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

乘着成人高考的东风,1985年秋我迈进了成都煤炭管理干部学院的大门,圆了因为“文革”而没有机会如愿的大学梦。


学院直属原煤炭部,学员来自全国煤炭系统,都是在职人员。这一年,学院政工管理专业共招收两个班,80余人。报到时才知道,两个班只有4名女同学。其中,来自山东兖州煤机厂的张桂英和来自辽宁抚顺煤矿的李雅玲在政工一班,来自四川达县矿务局的我和来自辽宁铁法矿务局的张学英在政工二班。八五级政工班四姐妹在此结缘。

在校学习的时间里,我们四位同学朝夕相处,情同姐妹,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按年龄排序,我为大姐,学英二姐,桂英三姐,雅玲为小妹(我们都亲切地称她“小李子”)。我们三位都是有孩子的大姐姐了,只有小李子还未成婚,年方21岁。


我虽为大姐,但因是南方人,个子反而最矮。不过,妹妹们都挺尊重我,一口一个大姐地叫我。开始,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呢!来介绍一下我的几个学妹吧:老二学英,高挑的个子,一头浓密的短发,眼睛长得特别好看。性格率直,做事果断,为人坦诚。老三桂英,烫着卷发,丰满高大,戴着近视眼镜,一口牙齿又白又整齐,笑起来很甜。对人热情,处事稳重,很会照顾人,一手钢笔字非常漂亮。小妹雅玲,梳着小辫,单纯可爱,说话轻声细语,还有点孩子气。爱好文学,不时喜欢吟点小诗。我和老二同室,老三和小李子同室。开始住在地质公司招待所,后来才搬进学院宿舍。女生宿舍楼里还住着八四级财会班的校友们。


四姐妹都爱学习,珍惜来之不易脱产学习的机会,课后经常讨论一些问题,切磋交流,老三最会运用新词语,说着说着就“蹦”出来了。彼此学习成绩在班上均名列前茅,常得到老师和男同学的夸奖。那时我们年轻,学院组织的活动如篮球赛、交谊舞、越野赛等都积极参加。我和老三还分别担任了各自班上的临时党支部委员。记得老三会拔火罐,谁感冒受凉了,她就给拔一拔火罐,效果挺好的。

除了上课时间分开在不同的教室外,我们四姐妹无论逛街、散步、吃饭等都几乎形影不离。周末逛街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春熙路,那是成都最繁华的地方。即使不买什么,也去看看,放松放松。虽然带薪学习,但月工资也就40元左右,成都小吃很多,有时品尝品尝两毛钱一碗的酸辣粉也觉得满足了。


学院不远处就是有名的杜甫草堂,那里,绿树环抱,清幽宁静。晚饭后,我们常常结伴和班上的其他同学到那里散步。考试复习时,也喜欢到里边看书。多数时间都是从后门进去,那里离学院更近,看门人对学生也会网开一面,没有阻拦。在草堂里,留下了我们无数的脚印和回忆,草堂,见证了四姐妹纯真的同学友谊和感情。下面几张照片是我们在草堂的留影。



四姐妹在草堂

我和学英妹

这是四姐妹和山东籍的同学在草堂合影

这是我在学院的宿舍

学习之余,四姐妹在一起,拉家常,聊丈夫和孩子。每当这时,小李子就静静地听姐姐们讲婚姻生活的感受,心中想象着她的白马王子会是什么样?我在五一和国庆假期可以回重庆看孩子,她们路途太远,只有在寒暑假才能回去与亲人团聚。桂英的丈夫李宏山是位优秀的军人,1985年3月随部队开赴老山前线,当时桂英正在哈尔滨学习备考,未能送行,这让她更添了几分牵挂。宏山在前线也思念着爱人,85年中秋为桂英写下了《思亲赋》,并发表在《南疆诗选》上。姐妹们看了好感动,我把它摘抄了下来,一直保存到现在。


记得85年国庆后,宏山所在部队的师长和侦察科长到成都军区开会,特地到学院来看望桂英。首长这次来,带来了宏山和他的战友们的礼物——用子弹壳做的和平鸽,好漂亮啊!这个礼物表达了老山前线的将士们保卫和平、维护和平的信心和愿望。我们为桂英高兴,为桂英自豪,为宏山和他的战友们喝彩!大家一起感谢首长的关怀,并合影留念。

86年5月,桂英从一朋友处得知,宏山所在的部队要从麻栗坡前线回撤休整,还说宏山所在的通信科出了车祸,有人受伤,她便心急火燎地赶去探望。正好我先生到昆明开会,我们就一同坐火车到了昆明。昆明离部队驻地还有很远的路程,她又坐长途车风尘仆仆地往前赶。可是部队具体在哪里休整,桂英也不清楚,只好见到军车就打听,最后终于找到了平远街。当桂英出现在宏山面前时,他又惊又喜。部队首长知道后,把宏山批评了一顿,说是按纪律规定家属不能到此。可是宏山并不知情呀!这样,首长也表示理解,给了宏山两天假,夫妻俩才有机会得以短暂团聚。听了桂英叙述此事,姐妹们感叹:军人伟大,军嫂不易!


86年6月,部队换防,军列从成都火车站经过,停留片刻,桂英夫妻俩在车站见了一面,深情相望,匆匆告别!宏山后来担任了通信团团长。痛心的是万恶的病魔过早夺去了他的英躯,我们的桂英妹伤心欲绝!许多年过去了,她一直坚守着对宏山的那份无法割舍的爱,深深地怀念着……


1987年元旦,学院举办文艺汇演。各班都要出节目,大家商量演什么好,当时,歌曲《血染的风采》唱得正火红,也应了那个时代的景。我就以此曲给男同学们编排成舞蹈。班长吴成和文体委员徐世超基础好,俩人跳主角。其他同学大多以前没有跳过舞,缺乏基本功,有的还不好意思上场。为了集体的荣誉,经过支部、班委会动员,大家刻苦练习,反复训练,还真是排成了!为了制造枪、炮声的音响效果,班上的老金、老计等几位同学利用桌椅板凳,推动敲打,用录音机录下来,还真像那么回事。没有服装,学英就向在成都科技大学读书的妹妹求援,借来了学生们军训的军装。


在学院礼堂演出那天晚上,幕布拉开,音乐一起,呀!只见台后方一排军人前仆后继如雕塑般的造型,台前军人随歌起舞,枪炮声此起彼伏,场面震撼感人,观众席上一片掌声,许多人留下了热泪,演出非常成功。我们的节目获得了编导、表演一等奖。我和学英也表演了诗朗诵。下面的照片,是我班演出的剧照。


87年《红楼梦》电视连续剧开播,四姐妹和同学们一样,看得如痴如醉。晚上早早地到阶梯教室占位置。遇上停电,可着急了,赶快往附近没有停电的地方跑,一集也不想漏掉。当时,看《红楼梦》是我们最好的业余生活享受。


学院也曾开展过一些外出活动,国庆节组织到过青城山、都江堰。看看“青城天下幽”的美景,观观举世闻名的中国古代水利工程——都江堰,呼吸呼吸大自然的新鲜空气,真的很放松。青城山最好看的是树,翠绿挺拔,直冲云霄。站在山顶,环顾四周 苍松翠柏,云雾缭绕,令人心旷神怡。在都江堰看到清澈的岷江水,急流滚滚,浪花涛涛,江水有节奏地拍打两岸,心胸顿觉开阔,特别舒畅。过江铁索桥,颤颤悠悠,晃晃荡荡,既叫人害怕,又特别好玩。毕业前夕,二班还去了崇庆县的北塔湖。


两年学习结束时,同学们纷纷在毕业册上留言纪念,四姐妹更是难舍难分。下面是三学妹在我的纪念册上留下的赠言,想她们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



我们在校园里留下了毕业照。除了本班合照外,还和财会班的姐妹们一起留影纪念。

政工二班第六小组在崇庆县北塔湖留影

永荣矿务局在学院就读的校友

在即将离开学院的时候,四姐妹在宿舍里扮演、模仿出一幕三十年再相会的场面:激动、感动、畅想、相拥。相约三十年后不见不散!桂英直接回山东,先行一步。我和学英、小李子在成都火车站惜别,留下一张纪念照。



毕业之后,由于通讯条件所限,同学们联系不方便,打电话都要通过单位总机转。工作单位发生变化后,曾经一度失去联系。后来在热心人的操持下,部分同学才有了联络。学英、桂英和我这些年一直保持着姐妹感情,虽然相距很远,但彼此心绪相连。遗憾的是我们与雅玲小妹失去了音信,多方打听,仍无结果。


2015年9月,八五级政工一班同学在成都举行毕业后第一次聚会,夫人们随同。桂英与同学们邀请我和学英参加,三姐妹在成都又相会了。见面时,学英一下子把我抱了起来,激动万分!四姐妹就差小妹,高兴之余又让人倍觉思念。这次聚会请来了学院朱院长和一班班主任李老师,李老师也由当年的年轻小伙步入了中年。院长和老师告诉我们,学院从1999年已并入四川师范大学,设立工学院和商学院。我们参观了学院旧址,触景生情,感慨不已。随后,又来到杜甫草堂,旧地重游,思绪万千。在这里,留下跨世纪的合影,在这里,见证同学的深情厚谊!


班主任李老师讲话

参加聚会同学合影

夫人们一起来

又见草堂

那年四姐妹缺了小妹雅玲

联谊会后,同学们又一起到九寨沟,上黄龙,去泸沽湖游玩,一路欢歌笑语,好像又回到了三十年前。



三姐妹在黄龙五彩池

三姐妹与同学杨景林夫人在岷江源

来到安顺红军渡

泸沽湖草海

泸沽湖亮海

再见!泸沽湖

我们毕业今年已经三十年了。当年的四姐妹,三位姐姐如今都已逾花甲,虽然天各一方,但时代进步给了我们方便,微信、电话让我们密切相连。彼此关心,分享快乐,诉说心愿。我们共同期盼,与亲爱的雅玲小妹相见。如果通过我的美篇能引出雅玲小妹来,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