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十月二十五日是父亲的生日,每到这个时候总是特别想念父亲。

父亲二00二年四月十九日凌晨走完他七十二岁的人生,离开他挚爱的亲人到现在已经十五年了!可在我的心里父亲从未走远,父亲的音容笑貌好像就在昨天,有时甚至感觉父亲只是出远门了,还会回来的!

二00五年,在父亲去世三周年时,海关总署统计文苑向全国海关征文编辑出书。我投了两篇稿,一篇是" 杨家湾的夏天" 一篇是"忆父亲" 编辑要求我修改后准备收录到书中,可我每次推开纸拿起笔时父亲的点滴往事犹如电影般在我脑海里闪过,眼泪无数次打湿稿纸,无法写下去,最终没有完成任务,只收录了一篇杨家湾的夏天,这让我在心里总是感觉愧对父亲,今天,我再次拿起笔写下对父亲的思念,以此来慰藉父亲的在天之灵吧!

小时候我对父亲印象很模糊,只是知道父亲是军人,在很远的地方,每年只能回来一次。那时候我的年纪小,所以总是记不住父亲的样子。直到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们姐弟四人和母亲一起随军到了部队才和父亲生活在一起。记得刚见到父亲时候我怯生生的,可是看得出来父亲对我们的到来非常高兴,父亲看着我们又长高了,眼睛里满是欢喜,只是父亲更加忙碌了!每天下班后要为我们做这做那,星期天要为我们洗一大盆衣服。父亲虽然对我们倍加疼爱,可对我们的管教也非常严格,如果没有完成作业,或者没有完成分担的家务活那是要挨批评的,和小朋友打架回家一定会挨一顿打,所以我们都有些怕父亲。但是半年后的一件事让我不再害怕父亲,那是在一年级期末考试后,我被评上三好学生,当我把奖状和学习手册拿给父亲看时父亲很高兴,把奖状看了好几遍,又把我的学习手册仔细看过,对我说,好好收起来,明年争取还得奖状。那天晚上吃过晚饭,父亲招呼我,拿着小板凳带着大蒲扇,坐在楼前的小山坡上,说起了他小时候的事情。父亲说: 他出生在河北省泊头乡下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爷爷在父亲很小的时候闯关东去了东北,留下奶奶和父亲,两个姑姑守着两亩薄沙田过日子,可打的粮食很少,养活不了一家人,生活过的异常艰难,不得已将十三岁的大姑送到别人家做童养媳,奶奶则出去要饭。可是无论生活多么艰苦,父亲都有一个特别强烈的愿望,那就是上学读书,每当去地里拾粪捡柴路过村里私塾时,父亲总是站在外面听里面传出的读书声不肯离开,可家里连饭都吃不饱,哪有钱读书呢!有一次奶奶有事出门走了七天,父亲自己拿着小板凳到私塾里上课去了!奶奶回来后流着泪把父亲从课堂里拽回来说: 孩子,咱没钱,念不起书啊! 父亲大哭了一场,上学的梦就这样破灭了!我问父亲,您还能记得那七天你学的什么吗?父亲说,"当然记得,那时候的启蒙教育都是从百家姓开始,我也是学的百家姓" 于是父亲給我背百家姓,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百家姓。

父亲对我说,后来奶奶一家在老家实在生活不下去了,决定去东北找爷爷,临行前大姑抱着奶奶哭着求奶奶不要走,可不走又怎么办呢?奶奶狠心把大姑留在老家,带着父亲和二姑一路要饭到了东北,到东北后十四岁的父亲去木匠铺做学徒工,本想一家人团聚了!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可没想到一场大病夺去了爷爷的生命,十七岁的父亲担起了养活全家人的生活重担。读书识字更是想都不敢想了!最后父亲对我说: 你现在赶上了好日子,要好好念书,长大了去北京上大学!父亲说这话时眼睛里充满了希望,那晚父亲和我说了许多话,直到月亮爬上了树梢。这时我明白了为什么父亲除了工作以外,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那是他一生对文化的渴望。虽然那时我还小,不能读懂父亲的全部意思,但是我下定决心好好学习,不辜负父亲的希望,我每个学期
都能拿到奖状。我还是父亲的小老师,父亲读书时候有不认识的字就会问我,如果我不认识就会查字典,每当这个时候父亲总是非常高兴。
可是由于文革,我上小学五年级上学期学校就停课了!两年后我作为知识青年去了北大荒,没有去北京念书成了我们父女两代人的遗憾。

我和父亲在福建樟州

父亲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渐渐长大了!对父亲的了解也多了起来。东北解放后父亲参加了工作,也许是在旧社会吃了太多的苦,父亲认定共产党最亲,新社会最好,父亲积极向上,努力工作,参加工作后父亲很快入团,入党,用自己全部的热情和力量建设自己的新中国。这时父亲学习文化的渴望更加强烈了!他为自己做了一个小黑板,上面写上生字,走到哪带到哪,向有文化的同事学习,父亲每天快乐的学习着,努力工作着,正当父亲沉浸在幸福喜悦之中时,朝鲜战争爆发了!父亲作为家里独子,响应祖国号召,告别年迈的奶奶和新婚的母亲,怀着对祖国的忠诚,肩负着人民的希望,带着他的小黑板,跨过鸭绿江,投入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场。

右一是父亲

朝鲜政府颁发的立功证书

证 明 书


为了保卫祖国与敌人战斗中有功劳,由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上任委员会名义给褚廷信发放军功章,特此证明。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最高人民会议上任委员会
书记长 江良仁

父亲抗美援朝纪念章

  父亲的部队是铁道兵独立桥梁团,主要任务就是抢修被敌人炸毁的铁路桥梁,父亲和他的战友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抢修桥梁,那时候美国飞机对朝鲜的铁路桥梁每天都进行狂轰滥炸,甚至一天要轰炸几次,有一次,敌机轰炸完飞走了!父亲和战友们马上抢修被炸坏的大桥,可没有想到敌机又来第二次轰炸,想撤退已经来不及了!父亲和战友一人抱一根枕木跳到江水中,漂到下游才被战友救起。父亲凭着对共产党的忠诚,对祖国的热爱,为了世界和平,为了朝鲜人民,舍生忘死战斗在炮火硝烟的朝鲜战场上。在抢修南江正桥时候因为桥墩与木型板中有一人多高的水无法施工,父亲要求下水排除,父亲在五月份冰冷的江水里连续四个小时的工作,终于排出积水,使抢修工作顺利进行,还有一次父亲和四位战友清理工地的排水沟,正赶上洪水期,天又下着大雨,水排不出去,将会影响大桥施工,父亲向战友提出: 不干完,不回去,坚决与大雨洪水作斗争。父亲和战友们在大雨中站在水里连续干了十一个小时,按上级要求完成了任务。

父亲虽然没有念过书,但是工作起来总是动脑筋,想办法,在做排架的工作中,父亲向领导提出改进工作方法的建议,由原来每三个人一天做一个半八米长的排架到每三个人一天做三个排架,使工作效率提高一倍,提前完成大桥抢修任务,为保证一条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有力的支援了前线的战斗。那时候修桥器材很缺乏,父亲每天收工回来只要看见有可以再利用的器材就捡回来,哪怕是一个道钉也要捡起,留着用到最需要的地方,修桥缺铁钉,父亲就用粗铁絲自己做,保证施工进度,因为父亲的努力工作在朝鲜荣立了三等功。

一九五三年抗美援朝胜利后父亲回到祖国。

一九五三年六月在铁道兵独立桥梁团三营十二连荣立三等功。

  父亲回国后继续转战祖国南北,修路架桥,先后参加了黎湛铁路,杭长铁路,鹰厦铁路,包兰铁路的建设。父亲和他的战友不怕吃苦,不怕牺牲,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为祖国的铁路建设付出了鲜血甚至生命。父亲在工作中非常能吃苦,并且想尽办法搞革新,圆满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多次立功受奖。在一九五五年五月抢修玉河大桥时因为提前完成所分担的任务,荣立三等功。

一九五五年五月在铁道兵独立八五四一部队一支队五连荣立三等功。

一九五六年七月在铁道兵八五四一部队一支队五连获得团级先进生产者奖励

父亲和战友重逢于修建鹰厦铁路线上的樟州

  在修建包兰线上的内蒙古黄河大铁桥时候,父亲看到施工中木工工作进度慢,影响工期,经过父亲努力,自己做了一个半机械化的木工机械,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提前完成了修桥任务。由于父亲的出色工作,在一九五九年九月荣立三等功一次,十二月荣立二等功一次。

一九五九年九月在铁道兵八师三十六团五连荣立三等功。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在铁道兵八师三十六团荣立二等功。

一九六0年国庆节父亲作为铁道兵代表去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分別受到毛主席和党和国家领导人和中央军委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父亲的心中充满光荣与自豪,为自己激动,为人民军队骄傲,为祖国欢呼,有了更多的使命感,父亲为祖国的铁路建设更加忘我的工作

父亲参加国庆观礼时佩带的胸条

  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财富,只留下这两张照片陪伴着我们,它是父亲一生的光荣,也是我们儿女的骄傲,是父亲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让我们一生热爱学习,不怕困难,勤奋工作,努力向上。

参加国庆观礼时的父亲

一九六0年十一月父亲去铁道兵绵阳学校学习,父亲在工作中深感文化的重要性,在部队时总是坚持学习,学习文化,学习专业知识,对能够去部队院校系统的学习非常高兴,所以非常珍惜这宝贵的学习机会,没有上过学的父亲凭着对知识的渴望,在学习中刻苦钻研,努力学习,用比别人加倍的付出换来每门功课都是五分的优秀成绩。在校期间父亲是区队长,不但自己学习努力,还能帮助战友一起学习,毕业时父亲被评为五好学员。

一九七0年三月父亲转业回到老家沈阳,分配到铁路的一个工厂,不久又被安排到沈阳市和平区民族小学校工作。在学校的那段时间是父亲最开心的,每当工作不忙的时候父亲会坐在教室里最后一排听老师讲课,我不知道父亲此时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是不是想起小时候在村里私塾上的那七天学,会不会忘记奶奶从课堂上把父亲拽回家时的难过,父亲听老师讲课的心情一定非常快乐,也许父亲什么也没想,只是享受这快乐。父亲在学校期间还开办了一个校办小工厂,带领几个高年级学生做水桶上面的提梁。一个提梁只卖几角钱,为了降低成本,父亲自己做模具,骑着自行车去废品收购站选购可以用的材料,然后又骑着自行车到处推销产品,那时父亲总是很晚才回家,每天都是我们已经吃过晚饭很久了!父亲才骑着自行车回来。父亲用校办工厂挣的钱组建了学校鼓号队,那是和平区中小学校唯一的一个鼓号队,每当区里各单位有什么大型活动,学校鼓号队都会带去喜庆。有一次我去学校找父亲,恰巧那天鼓号队有活动,一个女孩子在队伍的前面指挥引领着鼓号队,指挥棒上面的红樱一上一下跳动着,非常醒目,鼓号队一路上咚咚咚的敲着,滴滴答答吹着,引来不少路人驻足观看,父亲拿着一个小电喇叭指挥着,脸上是幸福的笑容,好像一个出征的将军,指挥着千军万马,我想那时候的父亲心里一定是骄傲的,快乐的 ! 和孩子们在一起,让父亲变得年轻。

父亲在学校小工厂前面

  父亲一生特别能吃苦,工作时不管有多大困难从不退缩,想尽一切办法完成任务,在家里父亲也是我们的大山,把他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家,给了他的儿女。母亲五十七岁那年得了类风湿,不久就瘫痪在床,是父亲一个人在照顾母亲,父亲不想给儿女门添麻烦,让我们安心工作,培养好孩子。父亲六十七岁那年不幸患上食道癌,手术后切掉了部份食道和部份胃,可父亲身体稍微好些后还是坚持照顾母亲。二00二年春节前父亲病情加重再次住进医院,到清明时候已经不能自己起来了!记得清明那天的中午,太阳照在病房里,有些暖意,父亲看着外面问我: 外面桃花都开了吧?我说: 是啊!都开了!父亲眼睛看着外面,许久没有离开,眼睛里是对生命的留恋,是对家人的不舍,我强忍住眼泪跑到病房外大哭一场,世上最残酷的事情就是你眼看着最疼爱你的人离你而去却没有办法救他,父亲因为有病不能吃饭,到后来非常瘦,可父亲有一个心愿,那就是看到我侄女考上大学再走,侄女学习很好,是父亲的希望,也是父亲的骄傲,父亲说 : 再给我四个月的时间,活到高考后再走也甘心了!为了这个愿望,父亲拼命与死神抗争着,为了看到侄女考上大学,父亲努力吃下每一口东西,一天中午父亲说,你给我买一个包子吃吧!包子买回来了!可父亲根本一口也吃不下去,父亲不甘心,还是努力吃,可怎么也咽不下去,父亲看着手里的包子,不想放弃,因为父亲知道放弃就意味着放弃生命,父亲的心里还有愿望,那是父亲一生对文化的渴望。父亲没有实现的愿望希望他的后代能够实现,可是父亲的病却越来越重了!已经完全不能吃东西了!看着曾经是山一样的

父亲被病痛折磨的痛苦样子,我心里难过极了!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尽管我在心里诅咒了死神千万次,无论父亲怎样和死神抗争,残酷的死神还是无情的带走了父亲,二00二年四月十九日凌晨父亲走了!静静的走了!没有一声呻吟,无论我怎样呼唤,父亲都不再答应,我的父亲走了!从此再没有回来!父亲没有等到侄女高考完,带着深深的遗憾走了!欣慰的是侄女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我们去父亲墓地前含泪告诉了父亲,父亲一定会听到的! 父亲,您的一个孙女,两个外孙女都念完大学,现在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您一生的愿望您的后辈替您实现了!

那天晚上在医院处理完父亲的后事,我和妹妹相依着回家,外面很黑,也有些冷,我不禁和妹妹靠紧了些,那天晚上没有月亮,星星也很少,漆黑的夜晚一片寂静,回头望望,我把父亲留在那个黑暗阴冷的小屋,眼泪止不住的流,有人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可我找不到哪颗星星是父亲,父亲,你在哪里?

父亲刚强一生,晚年时不幸得了重病,母亲又因病卧床十几年,儿女下岗,不多的退休金让父亲生活不宽裕,可无论怎样,父亲从来不抱怨什么,也不向儿女要求什么,总是自己刚强的扛起一切,当我接济父亲时,父亲眼里总是充满愧疚,觉得是自己拖累儿女,那情景让我现在想起来心里都非常难过,父亲以他的大爱为儿女操劳一生,把他能够付出的都给了我们,当他老了,病了!却仍然不肯向儿女索取半点,这就是我的父亲,我有着大山一般胸怀慈爱的父亲!

  因为我是家里第一个孩子 ,小时候学习好,能够给父亲当小老师,所以姐弟四人从小到大我得到父亲的关爱更多一些,二000年我体检时候发现甲状腺有病 需要做手术,术前检查情况不乐观,我心里有些负担,父亲知道后给我打电话安慰我,鼓励我别害怕,而这时候父亲已经有病几年了!却还是想着我,父亲,我永远不会忘记!


  无论生活怎样,父亲总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对党无限忠诚,对新社会无限热爱,每个月的八号是交党费的日子,三月七号那天重病的父亲嘱咐我们第二天给他交党费,这就是我的父亲,有着一颗永远忠诚党,报效祖国心的父亲。父亲教育我们不要忘本,要勤奋学习,努力工作,要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做事,父亲的一生让我懂得怎样做人,怎样工作和生活,这就是我的父亲,永远值得我骄傲的父亲!

  父亲已经离开我十五年了!可我仍然会经常想起父亲,在我工作生活遇到困难时会想起父亲,因为父亲会听我说,当我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时,会想起父亲,因为父亲已经不能和我分享了!有一次我晚上做梦,梦见了父亲,当我使劲睁开眼睛时,父亲却不见了!留下黑夜中哭泣的我,我会经常想起父亲,我的父亲是最好的父亲,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父女。

想父亲时我会看父亲的照片,从年轻看到老,也会看父亲和毛主席的照片,有这些照片陪伴好像父亲就在身边。

近几年随着自己年纪渐渐大了!身体大不如从前,看着父亲留下的这些照片和立功奖状,想到有一天我也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这些东西怎么办?应该给这些它们找一个更好的地方。于是经过我的咨询和联系,今年十月二十三号我把父亲的这些宝贝捐赠给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那天是一个星期一,我早上去了军事博物馆,办完手续,我对军事博物馆的两位主任说,我现在不是军人了!不能给你们敬军礼了!我给你们行个礼吧!谢谢你们! 当我抬起头时,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父亲的这些东西有我对父亲的无限深情和思念,父亲不在的日子,有照片陪伴,我心有些许安慰,可现在我把父亲送出去了,心里真是千万般舍不得,从北京回来后,有几次我去原来放父亲照片的地方走,想去看看,走到那里才想起已经捐赠出去了!父亲您走时候告诉我要好好保存这些东西,一代代传下去,我答应过您,因为我知道这是您一生舍生忘死,辛勤工作党和人民给您的荣誉,放在这里让更多的人知道您的光荣,您一定不会怪我的,这是您的光荣,也是我们儿女的骄傲。


捐赠证书

  十月二十五号那天是星期三,我再一次去军事博物馆,在军事博物馆的大门前照了这张照片,我要永远陪伴着父亲

  有人说,好人死后能上天堂,也有人说,人死后能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愿父亲是天堂中那颗最亮的星星,想父亲时,我会仰望天空,父亲,你在天堂还好吗?女儿想您了!您听见了吗?愿父亲的在天之灵护佑您的儿女健康平安,盼望在梦中与父亲相见!

我的父亲没有走远,父亲永远在我心里!


女儿泣书于二0一七年农历

十月十六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