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小雪节气过后,可能不见雪花飞舞,而在北国,正如李白所描写的:"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诗写得平淡、自然、轻盈,那在风中飞舞的雪花让人百看不厌,更多的就像素蝶一样消失在山林之中;愁上眉梢的诗人独坐窗前,望着一片片飞落的雪花,更觉寒意四起、愁绪满天。冬季龙城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白菜,一到文人骚客的笔下,就焕发出熠熠光彩。"一片叶,尚思百食千番做;万条筋,都在伶牙利齿间",一下就把平淡无奇的大白菜写活了。白菜的第一个寓意,取自白菜的谐音,意为"百财",有聚财、招财、发财、百财聚来的含意。白菜的第二个寓意,取自白菜的颜色和外形,寓意清白,表示洁身自立,纯洁无瑕。

  曾有人请教过苏大学士,什么菜最香?他吟诗作答:"百菜不如白菜好,诸肉不如猪肉香。"苏大学士在常州称大白菜的味美不亚于羔羊、熊掌。大白菜干炒醋熘,或与豆腐、粉皮水煮,或剁碎包水饺包子,就是随便往咸菜缸里一扔,过段时间捞出来,撒点香油一拌,就是一碟下酒的可口小菜。大白菜味甘,"鱼生火,肉生痰,白菜豆腐保平安"。小时候到了冬天,家家门前屋檐台阶上码满了大白菜,水缸里渍着酸菜。吃晚饭了,各家各户都是白菜的经典菜肴,像白菜烧肉片粉条、醋溜白菜、白菜大栗,白菜丝拌胡萝卜丝和猪肉白菜陷饺子等。

  白菜是中国原产蔬菜,有悠久的栽培历史,在《诗经》里谓之“菘”。年轻时读这样的字眼,觉得其中大有深意,欢喜的人思虑如烟。这是因为古人认为其“凌冬不彫,四时见长,有松之操。”古人既然认为大白菜性情与松相似,便在“松”字上加个草头以命名。可见大白菜虽然出身草根,但那种清白纯粹、仙风道骨,俨然与梅兰竹菊成为同道中人了。作为一种日常饮食不可或缺的蔬菜,白菜自然而然的也出现在了书画家们的笔锋下,譬如宋代画家高怀宝的《白菜图》、齐白石的《双兔白菜图》等。而白石老人的《双兔白菜图》,看起来更加暖心。没有色彩背景和自然环境衬托的双兔和白菜,赫然在目。美食家李渔大概是吃腻了天下,"菜类甚多,其杰出者则数黄芽,食之可忘肉味",为此皇上也来凑趣。大白菜是属于冬天的味道,记忆中,隐约还能够回忆起冬天囤积大白菜的场景。大白菜物美价廉,味道清甜,怎么做都很好吃。冬天来了,攒足各种大白菜做法才好过冬。






  清爽简单又滋味丰富,令人难忘!白菜是个宝,赛过灵芝草,白菜纤维少,质地柔嫩,味清香,不易生食。烹饪中用于炒、拌、煮等,或作馅心,并常作为白汁或鲜味菜肴的配料。白菜大米粥、白菜炖豆腐、白菜鸡汁烧豆腐等。点食成金,食物是对人的情谊,有情谊,那有点不成金的食物!都是普通的食物。

  朴实无华的白菜,虽然给人以过于普通的感觉,但如果料理得当,也可以让人耳目一新,可以做出一道十分洋气的浓汤,而冬季的白菜甘甜可口,也是别有风味。开水白菜原料虽粗,但其做法却将中国饮食文化的内涵演绎得淋漓尽致。难怪书法大家谢无量把开水白菜、竹荪肝膏汤、鸡皮冬笋汤三款高级汤菜喻为《三希堂法帖》中的《伯远帖》、《快雨时晴帖》和《中秋帖》。人们喜食白菜,一是它身价平贱,属常见蔬菜,家家户户都买得起;二是好吃,尤其是经过霜打之后,更是独具美味。白菜的美味深入人心。白菜制法多样,搭配原料比比皆是,高可配鱼翅熊掌,中可配河鱼猪肉,低可配豆腐粉丝,随心所欲,任意操作。东坡先生在《杂记·草木饮食·煮鱼法》中曾这样记载黄州时自己煮鱼的法子,将新鲜鲫鱼或鲤鱼收拾利索,未开火,先下鱼,放盐,然后"以菘菜心芼之"。传说开水白菜创制与黄敬临老先生有关。此菜以汤为主,菜为辅,清澈淡雅,似水如镜。看似清汤寡水,入口却鲜香异常。故戏称为开水。"这里的"开水"实际是高级清汤。开水白菜中的"开水"就是加了老母鸡、老母鸭、棒子骨、猪排骨、火腿、肘子等食材熬制而成。地道又好吃的泡菜,除了时令大白菜和辣椒粉,还要用到鳀鱼高汤、各种鱼露、虾酱甚至糯米粥等配料,并且要在11月完成腌制。

  朴实无华脆嫩清香的大白菜又是冬季的当家菜,不仅仅是小时候舌尖上的味道,更有家的味道。白菜是老百姓餐桌上,极常见极普通的蔬菜,但在中国传统文化里,白菜却一点儿不普通。食神蔡澜最喜欢的菜是“开水白菜”,是一道传统汤菜,通常都是把它放在宴席的最后才上桌。这道菜过去使用的是大白菜心来制作,配以鸡汤调味,最后浇汤时在汤里淋一些鸡油,吃起来汤汁鲜美白菜清淡,其清汤代表着美食的最高境。苏大学士诗曰:"白菘似羔豚,冒土出熊蟠"。他把大白菜比作羊羔和熊掌。大白菜像松柏一样,顶严寒、抗冰雪、经风霜,从遥远的古代一路走来,饱众人口福,赢得喜爱。洁白淡雅的白菜和雪都有着很强的文学意韵,纯白无瑕的寂静中最易引得文人仕子的幽情来咏叹,怎样来描绘这样一种寂静呢?人生境界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