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恩负义

贾雨村的仕途,是从忘恩负义开始的。 贾雨村寄居葫芦庙,幸得甄士隐相助,才有了进京赴考的机会。可他居然连夜离开,连辞别都不曾。当我看到甄士隐“意欲再写两封荐书与雨村带至神都,使雨村投谒个仕宦人家为寄居之地”时,隐隐难过,因为甄士隐的诚意就这样被辜负。

到第四回,贾雨村从当年的小沙弥如今的门子口中得知冯渊命案中被拐卖的女孩就是英莲时,也只是一句“原来就是他”的“罕然”,让人惊叹此人的凉薄。

养精蓄锐

贾雨村第一次得了官,却因“贪酷”“恃才侮上”,被人参了一本,落得个革职的结局。此时的雨村,面对同行的欢喜,忽然就明白了自己的问题,于是“面上全无一点怨色,嘻笑自若”交代完公事,将家人安排妥当,出去游历了。

当然,他不是游山玩水,而是做了黛玉的家庭教师。而且,很显然,他的目标不是家庭教师的辅导费,而是看中了林如海可以给他仕途上的帮助。小说写道“雨村便托友力,谋了进去”,一个“谋”字,何其传神!

果然,他得到了林如海的举荐,但此时的贾雨村政治上还不是特别成熟,问林如海“不知令亲大人现居何职?”林如海“笑”着跟他提起贾家,提起贾政。

林如海是厚道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从他和贾雨村的对话中足以看出。明明是贾雨村求保举,林如海却说正想托他带黛玉进京,而且准备好了一切盘费,避免了雨村的尴尬和为难。但他仍是“笑”。我看这“笑”字,不由想起一个故事:民国时期,国学大师王国维收藏一宝物,请末代皇帝溥仪赏鉴,溥仪认为是假的。问及缘由,他说“我说不出,只是感觉它和我们家那些东西不一样”。贾雨村的问话,也是因为他的见识不够吧。

但他的成长确是不能否定的。

心狠手辣

在处理门子一事上,我们看到贾雨村在政治上逐渐成熟。

第四回里,得知薛蟠是贾家亲戚后,已有了打算的雨村故意“请教”门子,听完门子的建议还笑说“不妥,不妥”一心想攀附的门子大概在被发配的时候才能明白贾雨村早忘了出身之地,早已不是故人了吧。

世故圆滑

贾雨村第一次见贾政,拿的是“宗侄”的名帖,此时,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官了。就好比到中央去,拿个某镇长的名片,还不如不拿,而自称晚辈,就显得亲切了。

为薛蟠的案子徇情枉法后,贾雨村急作书信两封给王子腾,告知“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至此,贾雨村在官场,已经游刃有余了。

之后跟贾家的来往,令贾宝玉无比生厌的贾雨村已然成了贾政心目中的读书人的范本。

忘恩负义

按高鹗的续本,贾雨村的仕途之路应该也是终于忘恩负义。

贾家失势,,贾雨村见风使舵,另寻靠山。而自己也不免被弹劾的命运。我窃以为,这应该符合曹公的本意。因为“乘除加减,上有苍穹”,“无情的分明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