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玩了一天滑冰,今天浑身酸痛,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广播。下午三四点的阳光,着实让人温暖,偶然听到了一片关于父亲的文章,让我热泪盈眶。我,又开始漫无边际的回忆了。。。


有个男人,他会倾其所有的去爱你,纵使他不能给你所有的你要想的,但是他所有的,全都给了你。


小的时候,爸爸脾气很大,却总会容忍我的各种恶作剧,不论我怎么骑到他身上大声喊着"驾……驾……"又或者趁他上夜班把他闹钟关了,给他偷偷扎小辫子,让他在工友面前出尽洋相……他依旧会给我买我爱吃的糖果、果冻等百般的疼爱着我。而此刻爸爸却老了,一米八多高的他,开始佝偻了,在我一直认为很帅的脸上也开始爬满皱纹了,在我面前,他不再威武高大,我甚至能常常感觉到他内心的孤独,每当我为他做点什么的时候,他就高兴的像孩子一般。岁月,让我们渐渐长大,却让他日趋衰老。


看《爸爸去哪儿》,常常忍不住要流泪,看到田亮给女儿烘烤衣服,我想起了很小的时候的自己。冬天总是懒得起床,爸爸一遍一遍的叫我,也不想起,他总是把我的棉衣棉裤翻过来,用炉子烤的热热的,然后兴高采烈的说:"大闺女啊,快起来啊,看看老爸给你的棉衣棉裤弄的多暖和啊,快点穿上啊"。每次我都忍不住暖暖的诱惑,都会飞快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因为那时候住的是农村,冬天是那种炕头,到了早上温度就开始降低了),快速的穿上衣服。那时候爸爸总是叫我起床,我却常常因为前一天晚上看电视剧晚睡觉而起不来,常常起晚了上学迟到。而只要我一起晚了,我就开始对他发脾气,我就嚷嚷着不吃饭了,就摔门而出了。我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怎么如此这般的蛮横不讲道理,总是喜欢用饿着自己的虐待自己的方式惩罚那些无辜的却深深爱着自己的父母,而爸爸总会去我的学校给我送去吃的,每次看到他站在窗外,拿着吃的像我晃手,我都会屁颠屁颠的跑出来,大口大口的吃下,然后高高兴兴的去上课。这样的自己着实让人讨厌,可是不得不承认,那时候我常常这么做,我不理解自己那时候的幼稚,就像我那时候不理解爸爸明明知道我故意这样,为什么还要惯着我一遍一遍的给我送吃的。

下雪的日子,我总是吵吵着雪太大了,不想去学校,这时候爸爸总会说,我送你去吧!家里并不富裕,没有车,所以,爸爸所说的送,是徒步的送我。爸爸送我的时候,常常不走我们上学放学常走的路,而是喜欢穿过一片田地,爸爸说这叫走近路。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样一条路,茫茫雪地里,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爸爸在前面走,而我则按照他说的,走他的脚印。就那样,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他是44号的鞋子,踩在地上是很大的一个脚印,我就低着头看着脚印,紧紧的跟在后面,那时的自己只是觉得跟在高大的爸爸后面走路,好玩,和着爸爸唱的"骏马奔驰跑边疆",我沉浸在纯洁的世界里。虽然没有车,没有温暖的空调,可是,我却及其的怀念着小时候爸爸送我上学的情景,异常怀念再走一次这样一条路爸爸走出的路,父爱砌成的路,这样一幅在爸爸无意识的情况下制造的童话世界,这样一个画面一直都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万分的孩子。


小时候爸爸总会周末回骑着自行车载着弟弟,我自己骑着自行车我们一起去钓鱼,爸爸目不转睛的钓鱼,我和弟弟在旁边玩,我和弟弟吵吵着要水边的芦苇,爸爸就会耐心的放下鱼竿下水给我们捞芦苇,陪着我们打水仗,最后常常是鱼没钓多少,反而带回家一打捆芦苇。钓鱼回家的路上,爸爸总会故意把车骑的特别快,还让弟弟大声喊"我们先走喽,不要你了"。那时的自己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总是特别特别的害怕,就拼了命的骑车,带着哭腔的喊着"等等我。。。"而他们总会突然在某个路口藏起来等我,然后吓我一跳。回家我就会跟老妈告状,老妈就说老爸没正型,然后我就会哈哈大笑。


记得小时候,家里附近也有个池塘,冬天的时候,爸爸常常带着我去滑冰。他自己制作一个木板,然后还给我弄个小棉垫子,我就坐在他前面,他把铁棍的前端弄得尖尖的,然后他一滑我们就一起动起来了。大多时候他在木板上系个绳子,然后拉着我在冰上飞奔,我自己带着口罩手套,而父亲,却没有带过手套。昨天在冰场没有戴手套玩了一会儿手机,好冻手,猛地就想起了父亲。冬天的时候,他常常把一颗木头的转子放在冰上抽,然后看着它不停地转,跟我说着这是他小时候常玩的东西了。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父亲应该很年轻吧,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每天都有新的花样。


爸爸喜欢养花养鸟,他很正直,也不是一个严肃的人,他不市侩,特别善良,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比较容易知足。我的左右手的小拇指是随爸爸了,有点畸形。爸爸因为这个就更喜欢我了,他说我像他,所以,他总是疼我比疼弟弟多一些。

哈哈。。。至少我小时候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常常因为自己的小拇指而自豪。。。

童年里的回忆,大多是爸爸带着我们玩,老妈总说他是个老小孩,招人烦。可是,我却特别的特别的喜欢老爸,这种喜欢有时甚至于多于对我老妈的喜欢。

成长过程中,一直相伴的,还有爸爸间断性的住院时光。小时候爸爸住院,我和弟弟周末也会去医院陪着,有一次晚上睡觉前,我跟爸爸说我们住的是五层,我明天想看日出,爸爸说好啊,明天叫你。第二天四五点就被爸爸叫起来了,我和爸爸站在医院长廊最末端的阳台上,等日出。看着太阳一点点的露出光芒,最后渐渐升起,阳光散落在我和爸爸脸上,也散落在我幼小的心底,我记得好多去食堂买早饭的病人和病人家属,都看向我们这一对沐浴在阳光中的父女。

父亲最严重的一次住院,是我上大一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在学校上着课,晚上还在外面做兼职,知道爸爸不爱吃医院的饭,我就从学校里买完了送到医院去。早晨有各种粥,中午有他爱吃的鱼,晚上有他爱吃的青菜,那段时间里,他的病很严重,有好几次被送进ICU病房,他昏迷神志不清的时候,他谁都不让别人碰自己,就自己嘴里说着:"我大闺女什么时候下课来医院啊?我就想见她……"那时候,自己真的感觉要崩溃了,一直以为最可以依靠的人,突然变的那么脆弱,我甚至于想过要休学一年,好好在医院照顾他,记得那天妈妈已经哭得不能站起来了,我和弟弟推着手术车送爸爸进手术室,我当时感觉心都不能跳动了,不过还好手术顺利。

后来,爸爸的腿慢慢康复了,我和弟弟,老妈就常常趁着护士不注意偷偷的推着他出去,晒太阳,逛夜市,公园。我记得有一次看到爸爸头发脏了,非要吵吵着给他洗头,他开始还不好意思,后来我一直坚持,他就不得不同意了。长这么大,爸爸在老妈生弟弟住院的时候给我梳头发,洗衣服,缝书包,做饭……而我,却是第一次给老爸洗头发,第一次觉得老爸已经四十多岁了,背也开始佝偻了,再也不是那么高大的充满活力的人,厚实的可以依靠的肩膀也不再那么坚实了,特别爱自己头型每次出门照镜子好几次的他,头发却已经开始慢慢变白。我就一缕一缕慢慢的洗着,心里却一直在心疼,怎么腾然之间,爸爸就老了?洗完给爸爸擦头发,发现了他眼角的泪花。也就是在那时候起,我开始明白,爸爸真的老了,需要我更多的照顾了。出院后,用自己打工的钱给他买了一台按摩的泡脚仪,他高兴的不得了,见人就说。大三给男友买剃须刀,就给老爸买了一个,他却从来不用,我问他,他总是说原来的还可以用呢,我妈跟我说,你爸是舍不得用他大闺女给他买的啊。现在想想也是,在北京上学的时候,不常回家,我就常常往家里邮些东西回去,冬天给他们一人买一双棉拖,一盒毛绒的袜子,给弟弟和老爸买手表……唯独老爸的,无论我跟他说多少次,用吧,用完再买,他都原封不动的保留着,他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想想老爸因为腿手术不方便,不去上班了,每天自己呆在家里真的觉得他很孤单,常常想多陪陪他,每次过年都会送他几盆花,他爱养花,每次回家都提前去超市买好多菜,回家给他做好吃的,以前总是他做完饭追着问我"大闺女好吃不?",现在是我追着问他"老爸,我做的好吃不?"甚至于,这一两年我在吃饭的时候,会陪老爸喝一杯啤酒。

回家时,大部分时间他在客厅看电视,我就坐在沙发上陪着他看一遍又一遍的抗战片。老妈说,每次我回家,老爸前几天就开始念叨"大闺女要回来了"。很多人说我恋家,或许是吧,但是,谁不想飞向远方追寻自己的天空呢?只是家里有我惦记着的人。

13年我大学毕业,全家一起去秦皇岛旅游,爸爸腿不是很好,还要带着拐杖,我和弟弟一直扶着老爸,走了很多景点,照了很多照片,虽然有很多人都在看我们,可是,我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最大最大的梦想,就是挣到足够的钱,带上全家人去旅游。。。


有个男人,他会倾其所有的去爱你,纵使他不能给你所有的你要想的,但是他所有的,全都给了你。那个人,就是慢慢变老的老爸,我永远都爱着的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