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以歌颂女儿美和伤悼女儿悲剧为最高主题的小说作品《红楼梦》,塑造的金陵十二钗成为经典艺术群像,在世界文学史上站成一道亮丽风景,具有永恒的艺术生命。

金陵十二钗正册 1林黛玉、2薛宝钗、3贾元春、4贾探春、5史湘云、6妙玉、7贾迎春、8贾惜春、9王熙凤、10贾巧姐、11李纨、12秦可卿。

本人出于对《红楼梦》的喜爱曾多次拜读,随把以贾宝玉为主要人物并金陵十二钗赋写七律共十三首,编辑并制成美篇发表,以享喜欢《红楼梦》和诗词的朋友们。并诚挚欢迎指正。

  (红楼主要人物之一)

怡红公子

东方剑

混沌冥顽痴宝玉,不羁玩世喜风流。

胭脂堆里终寻乐,百媚丛中不晓愁。

一梦沉酣家运改,千般清醒世袭休。

红尘看破为时晚,大厦沦倾无复收。


贾宝玉

(金陵十二钗之一)

黛玉啼血

东方剑

潇湘竹翠蕴芳华,绝代颦儿天降花。

善感多愁忧啜血,柔情寡悦苦噙茶。

相思不尽魂牵梦,痴恋无垠泪洗纱。

薄命红颜尤坎坷,一抔香骨属谁家?


林黛玉

(金陵十二钗之二)

咏薛宝钗

东方剑

大家闺秀出名门,腴美端庄丽质魂。

博雅温文尊古制,知书法理效王孙。

历经世态炎凉怨,尝尽人间甘苦恩。

终把痴情付流水,有缘无爱度晨昏。


薛宝钗

(金陵十二钗之三)

叹元春

东方剑

一代皇妃显赫身,雍容华采处优门。

金枝玉叶攀龙凤,耀祖光宗附贵尊。

省视观园隆裕重,归亲荣宁表天恩。

分崩大厦无完卵,翻复朝倾亦断魂。

(金陵十二钗之四)

咏探春

东方剑

荣府庶生蕉下客,名门三女美玫花。

文才睿智情高趣,谋勇精明性致华。

不逊凤姑心识巧,堪称权任胆柔嘉。

虽然难避远婚配,幸免罹灾保自家。


(金陵十二钗之五)

史湘云(新韵)

东方剑

贵为豪富一千金,自幼多劫失至亲。

情性无拘柔若水,襟怀爽朗气如云。

寄人篱下常噙苦,当座诗坛醉思吟。

亘古红颜皆薄命,不堪孤寡了终身。

(金陵十二钗之六)

咏妙玉

东方剑

名媛闺秀一枝花,何耐空门庵月斜。

心气如兰金玉质,才情若溢馥芳华。

红尘厌倦多孤僻,世道看轻少乐嘉。

白碧无瑕难自保,怎逃厄运陨泥沙。

(金陵十二钗之七)

迎春泪

东方剑

身世迷茫命若霜,迎春不第已秋黄。

无能懦弱远离事,但恐雄怀近祸殃。

心性轻柔人可意,诗情尚雅尽恭良。

红颜多劫红颜泪,一载新婚九曲殇。

( 金陵十二钗之八)

叹惜春

东方剑

名门平俗才羞涩,衣锦殊珍腹内枯。

富贵洁身情却冷,诗书少味性高孤。

一心向善六根净,有意佛缘三戒无。

黄卷青灯终伴老,晨昏静月待阳苏。

(金陵十二钗之九)

叹王熙凤

东方剑

贾府观园一代红,须眉不让女枭雄。

精明泼辣工心计,干练骄横治业风。

半世聪明反被误,三生劳碌始无功。

惜怜树倒猢狲散,慨叹群芳黄枕梦。


王熙凤

(金陵十二钗之十)

叹巧姐

东方剑

出身贵胄一枝花,自幼玲珑宠倍嘉。

最恨奸兄罹陷阱,可怜娇女坠魔牙。

有缘得免离坑火,遇险欣逢认姥家。

唯叹蒙羞遭此劫,无辜冤苦侍桑麻。

(金陵十二钗之十一)

咏李纨

东方剑

跻身名宦苦空房,怎耐孀居冷若霜。

自比寒梅清傲骨,尤如茉莉暗含香。

知书法理守仁道,与世无争育幼郎。

大厦轰然唯庇已,独依诰命苟恩光。

(金陵十二钗之十二)

秦可卿之死

东方剑

破落家门娇艳女,兼容宝黛可倾城。

风流袅娜乖纤巧,妩媚多姿敏慧生。

缘孽迷离心独愧,不伦之恋恁难情。

为淫殇逝含羞去,警幻修身还自清。

红楼群钗

宝黛之恋

作者 东方剑

诗作/制作/东方剑

图片/网络

 2017年12月7日,

2020年3月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