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代王献之书法)

濯堂

骗人的人不一定是聪明人,但越是聪明的人往往越容易被人骗。原因不是怕骗子的精明,而是怕被骗的人自以为精明;不是怕被人骗,而是怕被骗的人钻骗子的空子,想利用骗子骗人的机会反过来去骗骗子一把,这一点我有切身的体会。

几年前,邻边的李总悄悄告诉我一个轻松赚钱的机会,就是所谓的线上线下的经营模式—成谋商城。我看了一下他给我的资料,当时并不感兴趣!但事情过去半年之余后,我的情况也发生了变化。当时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的空间和时间,我把已经带开的小学生书法教学这一块剔除了。这样一来就感觉在经济上有点压力,虽然偶尔能卖一些作品出去,毕竟不稳定。因为出于这样的外部环境,就得找个小小的支撑点来帮衬一下自己。于是我就仔细地找老李了解商城的基本情况。本身我知道这是一个集资性质的事情,投资是存在很大的风险的。我想只要快进快出还是可以投机一下的,再说也是抱着玩一玩和试一试的想法,反正也不是什么大额的投资,万一亏了也就算了。有了这样的想法也就顺理成章地参与进去了,最后当然是以上当收场。事情虽然已经过去有两三年了,但我受到的教育却是很深刻的。像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生活环境中是屡见不鲜,乐此不疲的。

(刘惠浦曾经的硬笔书法)

(刘惠浦现在的毛笔书法)

今天上午是几个学生的书法学习汇报展,中午与到场的几位省硬笔书协的领导一起吃饭。杯来盏往之后,几位领导,老师都聊到了硬笔书法的话题,总之还是觉得硬笔低于毛笔一等,自信心不够。见此情景,我表达了异同的观点。我说:确切地来说硬笔要比毛笔强!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

(谢非墨曾经的硬笔书法)

(谢非墨毛笔书法)

  早在十年以前,我用钢笔书写的作品就已经达到了点画如刻,具有钢筋铁骨的力度。但那个时候我拿起毛笔写字却着不上力,点画疲软。当时我就想,只要用毛笔写字能像用钢笔写字那样就不怕毛笔字不好了。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没日没夜地投入到毛笔的练字中。我想法很简单:不谈书法,只要让毛笔的笔尖像钢笔一样的挺劲!直到现在,已经坚持了整整八年的时间,但毛笔的笔尖还是没有达到钢笔的劲道。所以说,用钢笔写字实际上是得天时地利的,是不功之功。

(濯堂曾经的硬笔书法)

  中国硬笔书法出现的高峰是在1985年那次全国三届钢笔书法大赛上。据说那次大赛吸引了上百万人参赛,是一次全国范围的硬笔书法的盛会。其中涌现出如:刘惠浦,赵彦良,曹宝麟,卢中南,谢非墨,田英章等一大批的高手,同时也涌现出不乏经典的力作。而这批硬笔界的大家,高手同时也是毛笔界的名手,实力派。由于一部分毛笔书法界的长老的从中作祟,硬性地把钢笔书法从毛笔书法中隔离开来,硬笔书界的精英纷纷脱离硬笔,甚至与硬笔划清界限,投身到毛笔界。事过几十年之后,我拿他们现在的毛笔书法与过去的硬笔书法一一对比,发现其毛笔书法还是远远逊于硬笔书法的成就。

(当代毛笔界实力派名手陈忠康的新作)

  这些年在毛笔书法界也涌现出一些实力派的中青年才俊,书法名手。如陈忠康正在杭州举办的“坐忘三十年书法展”。这说明还是有人扎札实实在毛笔书法上下功夫!但观其作品,除了在墨色和变化上有所见长之外,于结构和挺健外仍然无法与硬笔的高层作品相比肩。

(濯堂的毛笔习作)

  中国书法从古至今,经历了几次高峰。秦汉的圆浑古风,魏晋的自然遒劲和唐代的正大严谨。自宋以降每况愈下,时至今日已跌落低谷。我甚至有这样的感觉,当代书法发展的契机本该出现在八十至九十年代,不是毛笔而是硬笔。如果当时引导得当,不说超越古代,出现一些可与古代小楷水平接近或相抗衡的经典作品还是很有可能的。但是机会已失,时不再来!

(濯堂书始平公碑)

  以上这些情况的产生,都是自我作贱,自废长城的结果。而真正应该注意的是对于书法艺术的发展要抱着一颗包容的态度,少些迂腐的观念,以积极的态度吸纳新生事物才有可能获书法的转机。


没有自信便是自卑!近来又有一些名家出来算命,如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副主席孙晓云,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陈传席等等,纷纷撰文表示中国书法将在五十年内无大家!其分析依据主要是当代社会失去了以供大家成长的环境!我支持其中环境不利一说的观点,但我不赞同其过于绝对的结论!社会是复杂的,既有普遍性也有个别性,外因虽然很重要,但起主要决定的还是内因。

人欺无畏,自欺不赦。我想,对于中国书法的发展,其实并不惧怕外部环境的恶劣,而真正的伤害常常来自于自欺欺人的小作和自作聪明的扼杀!

(濯堂书郑文公碑)