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黑白子

  说到“黑白子”自然会想到围棋。我与围棋的结缘还得从四十年前说起。

  记得1976年,我还是上海万航渡路第一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我们小学所属的长宁区少年宫开办业余围棋训练班。那个年代无论学什么特长,都是免费的,由学校老师推荐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参加,当时我是学校的红小兵团团长,理所当然地成为少年宫围棋学员,其中还有我同校上二年级的弟弟。

  第一次学围棋,是在长宁中学的大教室。教室里坐得满满的,足有100人,都是来自长宁区不同小学的学生。我们的教练叫王培华,个子不高,圆圆脸,大概三十来岁吧,他是我的围棋启蒙教练。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也是我国围棋女棋手杨晖八段的启蒙教练。

  第一天上课,王教练就讲了好多学棋的规矩,比方说:下棋时不能讲话,落子无悔,不能争执,要保持安静,坐姿要端正,拿棋姿势要准确,连续三次缺课就等于自动放弃学棋等等。然后给我们介绍了围棋的历史、棋盘、棋具等。

黑板上挂着一个硕大的围棋教学盘,横竖分别十九路三百六十一格,棋盘的每个交叉点上都钉着小钉子,黑白色的围棋都是用薄铁片做成了,每个棋的上端都有一个小洞,是用来挂在棋盘的钉子上的。现在都是磁性挂盘了。

王教练看起来长得很和善,但对学生很严厉,很多好动的男孩子坐不住,下棋不安静,吃子时争执,有的还把棋子放嘴里含着,每次他都会不由分说地告之那些调皮的孩子:下回不要再来了。

以后每周一个下午上完两节课后,我们就到长宁中学学棋。从开始时的一屋子学员,到一年后,才留下了四个学员,其中就有我和弟弟。其后,我们又去长宁区棋院下了半年棋。

  快小学毕业时,我准备报考黄浦区一所有百年办学历史的重点中学----格致中学,那时上小学的时候好象每个区的教学内容都不统一,跨区考试还是比较难的,我就没有时间去学棋了。王教练说上了黄浦区后,可以介绍我和弟弟跟着在上海市体育宫的围棋教练邱百瑞老师学棋,邱百瑞老师可是大名鼎鼎的围棋名师呀!可是由于考上格致中学后,学习比较紧张,就没再继续学围棋。

  以后的几年,我一直没有再下棋,因为当时周围同学会下围棋的不多,有时在寒暑假的时候和弟弟下几盘。高中文科班时,偶尔得知班里新调来的男同学曾师从邱百瑞教练,便一起下过几盘,后来也代表学校参加过黄浦区中学生女子围棋赛,可能是因为放下时间太长,没有取得好名次。

  大一的时候,有一天在食堂门口看到一张有关举办围棋团体赛的海报,是数学系几个围棋爱好者牵头组织的民间活动,要求每个系由五人组成一个团队。同寝室的同学积极鼓励我报名参加,最后我代表中文系参加了团体赛,我被编在第五组,与其他系的第五组选手举行循环赛。全校只有我一名女棋手,谁也没有想到我以“过五关斩六将”的气势,一举击败其他系所有第五组选手,成为为数不多的“常胜将军”,为我系取得团体好名次立下了汗马功劳,因为是团体赛,没有个人名次,组委会特意为我设了一个“特别奖”。

  在大二、大三的时候,还代表学校去市精武门(精武体育总会)参加了两届上海市大学生女子围棋赛,第一次两轮过后,我就遇到了强劲对手胡燕华,结果乖乖地被淘汰,输得心服口服。后来得知她三次获得全国高校女子围棋冠军,被授予业余五段。第二次参加比赛的棋手不是很多,比赛取前三名,我很遗憾获得了第四名,别看只相差一名,真实水平相去甚远。

  为了提高自己的围棋水平,没事的时候,我还经常去书店买些围棋书,坐在寝室的床上打谱看棋书,也是悠然自得。

由于学校民间经常组织一些围棋赛,学校的围棋爱好者也越来越多,很多初学者属于“自学成才”的野路子型,就是自己先看书基本懂点棋理,然后找人实战乱吃乱打。所以我也经常被邀去下指导棋,有时候进行我们俗称的“车轮大战”,就是一个人同时面对好几个人下棋,大多是和初学者下让子棋,有的让三子,有的让五子不等。其中有位“别有用心”的男生更是经常虚心向我“请教”,拜我为师,他就是我的“关门弟子”--我现在的老公。他非常好学、悟性极高,再加上有“名师”指点,没多久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上班后,也参加过几次系统内规模比较大的围棋团体赛,为我们单位团体取得好成绩立下了汗马功劳。(此片为朋友随拍,非常感谢,为我留下珍贵的记忆)

  现在已是很久没下棋了,刚结婚的时候,每个结婚纪念日,我和老公都会泡一壶香茗,手谈一局,然后记下棋谱留作纪念,后来因老是输给他,就再也没有兴趣了!

  和老公下棋的时候,我经常用黑子,因为黑子先行,他自然只能用白子了。我们俩收藏了不少围棋书,专门刻了藏书章曰:黑白子藏书。

  取名“黑白子”,一是因以围棋结缘,二是因为黑白既是相互独立的,又是和谐统一的。尤如中国古代的阴阳太极图,黑色代表阴,白色代表阳;黑里有白,白里有黑;黑白两部分酷似两条游动的鱼,寓示世界万物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和谐的统一,阴阳也在相互矛盾冲突的运动中此消彼长,不断取得动态平衡。天地宇宙世界万物是如此,家庭生活夫妻关系亦是如此!


小花絮


2017年8月12日,周村古商城为迎接来自世界42个国家300多名摄影家参加的第五届世界摄影大会,组织了丰富多彩的采风活动,其中包括围棋表演。在观看围棋表演时,我不禁想起了王培华教练当初教我们的怎么正确拿子方法,忍不住和棋手进行了交流。拿子方法其实也属于弈礼和弈德,表示对对手、也是对围棋的尊重。(此片是摄友曹姐姐从她朋友的美篇中替我下载的,在此一并深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