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 想娘 》


( 此文由作者深情编写,根据一首(想娘)歌曲改编 听后感触颇深,在此 描写了一位大娘的艰辛与大爱 也同时体现了母爱的伟大无私 ,愿 每位健在的老娘能够幸福 快乐的安享晚年,感谢读者支持。)

文字作者 杨挺


三更了,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娘纺线车的吱吱声,娘还没睡 点着油灯还在做着活,娘坐在炕头盘着腿 一手拉线 一手搅动着线车,在油灯的微光下娘吃力的纺着线,我心疼娘 娘睡吧 明儿在做,娘看我醒来了,我儿你睡吧 娘在纺一会 娘不累,娘这一辈子没啥爱好,唯一一点就是喜欢织布纺线,娘年轻的时候绣花做褂子都会干,邻家的四婶都说娘是个才女。娘经历过民国时期的战乱 闹过饥荒 经历过大解放,娘说她还看见过洋鬼子,娘总会给我说 解放军好啊,解放军给咱打天下,让咱老百姓不在受欺,过上了安逸日子,咱得珍惜 铭记,娘给我说的我都记着。

  村口的老槐树是娘最喜欢的地方,空闲时间娘就会去村口老槐树下面坐着,但娘不会闲着,拿着布 鞋样 剪鞋面 打夹子粘成鞋底,纳底子很自然的做着鞋子,娘就怕我鞋不够穿,娘说她做的布鞋一双能穿好几年,我笑着说 等儿娶媳妇的时候儿就穿上娘给我做的布鞋,娘 笑着,每当我要回家时,娘都会去那个老槐树底下等我,娘说这棵老槐树跟她有感情,她喜欢来这儿,老槐树也见证着娘的辛酸苦辣和娘的一生。

  娘这一辈子,没吃过啥好的,不过我知道娘最喜欢什么,在她那个年代娘最喜欢吃的是窝窝头,娘说她那时候能吃上玉米面做的窝窝头那就算很幸福了,如今,社会好了 娘却 驾鹤西去,留下了她最爱的纺线车,每当我回到屋看着娘用过的东西,脑子里到处都是娘的身影,我摸着娘曾用过的线车,不禁眼睛湿润,拿线车时,底下有一个布包,用布裹着 严严实实,当我打开时我已经泪如雨下,这是娘为我做的鞋子,可我 还未能穿上给娘看,娘却不在了,我看着鞋子 想着娘 想着娘多少个夜未眠,为儿做了这么多鞋子,儿要知道绝不会让娘这么辛苦啊!我抱头痛哭,跪在娘的遗像前大喊 : 娘啊是儿不孝 娘啊儿对不住你 娘 儿想你啊 娘……

  如今老槐树如约而至开花了,可娘永远不在了,娘 你喜欢的老槐树开花了,娘你看得见吗?娘 你听到儿在呼唤你啊……看着老槐树开着一朵朵香气逼人的槐花,就像娘的笑容一样 灿烂 温暖,此时 微风拂面 槐花摇拽着 像似娘就在我身旁。



2017年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