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大雪,冬日的夜晚清冷无比,人流已去,剩我独自着急,小小的人儿心里的渴望,正以不得而暗自感伤。望向窗外白雪覆盖的山峦,月光散落大地,山上风吹树摇,想象的魅影好像随时都会扑来,逗逗这个执着的小姑娘。哪里还敢自己去穿越村庄,翻过山岗,去实现看一场电影的愿望。 教师节有最深的记忆

  看一眼父母,心里充满失望,白天的辛劳已将他们送入梦乡,不忍叫醒他们,犹豫着用手指轻轻触碰母亲的脸庞,希望她给我力量,可是,疲劳像顽固的敌人,不肯把笑靥如花的母亲的脸送入我的眼眶。 怀念母亲

  许是虔诚的心感动上苍,救赎的人从天而降,邻家哥哥,那个从来没见过他的笑脸的人站在我的身旁,告诉他我想去看电影,他只回我一句,走吧,欣喜的我,随他急赶,就怕错过片头,那得多遗憾。 逆风解秋令

  穿过黝黑的村庄,树梢的雪在吱吱的响,心里小鹿乱撞,那传说中的鬼,它是否就站在树梢桀笑着随时偷袭,我在想,是走在哥哥前面安全还是后面安全呢?仿佛心有灵犀,哥哥说起了他的同学,班级,还说那个老师上课最有趣,被他的话吸引,等再想起来害怕时,我们已经站在山顶。寂籁无声,哥哥停止讲他的学趣,默默向前走去,我已放松心情,抓起一把雪,撒向天空,在月光的映照下,雪闪着凌凌的光,美丽至极。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已不再藏着魅影,我甚至在想,山的那边,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神奇,侧望哥哥的脸,猜想他是否愿意陪我去探望奥秘,电影已经不能吸引我着急赶去,只想这么走着,感受雪夜的温馨。

  以后的日子,闲暇时一直在心里偷偷埋怨父母,为什么不能赠予我一个哥哥,如果有奇迹,我可以挽着他的胳膊,骄傲的宣布,这是我的哥哥,我可以对他蛮不讲理,指挥他向东向西,他也可以包容我的胆小,带我笑着去经历磨砺,而我,想给他送一个小小的礼物,然后安心的去学习。

  多年已过去,那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小姑娘,已经阅尽人间沧桑,但那个雪夜,那个梦,依然盘踞在心里,但愿下一世,上天赐予我一个温厚的哥哥,我会付出所有的心情去爱他。只是,这一世,我只能感恩所有的遇见,还有,那年的冬天,和那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