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是在距邢台市东四十公里的一个小村庄度过的,这个村过去仅有一条东西街,街道弯曲,临街的房子错落有致,所以街道虽不怎么长,也难一眼望到边,据说是防范日本鬼子,好躲藏形成的。

  儿时村里仅500口人,以高姓居多,有关资料显示:这里的高姓人家是从高牌迁移来的,高姓的祖先是山东桃花镇杏花村人。

  这个小村,村外绿树环抱,南面是杏树行,西面是杨树林;当然还有好多果树,有枝头缀满紫红果实的桑葚,高大的皂角树,长长的角儿挂满树梢,现在很是少见;

  不必说目前常见的枣树、苹果树、梨树、李子树、葡萄树等等应有尽有......更不必说各种瓜田、菜地,就连房前屋后也爬满了瓜蒌、葫芦、丝瓜、梅豆。

  春天满地的油菜花随风飘摆,蝴蝶飞舞,燕子呢喃;夏天金黄色的麦浪一望无边,布谷鸟叫个不停,知了迎着酷暑,高唱树枝;

  秋天火红的高粱、辣椒甚是好看,乌鸦栖息高大的树上,大雁拂云飞过;冬天屋檐下冰柱连连,漫天的雪花,拂面飘来......这些美景也便成了我童年的乐园。

  春风拂面时节,放风筝,是我和同龄的伙伴一大乐趣,但大多是自己制作的风筝,有时飞不高,飞不远,每当线断时,风筝失去控制,有时挂在树上,有时落在房上,但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亲手制作的风筝找回来;

  夏日金蝉出没时节,傍晚捉金蝉,也是很少错过的,有时一个晚上就能捉100多个;秋风瑟瑟,刨田野里剩下的花生、红薯,找树上落下的红枣;

  冰天雪地,踏着厚厚的积雪,在一望无垠的田野里领着狗儿捉野兔子,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当然,扑蝴蝶、捉蝈蝈、玩蟋蟀、打雪仗、堆雪人、偷花生、逮鸦雀等等更有一番情趣,别有一番风味。

  童年是个梦,童年是首诗,童年是幅画。童年的记忆伴随我一生,童年的快乐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愿每个人都拥有一个难以忘怀的童年,快乐幸福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