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物似人,草木一季轮回,人生一世数载。古语喻君子者,梅兰竹菊也。华夏园林艺术绵延数千载,物种繁胜,风采纷呈,而文人骚客尤喜梅兰竹菊,其因何在?四物虽生于自然,而究其各自秉性,却别具君子之风。

年有四季:春夏秋冬。人有四段:懵懂无知的童年、朝气蓬勃的青年、沉稳坚韧的壮年和暮色苍苍的老年。海有潮起潮落,月有阴晴圆缺。一切缘属自然不足为奇,然则不同的人生阶段,呈现不同的人生态度。草木无情,确能呈现动人之态。以春夏秋冬推进,彰显人生百态。以梅兰竹菊,书写人生阶段品质。

梅似冬日骄阳,更是繁花开尽,别样惊艳。以梅花喻暮色苍苍的老年,别有一种最美夕阳红的美景。梅花有坚韧不拔的精神和顽强意志。

它不怕困难,于无声处,傲然挺立。梅花在传统文化中是高洁、傲骨的象征,被人们誉为钢筋铁骨,一生葱郁,暮年花开留下一世讴歌,以灵魂继续传承,焕发下一代的春夏秋冬。梅花不畏寒冷,人的一生则需具备这样的气质,以此刚毅精神永葆民族之魂。

兰花以清新气息生于春意盎然之境,似懵懂无知的童年,花朵色淡香清且多生于幽僻之处,故常被喻之谦谦君子。

兰花并非都生长于空谷之中,江南大地上,凡是有山的地方,大概都不乏兰花的身影,但我却对幽谷之中的兰花爱之有佳。

孔夫子曾曰“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的赞美之词,不禁被历代文化大儒借幽兰以寄托抱负,贻养人性,因此以人性的善化和自由的情操树立人生谦谦君子之态,以兰花之姿,促成人性之善达成国家和谐之美。

  竹生夏季,似朝气蓬勃的青年,不断攀爬,脚踏实地。郑板桥在《竹石》中写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展现出竹子吃苦耐劳、耿直刚烈的个性,于我们这些工作在基层的工作者而言,学习并拥有这种情怀,更是恰如其分。因此我们服务放在第一位,无私奉献,奋起向上,就是贴近这种情怀。

竹子的高风亮节在于不受屈服,针对我们当前廉洁文化不管是惩恶除奸、打贪治腐,纠风治乱,多难都要坚持不懈。如竹情怀,心里知足就是富有之人;如竹之势,脚踏实地就是奋进之人;如竹之神,不畏屈服就能构建廉洁平安社会。

  菊花是秋季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以菊花形容沉稳坚韧的壮年再好不过了。菊花是我国人民喜爱的传统名花,有着三千多年栽培的历史。

菊花清雅高洁,花形优美,色彩绚丽,自古以来被视为高风亮节、清雅洁身的象征。深秋季节,百卉凋零,唯有菊花霜中争艳。经过严霜后,才能等到花开,这也许就是被称为傲骨的由来。 文人笔下的菊花,更显得多姿多彩。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菊花开尽更无花,经历严霜彰显菊花的傲骨,仕途也需如此,清雅高洁,彰显本性优良,以沉稳服务之心,立足基层,以清雅之态,做好人民之仆。

  以君子之约,修炼好人生每个阶段的品质,草木四季更替,人生休养生息,则需世代相传每一个阶段的修为,坚守一种奉献敬业的状态,这种坚守,过滤掉过眼烟云般的浮名虚禄,信仰着天下为公。这种坚持,不为尘世间的繁杂所困惑,尽所能,奉献于社会。这种风格,傲雪如梅更替传承,清香如兰怡然自得,清廉如竹脚踏实地,素雅如菊沉稳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