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雨后的江南,天空出现了少有的通透,太阳毫不吝啬地把阳光洒向油菜田里,黄色的花,绿色的叶,五彩的蝶,微风袭来,油菜花儿伴着晶莹的水珠轻轻地摇曳,远远望去恰似翻涌的海洋。田野间的小路上,一群放学的孩子们,欢快地追逐着、嬉闹着;远方的山坳里,雨水蒸发的云雾,如同为青山披上了一件朦胧的薄纱,若隐若现地舞动着,山坳中那典型徽派特色的村落,在阳光的映衬下,与金黄色的田野浑然一体,更加彰显了四月江南的秀美。

  30年前,我考入了南京炮兵学院,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第一次领略到了江南油菜花儿的美丽;也是第一次知道了这种青菜,还能开花结籽,提炼菜油;也是头一次明白了,画家和摄影家为何对油菜花儿如此青睐,会在油菜花儿盛开的季节,纷纷踏至江南,在田野间写生作画,在花海中对焦拍摄。在南京学习的三年时间里,我被油菜花儿那艳丽的色彩和沁人芳香所深深吸引着,毕业多年以后,油菜花儿那盛开的场景还时常浮现在我梦中,唤起我对军校生活点点滴滴的回忆……

  那年春天,我们在野外上战术基础课,我和阿涛分到了一组,担负对“敌”抵近侦察任务。按照教员指定的侦察区域,我和阿涛隐蔽潜伏在一片茂密油菜花儿丛中,架好了侦察器材,凭借着对基础理论深刻的理解,很快地完成了“敌”前沿火力点的侦察,在等待撤离命令的这段时间里,我俩躺在花丛中,仰望着蓝天白云,吸吮着油菜花儿那沁人的花香,享受着军校生活难得的清闲……我问身边的阿涛:“你的家乡也有这种油菜花吗?”。阿涛并没有直接回答我,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油菜花儿,似乎若有所思,好一阵子,他才说道:“每年春天,我家房前屋后都要种植这种油菜,有两三亩地,这也是家中的唯一生活来源”。他深呼了一口气,接着说:“父亲去世的早,我娘十几年前又生了一场重病,双目失明了……唉”。阿涛提到母亲双目失明时,沉默了许久,只见他双眉紧锁,目光直直地望着天空。我同情地侧过身来看着他,不知怎样安慰他,我知道,一个我不经意的话题,触碰到了阿涛最不愿意提起的往事,我有些内疚。他把脸侧到了另一边,顺手摘下了身边的一支油菜花儿,在鼻子前闻了闻,接着又说:“我娘生性要强,生怕村里的人小看了我们家,这些年,家里的地很少请过人来帮忙”。“那她是怎么种的呀”?我有些不解地问。“每年元旦一过,我们那儿就开始种油菜了,姐姐在前面耙沟,我娘几乎是爬在地上,她一只手摸索着垄沟,一只手播撒着菜籽,右侧的小腿和脚再轻轻地带上些浮土,把撒过菜籽的垄沟掩埋”。说到这儿,阿涛有些哽咽。“我上初中就在县里住校,姐姐为了减少家中的开资,读到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是娘和姐姐操持着这个家,供我上学读书。每年暑假的时候,娘总是让我牵着她到油菜田里,轻轻地抚摸着快要打籽的油菜花,告诉我,别为学费的事发愁,等这油菜籽收割了,就会把你的学费凑齐了……”。“你娘可真的让人敬佩,等有机会我一定和你一起去山东看看你的老母亲”。我对阿涛的母亲肃然起敬,也对阿涛的家境更加同情,这是我第一次从阿涛口中知道他还有一个“瞎子娘”,也似乎更理解他平日为啥少言寡语了。

  我们读军校的时候是实行供给制,一切都是免费发放的,尽管津贴费只有十几元,但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外,细致的人每个月还是能有结余的。阿涛是大家公认的“抠门儿”,没人能从他那儿借到一分钱,他也从来不向其他同学借过钱。吝啬的他没有给自己买过一件“便装”;一块香皂他能用上一年,据说只有身边有同学与他一起洗脸时,他才拿出来沾沾手。一些同学很是看不惯他的“小气”。我则认为阿涛身上有种特殊的质朴,更加尊重他,丝毫没有歧视他;阿涛也把我视为比较信任的同学,这也许是阿涛今天能跟我讲述他内心封存多年心事的原因吧。

“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娘了”,阿涛接着说“其实在县一中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能考上不错的大学。但是,考虑到家里的状况,我还是背着我娘悄悄地放弃了高考,当别的同学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娘平生第一次重重地打了我,我知道,她是恨我不争气”。“后来呢?”我听的入了神,一直想知道故事的发展。“后来我选择了参军,当战士那三年时间里,我没有探过亲,即想见到我娘,又害怕见到她老人家;我娘也特别地倔强,从不托人打信到部队里,直到参军第三年的七月,也是在油菜籽收获的季节,我如愿地考上了军校,这也算是没辜负娘对我的期望了吧”。阿涛在讲述这段时,我能感觉得到他对母亲愧疚的一种释怀,那也是对母亲几年苦苦思念的一个回馈吧。阿涛的故事还没讲完,突然一阵急促的集合哨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我们急忙跑向教员约定的集合地点。

  军校毕业后,我和阿涛天各一方,现在的阿涛已经走上部队领导岗位,成为炮兵部队优秀的指挥员了。前一阵子,阿涛来电话,我无意中提起他娘,阿涛告诉我:他娘去年走了,老人家临终也没能重见光明,再也没能亲眼看见她种植的油菜花,她静静地从一个漆黑的世界到了另一个漆黑的世界。我很懊恼,没能实现自己的承诺,去山东东平看看这位令我钦佩老母亲。我曾无数次地猜想过阿涛母亲的模样,甚至幻想有一天她老人家的双目被医治好了;也曾幻想过阿涛家里油菜田的样子,那是一片花海般的田野,色彩斑斓,花香四溢,彩蝶纷飞……

撰文编辑:原森

图片来源:自拍,部分网络

背景音乐:选用电影《红十字方队》主题曲〈相逢是首歌〉

版权独立,盗用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