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东莞,东指东江,流入珠江,莞是一种编席的蒲草。东莞在珠江入海口,东江下游长满蒲草的地方,而我的老家在珠江源头。从江头跑到江尾,仅为了参加一场马拉松,真是吃饱了撑着瞎折腾!

东莞事多,一百多年前徐爷虎门销烟,导致鸦片战争。几十年前,这个地方放弃种粮食,改种工厂,生产廉价产品赚内地人的钱,当地的农民卖地赚工厂的钱,因此这里土豪众多,大佬云集,而且这个地方是深圳和广州的郊外,也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土豪们用从内地赚来的钱嫖赌内地来赚钱的人,据说还专门发明了一种莞式服务,滑稽吧!只是如今蒲草已被铲除,莞式服务已被禁止。

东莞不像深圳那么紧张,更不像广州那么拥挤。这里是乡下城市,都市乡村,有钱人的世界,打工者地狱,土豪的天堂。

看看政府的这些形象工程,就知道有钱的主,做事都是大手笔。工人电影院,这在内地都是往昔的回忆,在这里也只是个名,因为这里的工人实际上是内地的农民即农民工人,简称农民工。

工人电影院,市民艺术中心,博物馆,剧院,图书馆……都是文化工程,知道了吧,这叫缺什么就补什么。

东莞马拉松今年是第二届,土豪披上了亚洲马拉松锦标赛的外衣,摇身一变成为土豪金。

位于市政中心广场的这个牌是不是很土豪,马拉松领物资就在这里。我从深圳机场坐大巴到东莞,售票员告诉我坐大巴到东江,下车后发现距离广场还有5公里。时间还早,那就走吧,顺便逛逛这个曾经长满蒲草的地方。其实机场坐大巴到虎门,虎门改乘地铁到会展中心是最快的,市政中心广场就在会展中心旁边。

折腾才刚刚开始。为了赛后省事,我把酒店订在终点附近,而且终点附近还有到机场的大巴候机楼,这样跑完可以走到酒店,从酒店再走到大巴候机楼,可是这如意算盘全打错了。领完物资从起点坐公交到终点就崩溃了,小公交,根据距离投钱,刷卡的前面刷卡上车,后面刷卡下车,我投五元,这公交算长途车吧,拐来拐去走了快两小时,那些黑人兄弟都快跑到了。本打算明早坐此趟公交去出发点也不敢了,担心坐到起点赛事都结束了。公交司机很土豪,伴着破喇叭,一路高歌。

不能坐公交,只能去坐赛事摆渡车,4点起床,5点上车,6点到出发点。赶早的不止我一人,多了去了,很多人太兴奋。

赛后的折腾更是无语。跑完走到酒店要穿越赛道,安保人员坚决不让,要求去绕道。没法只有再走回终点,从终点背后绕一圈到路对面的酒店。下午两点退房后,赛道也基本没人了,赛道可以随便穿越,等慢悠悠找到候机楼,因马拉松赛事关门停业改地方了,导航查查有9km,无语!想去坐赛事摆渡车回起点,坐地铁到虎门,从虎门坐大巴到深圳机场,我六点多的飞机,感觉时间太紧来不及。果断神州叫车,可是那司机找不到地方。等我找到他车时,只有改道直接去机场了。这马跑得累,还跑得很贵!

由于很早就到起点,我还在感冒中,只有找个避风的地方等着。像看猴子杂耍一般欣赏那些太激动的群体,很多团体都有几个摄影师跟拍,只有墙角旮旯里偶尔见到几个静静打坐的,我想这也许就是大神了,专门来跑步的,不是来杂耍的。

我在感冒中,可以放弃不跑,也可以跑到哪里算哪里。还好,处在感冒前期,并没炎症也无心肺不适,只要控制好速度,危险可以降到最低。

一路上我很小心,医生会说感冒要多喝水,可感冒跑马,我不敢多喝,不知为啥。第一第二个补给点几乎一口水没喝,最多是漱漱口,也不敢用水降温,只有在37公里处用水浇了浇头,算是洗把脸。

到8公里时赶上400兔子,以后几次兔子超越了我。终点附近又超了我,临近终点时还有3分钟,他们慢下来等着准点冲线,我超了他们。东莞马的兔子有两拨,官兔和企业广告兔,官兔携带气球在前,企业兔背着广告牌在后,相距50你左右。

东莞马拉松,政府主导,沿途每个街道都搭台为跑者呐喊加油助威。几个大学更是组织了很多小哥靓妹拉拉队,医科大学的拉拉队在临近终点附近几公里长,大舞台大音响大主持人让赛道温暖无比热闹非凡,十分土豪!

速度慢,可以让摄影师拍更多片片。马拉松赛道上人很多,要想有好的照片,还是要有技巧,不能只靠摄影师乱拍。

首先要知道摄影师在哪,不能跑到摄影师面前才摆Pose,很多摄影师都是长焦镜头,只能拍20米以外的人,你跑到他面前没有用,相机没法拍到你。

摄影师拍运动的物体,要提前准备,不能到眼前才拍。太近很难拍,成像很可能因为一个小动作就花了。拍跑步的人,都是快门优先,快门速度设置高一些,用长焦镜头虚化远处人物周围的景,这样拍出来的人物就清楚了。提前让摄影师注意到你是最重要的!

因此,跑马拉松,最好跑边上,摄影师能捕捉到你。其次,打扮时尚肯定容易被摄影师看到。再就是提前做准备,在相机的景程范围内摆pose,你看相机镜头长短就知道,镜头长的就远远的开始摆,镜头都看不到的,你跑到他面前站着不动,让摄影师拍。

拍照时,可以把速度降下来,把步幅拉大,这样的片片,看起来好厉害,可以与黑人兄弟比拼,而实际上就是个假动作。

东莞马拉松的天气很给力,气温适合,跑完了才见阳光。只可惜我在感冒中,体力很差,一路跑不快,也不敢跑快。跑完成绩比西昌马好一点,都是因为海拔低。

到了半马补给点,吃了四颗盐丸,就像医院给病人补充生理盐水一样,确保身体内电解质不紊乱。路上还吃了几根香蕉。马拉松的补给都是给跑得慢的人准备的,跑得快的不愿意浪费时间。

东莞赛道还可以,除了折返多,坡有几个,坡度不大,还算温柔。只是一路上,很多人去医护站喷白药,其实并没什么用处,反而由于云南白药气雾剂制冷降温,使得本来疲劳的肌肉更容易抽筋,建议采用拉伸。我第一次跑全马,也喷了很多次,导致压缩裤上的污渍很久洗不掉,其他毫无用处,此后我再没喷过。除非受伤,疲惫抽筋不算受伤,拉升效果更好些!

第一个病马跑完了,在土豪的地盘上见证了土豪金马拉松的全程。路上有人问马拉松跑多远?也有人问:你也跑完了?跑完了,没多远,42.175km,我这死样能跑完,很多人都能跑完,只是你敢不敢愿不愿意去尝试罢了。

成绩无关紧要,一张未打印的纸,奖牌也是块废铁。只有你迈过的那道坎是真的,你跑过的那段里程在你心里沉积的自信是真的。我能,42.175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