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次不可思议的回归。

在上篇深情地追昔抚今后,原计划要在下篇洋洋洒洒地叙述此行的后续精彩,却发现竟然词穷笔拙而无从开展!

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现在我仍在寻味中!


……*……*……*……


1994年,历时五年重修的布达拉宫结束了岌岌可危的危楼厄运。

朋友说你来的真是时候,过两天就是雪顿节,布达拉宫要重开了,还要进行建国以来的第一次晒佛!我在西藏这么多年都从没见过晒佛,更别说是布达拉宫的晒佛了!你真幸运,一来就遇到了!


……*……*……*……


23年后的今天,原已答应随朋友去以色列,去耶路撒冷的,临门却遇到诸多巧合而“顺理成章”地重返西藏。

在从林芝往拉萨的路上,
当一路颠簸,
当远处山巅上的布达拉宫如梦般飘入我的视线时,
当因此激动而视线模糊时,
邻座的大哥说:“你在拉萨多待几天,后天就是雪顿节,哲蚌寺要晒大佛!好多年没有晒佛了!

”雪顿节……?!晒佛……?!

此行我完全是跟着感觉的说走就走,出发前几乎没有做攻略!

雪顿节……?!晒佛……?!



……*……*……*……


清晨的拉萨幽暗中携着寒意,往哲蚌寺方向的路上人影憧憧。

我们摸索着随人流前行。

天边一抹鱼肚白,路灯识趣地偃旗息鼓。

前方哲蚌寺上空,有雨云低垂。

雨随风嬉,时而洒落,给我丝丝冰凉。

條忽,又无踪。

我们夹在巨大的人流中被有序地推拥着,

摄友们秀出了全部家当。

安保严阵以待,准备随时伸出援手。


……*……*……*……



1994年8月6日,同样幽暗、微凉的清晨,我们爬上人影憧憧“枪炮”遍地的药王山。


长号的低鸣划破天边的鱼白,在布达拉宫的金顶上萦绕、回旋……
似有天人临凡,肃穆、庄严……

长号转而高昂,天乐齐鸣,布达拉宫迎面的白宫的宫墙上两幅巨幅唐卡缓缓展开……

通常的晒佛只亮一幅唐卡,而这次是双唐卡!

这是西藏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
这是布达拉宫载入史册的一刻!
这是我人生经历、见识的重要的一刻!

此后,至今,布达拉宫没有再晒佛!
长号低鸣,划破天边的鱼白,肃穆、庄严……

2017年8月21日,一幅巨幅唐卡在哲蚌寺缓缓展开……

顿时,哈达如纷飞的雪般飞向唐卡!

舒展意念的羽翼,

一切、所有,

籍扬手一挥间,随哈达而去!

(太多的哈达压弯了唐卡,喇嘛赶紧清理)

漫山弥漫着围桑的香气,

袅袅熏烟在山谷中云缠雾绕般升腾,

架构着与佛神交的桥梁。

光,破开层层云雾燃亮了哲蚌寺的金顶。

没有刻意的安排,两次不远万里的随心而行恰巧重叠在同一时点上!


这是对我的召唤吗?真是不可思议!


从清晨开始,心怀敬仰,面佛,环绕神山一周,我以徒步20公里的方式完成这个神圣的仪式!

无法言喻我的感觉!

西藏啊,西藏,致我们23年后的再度重逢!

善护念!


ༀ མ ཎི པ དྨེ ཧཱུྃ


……*……*……*……


雪顿节


是藏族的传统节日之一。按藏语翻译“雪顿”是“酸奶宴”的意思,所以雪顿节也被称为“喝酸奶子”的节日。

雪顿,很原始的酸奶+些许米饭,上面撒上白砂糖,看着很像“雪”,酸甜酸甜的味道。


拜佛回来,每人席地一碗雪顿,齿颊间的丝丝酸甜融汇了与佛相聚的欢欣。

于我们而言,是入乡随俗的全身心体验。

(在人流中随处可见身穿印有国际品牌Logo服装的藏族。)



……*……*……*……



罗布林卡


23年前的罗布林卡,

今日罗布林卡。

罗布林卡是藏族在雪顿节度假的首选地。


节日里,人们都穿戴最美丽的服饰,带上最丰盛的食物从四面八方涌至,席地而息,连日载歌载舞狂欢至节日结束方依依不舍地离去。

还记得23年前那些雍容娴雅的贵族,以及艳丽、精美至极的帐篷如草原上盛开的鲜花般遍布每个角落彼此争妍斗艳的盛况!


今日的罗布林卡人潮依旧,只是仪式感弱了。


人们或出于方便舒适的原因都衣着简便,而且,据说是基于管理需要的原因已不允许支帐篷了。


没有了当年的盛装,没有了美丽的帐篷,感觉怅然若失!


……*……*……*……



23年前的雪顿节以及布宫的晒佛沸腾了整个西藏!


当时,我们踏着雪顿节的鼓点载歌载舞从拉萨去到藏北无人区的边缘----那曲。

在那曲,

第一次品尝地道、鲜美的风干牦牛肉;

第一次见识藏医、藏药;

第一次见识康巴汉子的健美!

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去到天葬台。


还记得从天葬台下来的那天夜里送得病的朋友就医的那家当时当地最大的、最好的、简陋的人民医院的那条只有一盏孤灯的昏暗的长廊。我揣着白天的惊悚独自在那条黑暗的长廊上撒腿往返着帮朋友取药、交费的情景!


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长廊!


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医院!

想故地重游,此行特意重返那曲。



23年前的那曲中心街道。
现在的那曲中心街道。

今日的那曲有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客运火车站。


今日的那曲已旧貌新颜,欲往追寻的一切唯在记忆中翻阅。



火车站前是一望无际的羌塘草原。

23年前与四川美协的几位画家同游藏北让我领略了国画中的青藏高原的独特画意,一个珍贵的体验,至今难忘!


……*……*……*……


耶路撒冷、西藏,同是宗教圣地!在这个时点上,我的点在西藏!


这不是“旅行、旅游”!第一次,如此!

这次,亦然!


佛说:前世的500次回眸,修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西藏,前世我向您回眸肯定不止500次!


总归是缘!只是不知道,这是前因,后果?
还是,或许,我们才刚刚开始?

无论如何,西藏啊,西藏,致我们23年后的重逢!


……*……*……*……


就让我尽情地投入您的怀抱,驰骋无垠的羌塘大草原,翻过昆仑,越过唐古拉,倘佯于沱沱河边,


静赏你的美吧!


措那湖


领略过措那湖的美,

羊卓雍措、纳木错似乎已可忽略。

走近沱沱河

远处有一小块白,以为是盐碱,


及近方知,是雪!


时籍盛夏,沱沱河却是茫茫雪原!

远方有银光闪烁,

噢,是冷傲、巍峨的雪峰!

甚爱这首配乐!


仿佛把我带回了西藏。


我漫步在草原上,

天高、云低,

远处有一顶牦牛线帐篷。


帐篷前坐着在苍穹下镌刻、镂空了岁月的阿妈,

阿妈友善、好奇地打量着远道而来的我。

我微笑着,用诚挚的目光回应着她……


阿妈捧来一碗酥油茶……

很暖,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