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身姿小巧,沾点水气就能活,不用打理不用关照,是我这种懒人适合养的物种。连着五年,春节前都要买盆水仙养着,已成习惯。为让花在年三十或是初一开放,天天去看她,温度高了放书房,温度低了放卧室,算计着速度计划着时间,她也很配合我,几乎是按我的要求准时开放。我曾想,水仙好养,听话,冷冷的小小的也算耐看,静静地装扮着生活,有点象我,对生活要求不高,恨不得喝西北风就能快乐。

自从用了单反,没事在家里拍两张,水仙自然也就成了我拍摄的对象。一朵拍她的卓而不群,两朵拍她的相依相伴,三朵拍她的甜蜜友好,四朵拍她的和谐共处,直到她们都一朵朵惊艳绽放,天天在她的冷香中享受冬日的闲适,才发现春节过去了,她们也没了力气。

连着多年,中央电视台春晚的观众席上都摆着水仙,那花与我的水仙同时绽放,与我一起迎接新年。水仙放在这么醒目的位置登上大雅之堂,它依然是那么冷静,昂起纯洁的小脸告诉自己放哪儿她都会是那么冷静的小人儿。人们看完春晚后各种的评论,甚至有人曝光观众席上有哪些大人物,哪些有来头,还拍了睡着的观众,向来没有谁评论今年的水仙如何。她就是个摆设,就是个装点,就是静静的没人注意。

我注意了。

今年春晚,桌上摆的水仙花没开几朵,一盆盆的像香葱像蒜苗,几乎没有凌波仙子的小脸儿。再看看我的水仙,一朵也没开!怎么了?赵凌云在微信上也说她的水仙老不开,海霞拍的她家的水仙照片也是年后才发表,我的呢,直到初五我从外地回来,一朵小花喜盈盈地咧着小嘴刚刚吐出几乎闻不到的清香。等啊等,每天只要闲着,目光准会落在水仙上,只要有空就要去看看哪个花苞要张嘴。

一朵,两朵,三多,四~朵……

走在房间里轻轻地带动着花香飘舞,妙!取我的柚子茶,坐我的桃花下,细品这迟来的幽幽思绪。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是我忽略了你,还是你情绪不佳,是今年太冷,还是你本不想来此人间。看着水仙聪颖的样子,仿佛她活化羽化,她应该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好恶,愿来择个时日而来,把灵魂化了香,把情怀化了叶,喃喃地道了辛苦而去。

愿此去,不留一丝云烟,别拽我的衣袖,我去也。

瞟一眼那小小的脸儿,依旧纯纯的冷冷的,原来,谁都不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主儿,谁都会有点小思想,会使点小性儿,拿灵魂相交却不见得都能随了心愿。小小的生灵,你来晚了,耍你的脾气就由着你吧。

拿起相机,你依然是我眼里最美的公主,这个角度你很美,换个角度你更艳,但愿我的相机也有你的灵性,年年寻到你的心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