹑手蹑脚靠近到水牛仅十多米

后被水牛发现惊慌逃走

最终没有成功


在塞仑盖蒂大草原三天

遇到十来群从北部迁徙来的角马大军

每群的数量数千上万只

它们八九月渡过马拉河

逐新鲜水草一路向南迁徙

每年它们在广袤的塞仑盖蒂大草原

和临近的马赛马拉完成周而复始的大迁徙


据司导介绍

十一月份这个季节

在塞仑盖蒂的角马不下于二百万头

每年新生小角马五十万头

每年角马穿越塞伦和马赛马拉大迁徙

那是地球上最大规模的哺乳动物迁徙景象!
一年两次的雨季过后
百万头野生动物开始寻找新鲜草地的迁徙
先是到北部,接着转向南部
它们的蹄行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搅起厚厚的红土灰尘
形成了塞伦盖蒂平原上的壮观景象

角马迁徙军团具有严格组织纪律性

迁徙途中一旦被过往的Safari车辆切断

后续梯队总要设法尽快与大部队会合

常常看到一队队角马低头扬蹄飞奔

越过车前车后的道路

蔚为壮观!

遇到角马迁徙队伍跨越道路

我们往往这样等候它们通过

当然这也是我拍摄的最佳时机

转角牛羚(topi)

该不会对线条有种天生的敏感?

疣猪(warthog)

怪怪的獠牙 短小的腿

在野性帝国无疑是弱者

经常饱受食肉猛兽的欺凌猎杀

野性的塞仑盖蒂就是不一样

河马在池中翻滚发出粗壮的吼声

时不时还向天空张开大口

似乎要表明它们才是这片领地的主人

天下第一大嘴

恐怕无可争议吧?

在充满野性的大草原

温柔的黑斑羚也斗狠

眼对眼冒出的狠劲

堪比当年连续夺冠的乒乓女将

其实黑斑羚是很漂亮的

在绿树青草间如同一幅幅油画

司导恩登尼告诉我们

黑斑羚往往会二十多只一群

一只公的带着二十来只母的黑斑羚

难怪要经常斗架,胜者为王。

这不,一对小黑斑羚又开始斗架了

乖萌的犬羚(dick-dick)

犬羚妈妈转来转去不肯离去

原来树丛中有她的小baby

草原通道的“交通警”

禁止通行“路标”

长颈鹿伏下高贵的身躯饮水

比取食树顶上的枝叶困难的多

据说狮子只有趁长颈鹿喝水才能将其猎杀

蓝天白云

草原和稀疏的金合欢树

倒影在光亮如镜的湖面

觅食的火烈鸟宛如正在素描的画家

宛如正在做芭蕾高难度动作的艺术家

这里没有奔腾没有猎杀没有野性

空气仿佛已经凝固

时间仿佛已经停止

面对凝固的宁静

面对定格的唯美

灵魂似乎得到净化

记录宁静

见过那么漂亮的铁匠鸟(blacksmith)吗?

枯树与秃鹫

非洲秃鹳(marabou stock)

腐食界的“大哥大”

在秃鹫群中,秃鹳如此从容淡定

这厮是“鸟租界”的“双棍巡捕”吧?

举手投足间显露不凡身手

缟獴 ( Banded Mongoose )

列装待发

三天很快过去了

乘小飞机离开塞仑盖蒂返回阿鲁沙

既节约了宝贵的大半天时间

又可从空中鸟瞰大草原


鸟瞰大草原

最佳的效果是乘坐热气球

可费用太高 每人五百美刀

从机上拍摄的火山遗痕


谢谢耐心,塞仑盖蒂太精彩,照片一再压缩还是许多,感谢阅读!


下集预告
走进东非大裂谷之六
担任“副驾驶”飞往桑给巴尔
开启Blue Saf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