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机会去凉山州的布拖、美姑两县采风。

位于四川省南部的凉山彝族自治州,是220万彝族同胞的家园。这里群峰连绵,峡谷幽深,大部分属于高寒山区。彝族同胞就在这样的恶劣自然环境中顽强地生存繁衍着。由于地缘劣势,加之1956年才废除了奴隶制度,人文环境也先天不足,诸多因素造成了这一地区的贫穷落后。近十多年来,国家逐步加大了对凉山的扶持力度,大力修建新村新居,无偿地将散居于高海拔山区的彝族同胞迁到自然条件较好的河谷地带;同时京昆高速公路的贯通和国、省、县、乡、村道的完善,大大改善了从前的闭塞状况。如今的凉山,举目皆新村,道路如蛛网,乡乡建起了很好的学校(走进乡镇你会发现最醒目的楼房八九就是学校),这一切,较之十年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应当说总体步入了良性发展的轨道。
彝族同胞是热情友好善良的,同时也是坚韧和吃苦耐劳的。如今的年轻一代,接受了从小学到高中较为系统完善的教育之后,已然抛弃了老一辈一些愚昧的观念,向往良好的生活环境,对自己的未来有所追求。相信随着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落实,彝族同胞生活质量的逐步提高,还有与外界接触交流的增多,凉山的美好未来是能够期许的——我儿时曾在凉山生活过很长时间,这一点比许多人更有发言权。我们不必为凉山与发达地区的反差而叹息落泪,凉山不需要眼泪。
此次凉山之行,适逢彝族过年,浓厚的民风民俗以及彝民过年的快乐气氛随时感染着我们这些过客,这种快乐虽然简单,但却真实。

布拖县火烈乡,美丽的彝族新村,山顶建有风电厂。

凉山,风光秀美。摄于昭觉至西昌途中。

彝族年前夕,布拖县拖觉镇赶集的彝族同胞。

卖鸡的老妪

卖鸡的妇女

成交

出售自编竹器

赶集的彝族妇女

赶着肥猪来卖

彝族传统彩绘木器皿,黑红黄三色,这是彝族最基本的色彩搭配。

照镜子的妇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悄悄话

集市上的老莫苏(彝语老人之意)。

集市上的彝族美女

集市小摊

老莫苏的笑脸

背猪草的孩子在路边小憩,脸上挂着纯朴的笑容。

牲畜市场的妇人

这位彝族大叔出售一头很雄壮的公羊

这只公羊也很有气场

谈价钱

牛马羊等牲畜是彝民交易的重要对象,所有有集市的乡镇都有规模很大的牲畜交易市场。

布拖郊外的田园牧歌

布拖郊外村庄,纺毛线的妇女。

归家

母与子

听到吉它音乐,走进一户人家。弹吉它的是哥哥,在江苏酒吧打工,回家过年。两个妹妹大妹在都江堰上大学,学医;小妹读高中。哥哥说过了年打算去珠三角,寻找更有前途的工作。

家里火塘边的是妈妈和弟弟。在与这家人交谈过程中,明显感觉到年轻一辈与老一辈思想观念的截然不同。

割猪草的妇女和玩耍的孩童。

日光下做作业的女孩,她的妈妈在喂牛。

儿童们纯真的表情。

布拖县拉果乡,11月20月,彝族年第一天,家家户户最大的事情就是杀一头猪,祭祖之后煮一大锅坨坨肉,全家人围坐火塘,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当然,村里的年轻人会组织起来,走家串户帮忙——两三百斤的肥猪一家人是无论如何也杀不了的。人们脸上都露出过节的喜悦神情。

猪杀好后不用开水褪毛,而是用蕨草枯叶埋起来烧,一直烧到皮开肉绽,表面金黄,再水冲刀刮。问为何不用开水褪毛,答曰不吉利,只能火烧。这是凉山彝族的风习吧。

母女坐在屋里烤火。

男主人在外面打整肥猪。

热闹的场景随处可见。

场镇上整街住户都在杀猪烧猪。

只有小孩该玩就玩。

你拍我,我也拍你哈。

野外冒着寒风放牧的老莫苏。

火烈乡,雾中走来的赶猪人。

雾里赶羊

浓雾笼罩着乡道上的行人。

火烈乡的老人和小孩。

火烈乡,背着婴儿的男子,并不多见。

从布拖到昭觉,没走省道,而是走了一条县乡道,路过一个小村,给友善的村民拍照。

小村纺羊毛线的老妇人,头上插着纺线用的纺轮。

爷孙俩。爷爷用流利的汉话告诉我们,他是1976年初中毕业的,以前这里穷,是因为路不通,物资无法交流,人们也不能了解外面的信息。现在公路修好了,脱贫就有希望了。

小村的孩子们

从昭觉到美姑,再次遇到杀猪过年的情景——原来,布拖—昭觉—美姑,是次第晚一天过年,所以一路走来,见得最多的场景就是这个。

这家人杀了两头肥猪。帮忙的姐妹都在上学,一个初中,一个小学,彝族年学校放假7天。

美姑县合阿觉村,背着年货回家的村民们。

合阿觉村的老莫苏,怀抱自己的孙儿。

玩手机的小孩。彝族同胞大多都使用手机,4G信号基本覆盖乡村,交通和信息闭塞已成为历史。

村里的小孩,很可爱。

我们正在给上图这位小孩拍照,听到动静,正在吃年饭的一家人全都涌出来了,盛情邀请我们进屋作客,十分友善。

美姑县乃拖村,秀美的景色。

这位大姐穿戴的是彝族的节日盛装。

小伙子的查尔瓦飞扬,一如他的内心。查尔瓦是彝族标志性的装束,用羊毛手工织成,具有极佳的御寒效果。

这是村里的毕摩。毕摩就是祭司,主持人与天、神的沟通,在彝族中地位很高。毕摩起到了整理和传承彝族文化的重要作用,但现在已不多见了。

这是毕摩手持经卷作法的场景。这位毕摩收藏有大量彝族文献手卷,十分珍贵。

用彝文记载的彝族历史。这位毕摩有四儿一女,大儿子在外地读高中,成绩优异,理想是考上中央民族大学,其余的儿子没有一个想继承他的衣钵,殊为可惜。

美姑县马红村,因地势很高,冬天常见冰雪雾淞,但村民们的居住条件已经大为改善。

马红村的彝族少年

冰雪中的放牧少年。

冒雪赶路人

美姑县农作乡,一户人家迎来了过年走亲戚的客人,大家围坐火塘,其乐融融。

火塘上吊挂着烟熏的腊肉香肠,客人们有口福了。

过年来亲戚家作客的彝族少女。

路旁的彝族女孩。

牛牛坝是美姑远近闻名的牲畜交易市场,过年第三天就是赶集日,乡亲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交易。

集市上的母子俩和她们的羊。

赶着一群羊来交易的大哥。

市场肖像

这位大哥一副标准的彝族穿戴。

成交了。打听了一下,一头牛的价格从九千到一万二;羊则是数百上千元。

笑得前合后仰的两位妇女,遇到了什么开心事?

凉山,定会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