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叫茶峒的地方,翠翠,船,还有一条狗狗——这是上个礼拜江雪主持的一个关于湘西、关于沈从文的文艺讲座的预告词,很老套,却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回忆。

  我的学生时代,能够接触的书籍太少,影响比较大的是姜治方的《集邮六十年》,当时大陆没有出版,我在邵阳市图书馆借到的是香港出版的,全部是繁体字,定价港币六元。看一遍以后决定自己抄一本,一个暑假天天在家里抄,不认识的繁体字就翻字典,抄了三大本笔记本,记得笔记本里面插页是荷花,非常喜欢。也正是这次抄书,把繁体字都认识了不少。

  遗憾的是快抄完的时候,借书的一个月期限也到了,那时为人老实,特意到图书馆去办续借手续,结果在回家途中的文具店被三只手拿走了我装书的包包,按十倍处罚,我赔了图书馆六十元书款。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去图书馆借过书籍。

  后来知道我们学校也有图书室,在老教学楼顶楼的一间教室里,我只借了《志摩的诗》,反复读了几个月,摘抄了不少经典的诗歌,徐志摩的很多诗都是那个时候背下来的。可惜不久就毕业了。

过了很久很久,才有机会读到沈从文的《湘行散记》,才知道湘西那么的漂亮,也第一次知道原来爱情可以表现得那么的撩人。于是特意寻找一切与沈从文有关的文字,第一次看到了《边城》,第一次为了翠翠、渡船、狗狗而感慨万千。

  所以,看到江雪的预告以后,我都很想去参加那个聚会了。无奈有点远,不能成行,后来就想看到这次座谈会的后续报道,结果只看到这一组照片。


我问:“那一年的端午节,翠翠抓到鸭子了吗?”,女儿回答:“没有,聚会结束就去拍照片了,照片还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