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77级的大学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总理李克强一样,都是在40年前的今天,1977年12月10日,以知青的身份走进了高考1977的考场。

前几天央视的国家记忆栏目在播《高考1977》,其中披露了很多关于恢复高考的高层决策内幕,我看完后真有点后怕!

如果邓大人在1977年夏天重新复出后做的第一个重大决策不是恢复高考,那么:

这个国家的命运将会如何?

我的命运将会如何?

李克强还会成为共和国的总理吗?

为什么邓大人在复出后先主动分管科教?

为什么他第一件事不是为刘少奇等人平反?

为什么他第一件事不是进行真理标准的辩论?

为什么他第一件事不是审判"四人帮"?

为什么他第一件事不是推动中美䢖交?

为什么他第一件事不是发动中越边境战争?


为什么他做的第一件事是马上恢复高考?


国家记忆《高考1977》并没有替我回答清楚上面的几个问题,但是很清楚的告诉我:共和国和于向国之所以很幸运,主要是因为邓大人在1977年九月做的那个决策:不要等了,马上恢复高考,当年12月份就考!先让积压了十年的知青们走进考场!先让教授们走上讲台!


国家记忆也打开了我的记忆:


很多人在回忆往事的时候都要强调不忘初心,艰苦奋斗,理想梦想之类的话题。我是一个简单的人,我对高考1977的回忆也很简单:幸运!


1977年的九月,毛主席去世已经一年了,我已经在新疆兵团农七师一三一团当了两年知青了。

我们在兵团当知青是有工资的,每月31元8毛5分,我们自称是3185部队的,感觉不错!


我已经是连队的文化教员了,相当于副排长的级别,同时也成了入党候选人,入党提干指日可待,我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官场,感觉不错!

我利用文教的权力建了一个露天电影院。然后又说服团部电影队把文革时期的禁片拿到我们连放映,让周围几个连队的职工和家属来看。我组织人卖门票,然后和团部电影队平分门票的收入,用现在的话说,我建了一个电影院线。禁片的票房收入是疯狂的,一年下来,我们分到的门票收入就达到800多元人民币!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天文数字了,我的感觉好极了!

我们连有几个河南职工,他们在老家都是豫剧演员,其中有一个还是河南某市豫剧团的当家花旦。我把这些人组织起来演《朝阳沟》。我把电影门票的收入大部分都投入到《朝阳沟》剧组里了。用现在的话,我就是出品人!我带着《朝阳沟》剧组在各个连队巡回演出,甚至还被邀请到师部演出,一时间我的名气大大的!我的感觉真是爆棚了!


我们连队的女知青比男知青多,我当了文教后接触女知青的机会增加了十倍以上!我已经看上几个女知青了,天天琢磨着到底应该挑她们中间的哪一个?我的感觉秒不可言!

感觉不错的日子突然被打断了!1977年九月的一天,我哥哥专门骑自行车从师部的工厂赶到我们连队,告诉我一个传闻:国家可能要恢复大学高考了?他还特意把我的中学课本也带了。我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

我已经习惯连队的知青生活了。不仅领导们看上我了,还有不少女知青们也看上我了!仅仅靠一个传闻很难一下子把我从官场和情场里拉出来。


接下来几周,传闻愈来愈多了,愈来愈多的知青都开始复习功课了!这下子我坐不住了。我曾经是我们中学的一个学习尖子,如果别人考上大学,而我没考上,那该多丢人啊?我开始复习功课了。

1977年10月中旬,官方正式宣布恢复高考!谢天谢地,我已经完全进入高考复习的状态了!


复习功课,需要课本,更需要老师。我的中学老师还愿意辅导我们这些知青吗?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我们考上大学!

我的数学老师唐晓明(江苏人)告诉我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数学理本从薄读到厚,再从厚读到薄,让我的复习效率大幅提高!

我的物理老师刘道宏(甘肃人)在心理上激励我,他每次都笑眯眯的对我说:你肯定能考上内地的重点大学!

我的化学老师郭敦廉(福建人)在他家里帮我理顺了化学的重点复习内容。


我的中学校长邱瑾珍(湖南人),多亏当年我们在校的时候,她组织数学和物理竞赛,让我们打下了良好的数学和物理基础,为此她自己还挨了批斗。


我有这么多优秀的老师们,真是够幸运的!

我们知青是白天干活晚上复习,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很快体力就吃不消了。77年11月中旬的时候我累病了,发了几天高烧。如果我是在考试那几天病倒了,后果就严重了!我真是幸运啊!


我全力复习的那两个月里,经常有女知青们找我玩,我说要复习功课没时间玩,在那个关健时刻我居然能抵挡住美色的诱惑,真是够幸运的!


考试前三天,连队领导专门放我的假,我回到师部父母家,每天都可以吃上鸡蛋,喝上羊肉汤了,我真是幸运到家了!


1977年12月10日,我和我哥哥一起走进了高考1977的考场,那天正好是我哥哥23岁的生日!考场就设在我的母校,我曾经在那里参加过多次考试,心里很踏实,我真是好幸运啊!


1977年高考,我数学考了100分,物理化学考了93分,高考1977的考场给我带来了一生的幸运!

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力量把我从官场和情场中拉出来,并且把我推进了高考1977的考场?


现在回想起来真有点后怕:

如果我提前入党提干了,

如果电影院的门票收入突破千元大关了,

如果我和某个女知青已经那个了,

如果我哥哥没有提前告诉我那个传闻,

如果我在高考那两天病倒了,

结果会是什么?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当我收到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西安交大计算机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时,我母亲哭了,我父亲对我说:你是我们两个家族史上的第一个大学生!


几天后,我哥哥也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母亲又哭了,我父亲已经说不出话了,我就淡定的对我哥哥说:你是咱们两个家族史上的第二个大学生!

1977年是一个历史的拐点


邓大人的一个决策:不要再等了,马上恢复高考!让国家的命运发生了变化!


我的一个选择:别留恋官场和情场了,去考场吧!让我个人的命运彻底的变了!

高考1977改变了很多知青的命运:


李克强从一个安徽农村的知青变成了共和国政府总理!

娄勤俭从一个贵州农村的知青变成了江苏省委书记!

于向国从一个兵团战士变成了一个北京绅士!

因为有了小平大人,共和国是幸运的!

因为有了高考七七,于向国是幸运的!


我今天的感觉:我是在过40岁的生日!

后记:我们西安交大计算机77班在北京的同学今天聚会,记念我们走进高考1977的考场4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